波馬之夢--達標修羅路(上)

發表於2016/10/20
64,462次點閱
10人收藏
加入收藏

Hope is a good thing...(懷抱希望是好事)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也許是人間至善)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而美好的事永不消逝)

這段句子是引用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因冤獄身陷囹圄的銀行家杜佛蘭寫給獄中好友瑞德的一封信,每當失意低潮仔細端詳文中真意,就能充飽能量,正面看待任何挑戰。

[跑者初心]

跑步的理由是什麼?這個問題雖沒有婆媳溺水的問題難回答,也足以讓人思量許久,對我不是什麼難題,只是起因於健康報告上的幾個字,告訴你要減肥要運動戒酒戒甜食,打字的手不疼,但實踐的卻要咬牙苦撐那時候鞋櫃哪有什麼慢跑鞋!有的都是沉甸甸的籃球鞋,一開始硬跑個3K、5K還是沒問題的,但久了以後還是受不了,於是動心起念想換一雙適合慢跑的鞋子,身為路跑菜鳥什麼都不懂,就只能乖乖請店員推薦,那是一雙藍白配色Adidas的跑鞋,試穿後覺得非常舒適,就二話不說帶他回家了,這雙鞋陪我征戰了許多大大小小的路跑活動,包括初馬,所以就算退役了,念舊之情,還是把他放在櫃中供著,偶然在整理鞋櫃時,才注意上面的標籤,可愛的暗示,謝謝你。

醫生都看不下去了


第一雙慢跑鞋的暗示

[初識波馬]

還記得那是在2013年的東京馬拉松的博覽會,看板上印刷著世界六大馬拉松的簡介,但唯獨放在最後波士頓馬拉松上面的獨角獸標誌吸引著我,"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用日文寫著,哇賽!這一定是一場很屌的馬拉松,心裡這樣想著

或許還沉浸在東京馬拉松完賽的喜悅中,早已忘記那隻吸引我的獨角獸,偶然看到一篇介紹波馬的文章,才知道這場馬拉松不是靠人品抽籤就可以跑的,而是需要扎扎實實的成績來獲得參賽資格,一看到認證標準(俗稱BQ:Boston Qualification),下巴雖然沒有掉下來,但也久久沒有合上,以當時的成績,這不使上毀天滅地之力根本就沒有機會,當時對於跑馬也沒有太多期待,只要能健康快樂完賽也就功德圓滿了,那種廝殺競爭,逼死自己的自虐行為還是交給別人好了。

東京馬拉松博覽會的波馬看板

[紅色波馬]

在跑完東京馬拉松的兩個月後,就被公司派到美國東岸出差,知道那個很屌的馬拉松在每年的四月舉辦,也許這是我這輩子最接近波馬賽道的時刻,就算沒有機會正式踏上波馬的賽道,也要去看看終點長什麼樣子,一落地後,便開始規劃週末想飛到波士頓參加這場盛會,咦!上網查查舉辦時間:4/15,2013,星期一?那時天真地認為所有的馬拉松應該都是在週休假日舉辦,但波士頓馬拉松是個特例,是在每年的愛國者日(四月第三個星期一)舉辦,也是麻州的法定假日,但我是在肯塔基州,所以這個算盤打不靈光星期一還是要跟客戶處理公務波馬賽道巡禮只能含淚說拜拜了!

星期一中午休息時刻,大家圍著茶水間的電視,看著CNN急促的跑馬燈,議論紛紛,過去湊個熱鬧,看到的居然是心心念念的波士頓馬拉松終點被放置壓力鍋炸彈,造成許多傷亡,那時心頭一震,如果真的成行站在終點的話,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上電視了,負面的情緒一直久久無法揮去,這樣神聖的場域居然被惡意的不肖份子攻擊,有跑者因而喪失了寶貴的雙腳,那是同為跑者無法想像的至傷至痛,這場以悲劇收場的波士頓馬拉松場並未擊倒波士頓市民,在接下來的四天,波士頓警方聯合軍隊,FBI終於將嫌犯繩之以法,以慰亡者,而巧妙躲過一劫的機緣,種下想拚波馬達標的種子。

新聞不斷更新爆炸案的進度


隔天報紙的頭版

[哭泣的阿基里斯]

有道是:人在江湖跑,哪有不中招,在頻繁跑馬的半年光景,準備2013年大阪馬的前夕,左腳的跟腱感到十分不適,偶爾有些劇痛,跑者的直覺告訴我這個狀況十分不妙,但距離賽事也只剩下一周的光景,只能利用這剩下的時間好好休息調整,抵達日本後,狀況變得更加惡化,連下樓梯都必須小心翼翼,只能去日本藥妝店看看有沒有痠痛藥布能夠舒緩比賽當天的早上不知是否可能會棄賽的緊張感壓過了跟腱的哀鳴,最終還是將比賽完成,回國後,趕緊找上復健科的醫師診斷,才說了兩句話,醫生就習以為常地馬上判斷出是跟腱炎,你有在跑步後?醫生說,我則是像做錯事的小孩點點頭,不要跑了!多休息就會好,然後勤做復健,醫生說的每個字都有聽到,但好像沒有傳到大腦似的,想要無視診斷結果,面無表情地走出診所,此時外面東北季風帶來的小雨絲打在身上,卻滲透到心裡,散出淡淡的苦。

整理好情緒後,就開始漫長的復健之路,一般復健科能夠玩的玩具不外乎就是超音波、雷射、電療、熱療,在兩個月的復健過程幾乎都玩過好幾輪後,每天早上起床的緊繃疼痛卻給了斬釘截鐵的答案,效果並不是非常明顯,內心蠢蠢欲動的跑馬魂,又將我推上賽場,那是2014年初春。

陷入無止盡的復健無間

[黑暗中的微光]

如何學著與傷痛相處,幾乎是跑者必經的課題,但這門課,我修得不好,這段時間跑馬似乎就像是公務員的工作一般,來了就做,做完就下班,成績也乏善可陳,不要說達標,連330都跑不進去,這條路黑到就像是黑洞一般,不留情面地把希望抽吸到無法觸及的底部。

這段時間許多跑友伸出援手,提供許多”菜單”,要如何如何訓練才可以提升速度,可以不掉速,但是光間歇訓練就讓我吃足苦頭,尤其是有傷在身的狀態,一個禮拜後終告失敗,可能還沒達標就先廢腳了,檢視自己的狀態,決定還是以賽代訓的方式看看是否能緩慢進步,擬定的策略就是一週跑平路馬,一週跑山路馬,讓肌群能夠平均發展,也可以從賽事中調整配速及補給方式,尋找突破點。

2014年12月的阿公店馬拉松,天氣微涼,賽道平整,看來是個跑馬的好天氣,起跑後覺得身體的狀況很好,跟腱的不適也在起跑後五公里消失,心跳也沒有急遽拉升,最後居然穩穩地以312完成賽事,這是第55場馬拉松,破了自己的PB超過20分鐘,又彷彿看到了如游絲般的微光,並開始規劃一些認證賽事來驗收。

[BQ您好!]

2015年初,跑季已過了一半,便設定了三月舉辦的金標賽事首爾馬拉松當作驗收賽事春寒料峭,無雨晴朗,起跑點是在文化古蹟的光化門廣場,雖是金標賽事,卻沒有像是東京馬拉松這麼擁擠,也極少變裝跑者,是個五小時時限的競速型賽事,在前方的菁英起跑區有幸看到川內優輝選手跟他裝熟似的喊了他的名字,他也很有禮貌地向我揮揮手,真是個好預兆,鳴槍後,覺得狀況奇佳,前半馬大約128完成,緊咬著3小時的配速員,但到了32K後,小腿有抽筋的徵兆,依照之前的經驗,應該會在35K左右爆發,所以就早早下車,可是該來的還是躲不掉,水泡,疼痛都可以忍,抽筋是跑者最怕遇到的狀況,要命的是只剩下短短5K才發作,邊走邊拉筋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我不敢去想這5K花了多少時間,只記得最後跑入蠶室綜合體育場看著計時板上...3:09:52..53...54….,就開始往前衝了,最後以3:09:56分完賽,以分齡3:10:00標準,第一次波馬達標,雖然我知道這個成績不夠好到超過cutoff time,還是象徵性地向主辦單位提出申請,誰知道這會不會是我這輩子最接近波馬的時刻?也如預期收到駁回信,彷彿也告訴我:你很努力,但不夠好!2015的認證賽季在三月底畫下滿意的句號,再好好調整迎接下個賽季。

在首爾馬拉松首次達標


駁回申請的波馬通知

[破碎的獨角獸]

距離2015下半年的賽季也就只有短短半年的時間平常跑步的訓練依舊,要對抗的除了身體的病痛,還有夏季高溫高濕的天氣,但訓練流下的汗水不會背叛你,撐下去就能脫胎換骨是這樣催眠自己的,也開始在規劃好下半年的賽事,九月底德國的柏林馬拉松則是重點目標賽事,在跑者眼中該賽道素有高速賽道的稱號,是個突破PB的好賽事

人生總是要有一些意外才精彩,不是嗎?只是這個意外真的不討喜,在柏林馬舉辦的前一個月某天,雨天上班的路程車潮依舊,一台要載客的計程車突然在不打方向燈就直接外切,本能煞車避免撞到,可是濕滑的標線讓機車像變了心的女朋友回不來了,還好人沒大礙,但右腳卻跟地面磨擦,造成嚴重挫傷及擦傷,爬起來後就趕緊到醫院處理,上藥的皮肉痛已經侵襲不了呆滯空白的身軀,過了二十分鐘,又或是三十分鐘吧,醫生要我去照X光確認有沒有骨折的狀況處理完後,回到公司用繁忙的工作麻痺自己,把這幾個月的訓練付諸流水的事實拋諸腦後,心裡這樣想著:或許上天還不想讓我太早達標吧,嗯,應該是這樣!一個月完全無法訓練,加上腳傷尚未痊癒,付出的努力全部都吐回去了,最後柏林馬也只跑出319收場,離達標還差得更遠了。

醫生上藥包紮後的右腳

柏林馬當天早上女王幫忙換藥

[再出發]

2015年11月,跑完日本金澤馬後的一天,在高山的溫泉池中,跟朋友討論著下一步要怎麼走,是要繼續拚完這個賽季,還是好好休養,從頭練起,當然朋友給的建議都是希望好好休養,一次把跟腱的問題給解決,這樣才能跑得長久,反正賽道永遠都在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冷冽的空氣瞬間將其化作一縷白煙,這縷白煙還帶著一點不甘心,而漸漸消散,自忖著,如果這次長休,年齡越來越大,體能是否能夠維持,會不會在有甚麼不可預測的意外,這些變數實在不是目前我能承受的,就在短短的五分鐘,有了結論,決定先把今年的賽季跑完,沒達標就進廠大修,給自己畫了底線。

[步上達標之路]

2016年初,我再度將三月首爾馬當作目標賽事,在這之前高樹馬將PB又往前推了6秒鐘來到3:09:50覺得狀況還不錯,便休了下個禮拜,讓身體有兩個禮拜的時間恢復,專心準備台北渣打馬拉松,在賽事的前三天,氣象局就已經預告會有"霸王級"寒流,足以讓許多矮山會有下雪的機會,與其大太陽的烤肉馬還寧願是這種陰冷天氣如同氣象局預測,那天早上平地只有攝氏4度,加上濕度高,已經冷到足以罵髒話了,但內心又是處於歡愉的矛盾狀態,拚拚看吧!說不定有機會,給自己打氣,由於一直躲在捷運站裡取暖,到出發十分鐘前才往起跑點移動,這時已經萬頭鑽動,難卡到一個好位置過了起跑線後,就盡量往路邊超車,約過了五公里後才有足夠的空間保持距離按照自己的配速前進,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進水站居然連杯子都拿不起來,手指完全凍僵,就算日本的低溫也還不至於如此,由於渣打馬也是國內許多高手檢視自己成績的場子,所以要搭高鐵、自強號、普通車應有盡有,在跟了3小時的配速員22k的距離後,發現鞋帶掉了,只好趕快停下腳步,但雙手根本無法作太精細的動作,拖了30秒後只好賭氣往裡面一塞,不綁了!沿途遇到許多認識跑友彼此打氣鼓勵,頗有振奮精神的功效,但天氣實在是太冷,腦袋已經凍到無法思考,跑了多遠也沒有看,等到人群漸漸增多才意識到已經剩下三公里,看看手錶顯示2:52:34秒,上半身早已無任何知覺,此時漸漸出現幻覺,前面的跑者幻化成獨角獸,帶領進入終點,手錶停在3:05:44秒,知道自己達標了,但卻感受不到任何情緒,就跟外在的天氣一樣冷淡,走到寄物處拿了寄物包,就直接離開會場,回家立馬放了熱水,趕快跳進浴缸中,適溫的熱水讓末梢漸漸有了知覺,情緒就像融冰一般解除冰封,不斷湧出,是在作夢嗎?再看看手錶的紀錄,還在!這不是作夢!

決定要跑波馬到達標的這三年時間,就像是人生跌宕起伏一般,會面臨許多折磨困難,等你以為回到穩態後,又不知道何處天外飛來的意外又會將原有秩序打亂,措手不及,但這或許就是波馬要傳達的訊息:Be strong!這三年的歷程,使我心智更加強壯,我不是天生神力的神人,只是個願意努力的素人跑者,還是一個被醫生囑咐要減肥的跑者,如果自己不勇敢,沒有人替我們堅強!大家在達標這條路上面或許沒有我來得崎嶇,但也肯定不輕鬆,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有價值,這隻獨角獸就是隱喻:永遠觸不到夢想,它永遠在前方,而你會一直追隨!這段旅程絕不是在此結束,未來還有許多42.195公里要完成,永不停歇,獻給所有懷抱希望愛做夢的跑者,並永遠記住讓你跑起來的,不是雙腳,而是夢想與意志力

冷到看到相機也沒表情

拚了三年就等這張入場卷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