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馬拉松中毒》冰上COSPLAY 日本人跑馬瘋到北極去

小野裕史
發表於2015/01/06
6,135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你,馬拉松中毒了嗎?來自日本的小野裕史特愛超有挑戰性的賽事,他覺得在灼熱的撒哈拉沙漠負重跑250公里超酷!憑著僅僅2年的跑齡挑戰戈壁沙漠與撒哈拉沙漠,讓他感到無比興奮!最厲害的是,小野成為有史以來「COSPLAY跑北極馬拉松」第一人!以一身忍者裝扮踩上北極圈,「你好,我是人類代表。」這就是馬拉松中毒者小野裕史的衝勁、瘋狂。

 

其一  你好,我是日本代表

所謂的未來,就是偶爾會突然發生巨大變化這麼一回事。

只要發現好像很有趣的馬拉松大賽,我就會立刻上網報名,朋友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

「小野,你那根本就是『立馬下訂』啊!」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周圍的人漸漸把一想到就毫不考慮,「喀嚓」一聲點擊連結報名或購買,這類立刻做出決定的行為稱為「立馬下訂」。

事實上,讓我的未來產生巨大變化的,正是「立馬下訂」的功勞。

從小學到高中,我的體育成績都是上中下的「下」。三十五年來幾乎跟運動無緣的我,幾乎可以說是「超」運動白痴,這樣的我竟然從二OO九年八月開始跑步,兩個月後的十月份跑完半馬,隔年十一月首次跑完全馬,接觸跑步後的第十一個月,也就是二O一O年七月,完成磐梯高原一百公里馬拉松。

這些成果,全都是之前頻繁地「立馬下訂」,不顧後果報名一堆比賽,在開賽前懷抱「完蛋了,不做點什麼訓練不行」的焦慮,拼命抱佛腳累積訓練而來的。

「不對,這個應該有點太超過了吧!」

腦袋很理性的這樣想著,但心裡想的卻是:

「可是『還是想試看看』啊~不是『辦得到辦不到』的問題。」

越是這樣想,就越會冒出工作行程、訓練量等,各種「辦不到的理由」。「心的指南針」一旦指出某個方位,就要「喀嚓」一聲火速報名才行,要思考什麼以之後再說。

開始跑步後一年左右,某天偶然在網路上看到一張照片。

「在灼熱的撒哈拉沙漠跑完兩百五十公里,所有必須品與食物都靠自己背負。」

「這不是超酷的嗎?我也想參加!我今年三十六歲……在四十歲以前,一定要親自站在撒哈拉沙漠上啊!」

說是這樣說,但背負將近十公斤的行李在沙漠裡跑兩百五十公里,根本就是玩命挑戰,我可不是連這種賽事都「立馬下訂」的笨蛋。不過,為了朝理想更進一步,我在網路上發表了「四年後,四十歲之前,我要挑戰撒哈拉沙漠馬拉松」這樣的宣言。當時的我認為,跑撒哈拉沙漠應該是「一輩子一定要來一次」,以人生為單位的目標。

至少,在認識那傢伙之前是這樣沒錯。

得知有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的存在後,過了大約一個月,二O一O年十月三十日。

「小野先生,初次見面。是說,小野先生的目標——埃及撒哈拉沙漠馬拉松,可是四大沙漠馬拉松之一喔!其他還有中國的戈壁沙漠、智利的亞他加馬沙漠,這兩個沙漠也都有兩百五十公里的馬拉松賽程,這三個沙漠裡,要先跑過兩個,才能獲得素有『最後的沙漠』之稱的『南極』門票!」

暱稱「Shana」,本名荒井志朗,這位二十七歲的年輕人,用爽朗的笑容對初次見面的我說了這段話。

「四個月後,我要去跑亞他加馬沙漠馬拉松,恐怖程度會讓你覺得撒哈拉沙漠馬拉松根本只是『野餐』而已。」

對當時的我來說,撒哈拉沙漠馬拉松是「跑步人生中,最大的目標」,在他眼裡竟然只是「野餐」等級?在那之後,竟然還有「最後的大魔王,南極」,這種跳脫常理的敵人在等著我?

這個比我小快要十歲、名喚「Shana」的年輕人,接連丟出令我震驚的資訊,而他在四個月後就要前往亞他加馬沙漠了。

「我,到底在怕什麼?」

就算遇上颱風天的狂風暴雨,我也會想:「可以在這種天氣跑步,不是很幸運嗎?」如此正面思考的我,這回也稍微有點消沈了。

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有「立馬下訂」。

我花了五天時間思考,然後在第六天的早晨,還是做了。八個月後的中國戈壁沙漠、十一個月後的埃及撒哈拉沙漠,同時報名兩場兩百五十公里的沙漠馬拉松。反正橫豎都要做,不如一口氣報名兩場,一場跟兩場沒什麼差別吧。如果一年內可以制霸這兩座沙漠,趁著這股氣勢,應該可以直接前進南極吧!笨~蛋啊,我沒什麼好怕~的啦!

簡直像懲罰沒有馬上把想法化為行動的自己般,應該是「一生總要做一次」的沙漠馬拉松,竟然一口氣「Double立馬下訂」。二O一一年即將結束之際,我的跑步經歷只有兩年左右,卻已經「完走世界四大沙漠中的戈壁沙漠與撒哈拉沙漠」。

人啊,一旦達成從前認為「不可能」的目標,下次再碰上相同等級的挑戰就會覺得不過癮。

「有沒有更白痴的挑戰啊?」

在沙漠馬拉松和國內的變態馬拉松圈內,甚至發明了「刺激難民」這種專業術語(?)來描述追求未知的困難體驗與挑戰各種賽事的人。就好像毒癮患者無法再滿足於同等級的藥物,不斷渴求著更強的藥物般。

過完年,來到二O一二年,我以馬拉松中毒者的身份來迎接新年。

「今年要做什麼呢?」

當然,我跑完兩場沙漠馬拉松,因此獲得參賽權,多了一項選擇,「挑戰四大沙漠馬拉松中最後的沙漠『南極』」,不過,南極的大賽是在二O一二年年底舉行,日期實在太遙遠了,這樣下去只能照往年的既定路線安排行程,實在說不過去。

「這樣不行!有沒有更超越常理的挑戰啊?」

就在此時,靈感突然從天而降,讓我不禁全身顫抖起來。

「到南極的另一端,去北極,這主意怎樣啊?」


(照片來源:《馬拉松中毒:瘋狂上班族,死也要跑到世界盡頭》,城邦文化流行風)

這麼說來,之前朋友曾給我看過一張不得了的照片,就好像漫畫一樣,人物的頭髮、鬍子結滿「冰柱」,儘管臉上被冰覆蓋,卻還是拼命奔跑的跑者身影。

「小野先生完成沙漠馬拉松後的目標南極馬拉松,就是像這樣嗎?」

朋友這麼問,遞過來這張照片,躍躍欲試的我,後來查了一下才發現那並非南極馬拉松,而是北極馬拉松的照片。據說是「馬拉松中毒」的前輩們,因為南極跑不夠,便跑到北極舉辦馬拉松大賽。

「四大沙漠的南極路線,因為是跑南極大陸的沿岸地區,所以離所謂的『極點』是很遠的。不過,北極馬拉松則如同字面意義,就是在『北極點』的周圍進行賽事。當地真的非常冷,據說是一場『整張臉都被冰蓋住』的硬仗。」

「就是這個!除了這個就沒別的啦!」

我就像被附身一樣,立刻在網路上尋找相關資料。

「是說……北極馬拉松到底是什麼時候舉辦啊?」

沒想到竟然就在兩個月後的二O一二年四月,這不就是馬上嗎?

北極點馬拉松「North Pole Marathon 二O一二」的官網上,已經清楚列出今年參賽者的名字。不論怎麼想,應該都已經來不及了吧?

不過,參賽者名單中,怎麼看都沒有日本人。如果這時候報名參加,不就可以跟人家說:「你好,我是日本代表。」嗎?

心裡的羅盤,這時已經堅定不移地指向那裡了。

這時候能發揮實質效益值的,正是「立馬下訂」。

回過神來,眼前的電腦畫面,已經浮現「北極馬拉松,報名完成」的文字。

不過,再怎麼說都太接近比賽日了,我的報名是否能被主辦單位接受還是未知數,保險起見,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還是寫了一封「請務必讓我參加」的熱切信件給主辦單位。

等到郵件寄出,鬆一口氣時,我才想起一件事。

「我要用什麼藉口來跟老婆解釋?」

想來想去,沒有其他辦法,因為答案就是一切已經定案。除了拼命道歉,沒有其他方法了吧!

 

其二  我跑了,穿著忍者裝跑完北極點

不管對誰來說,跑步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可以的話,要不用走的,要不就休息,絕對都比跑步輕鬆。跑步,跟距離或節奏無關,重要的是與肉體與心理對抗。接觸跑步並參加許多大賽後,有件事讓我大感吃驚。

「距離越長的比賽,參加者的平均年齡就越長。」

這是事實。

一百公里的馬拉松,七十幾歲的婆婆滿臉笑容以比我還快的速度跑完;或是四十八小時不睡,跑完兩百五十公里的「山口一百荻往返馬拉松」,參加者的平均年齡竟然是五十多歲。

「兩夜沒睡,徹夜跑步……不是吧!好好睡覺啊!老爺爺老婆婆啊!」

不禁讓我想開些玩笑話,同時卻又讓我思考著:

「他們在肉體上明顯輸給三十幾歲的我,為何可以如此強健地跑完賽事呢?」

備受感動之餘,我悟出了一個解答:

「這是因為銀髮族跑者的經驗相對豐富,因此心理素質也更為堅強的關係」。

參加一百公里馬拉松或更長距離賽事的銀髮族跑者,絕大多數都積極正向又開朗,看起來很開心地跑著。

當然,相較於年輕跑者,跑步這件事會為他們的身體帶來更重的負擔。不過,我認為銀髮族跑者都是以心靈來克服外在負擔的,反正最終都是要承受身體上的負擔,比起以「好痛苦」的心態面對,抱持著「愉快」、「感謝」的心情參賽,身體負擔也會不可思議地變輕。

銀髮族跑者總能邊跑邊尋找開心、愉悅的事,萌生「愉快」、「感謝」之情,即使身體素質看似比年輕跑者不利,依然可以神采奕奕地踏著穩健步伐跑到最後。

跑步的當下,讓我最感「愉快」與「感謝」的就是沿途和網路上的加油打氣聲、工作人員和志工們的支援,還有跑在我身邊,跟我一樣和自己的心理搏鬥著的跑者們。

如果沒有這些人,意志薄弱的我馬上就會想要偷懶,或是想辦法找到藉口休息甚至棄賽。因此,這些人對我來說,是讓我變得更堅強的重要存在。對他們和她們而言,有沒有什麼是我可以做到的呢?角色扮演的靈感,就是為了報恩發想而出的。

最早的扮相是「GeGeGe鬼太郎」中的「眼球老爹」,整張臉被「眼球」包覆,用橡膠頭套把頭蓋住。之所以會選擇這個角色,是因為在網路上偶然看到這個頭套,總覺得視覺上很有衝擊感,應該會很有趣,就只因為這樣。

於是我戴上眼球老爹頭套去跑全馬,結果卻看不清前方的路,更因為頭被密封起來呼吸困難,在補給站也沒辦法喝水,對著沿路民眾揮手還把小孩弄哭,「搞什麼!這麼一來,連報恩的報字都沾不上邊啊!」

有了這次教訓,我接連嘗試了熊貓、企鵝等角色,考量視覺印象和跑起來的舒適度,「白蘿蔔」就此成為我的當家扮相。

我的父母應該做夢也沒想到,當初那個曾是可愛嬰孩的兒子,養到快四十歲了,竟然會以白蘿蔔的模樣到處跑一百公里馬拉松。

說起角色扮演到底哪裡是在報恩?大概就是因為穿著「跟馬拉松完全不搭調」的裝扮,所以光是待在現場就很好笑,周圍的人看著也會不自主地微笑吧!用這種方式無條件的讓周圍跑者、前來加油的人們或工作人員都開心起來。

我絕不是為了獲得尖叫聲才穿得像笨蛋一樣,而是以社會心理學為前提產生的行動。

正因如此,針對角色扮演跑步這件事,我有「無法讓步的原則」。

那就是「只穿不管是誰都能一眼認出那是什麼的服裝」。

差不多該把話題繞回北極馬拉松上了。

賽事當前,確定北極點馬拉松的報名完成,也好好向老婆謝罪後(雖然老婆一定會說:「道歉有用的話就不需要警察了吧?」然後要我陪她去銀座進行血拼之旅),下一個讓我「最擔心的事項」,不是「該如何整頓裝備,面對毫無經驗的『極地馬拉松』」,也不是該怎麼進行特訓,而是「要用哪個扮相去跑北極點」。

「那個……你,是白痴嗎?跑過頭變白痴了嗎?」

跟老婆商量在北極要穿什麼後,不管她說什麼,我可是都認真到不行。

話說回來,北極點對一百年前的人類來說,可是人類史上未曾觸及之地啊!

可以在那種地方跑全馬,光是用講得就好像參加祭典般興奮!這簡直就是全人類的慶典不是嗎?不下定決心好好玩一場怎麼行呢?


(照片來源:《馬拉松中毒:瘋狂上班族,死也要跑到世界盡頭》,城邦文化流行風

我的招牌扮相白蘿蔔這回用不得,白蘿蔔在一片銀白的北極裡跑著,也只認出頭頂的綠葉不是嗎?

「企鵝怎麼樣?不管誰都認得,而且感覺就很北極,況且企鵝又很可愛,應該會超受歡迎的吧?」

想是這樣想,不過我查了一下,卻發現「在北極沒有企鵝」,這樣就不行啦~扮演根本不存在北極的企鵝,怎麼想都有點半調子。

舉棋不定懊惱之餘,不知不覺北極點馬拉松的出發日也越來越近了,最後也只獲得「目前為止,跑完北極點馬拉松的日本人只有一個」這種資訊。

「完蛋了!不準備最基本的防寒裝備不行,別說是角色扮演了,可能還會凍死啊!」

儘管運動用品店裡陳列的商品,都已從冬裝更換成春裝了,還是得盡快買進到北極也撐得住的衣服。

焦急地在各家登山用品店物色裝備時,我發現「黑色的衣服沒什麼人買,特價品還滿多的」這件事。二話不說,先試穿特價的黑色裝備,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靈感就這麼來了。

「就是它啦!」

鏡子裡的我,從上到下全身都裹著黑色衣物,戴著只露出眼睛的黑帽子,簡直就是一名忍者啊!「Japanese Ninja」在海外就跟超級英雄一樣人氣超高!不僅符合我的原則,「只穿不管是誰都能一眼認出那是什麼的服裝」這個扮裝原則,甚至還可以宣傳日本不是嗎!


(照片來源:《馬拉松中毒:瘋狂上班族,死也要跑到世界盡頭》,城邦文化流行風

「太棒了!這絕對會讓海外選手也『呀-呀-』地尖叫!」

我在登山用品店的狹小試衣間裡,兩手叉腰端詳鏡子裡的自己,看著一身的黑裝束,想到這個靈感就不禁興奮得顫抖。

「再來,就是忍者刀了!」


其三 你好,我是人類代表

二O一二年的北極點馬拉松,聚集來自全球約四十名選手,我是唯一的日本人。

當時,雖然擅自掛上「你好,我是日本代表」這種頭銜,不過在跟主辦單位信件往來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件更加不得了的事。

「我們將在官網上刊載選手們的個人資料,請用電子郵件提交您的自我介紹。」

這可是大好機會!可以預先向其他選手宣傳忍者即將在北極點奔跑一事。不管怎樣,對日本以外的人來說,「忍者」可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啊!如果其他選手知道參賽對手中,有「Japanese Ninja」,搞不好會因此心生畏懼也說不定。


(照片來源:
《馬拉松中毒:瘋狂上班族,死也要跑到世界盡頭》
,城邦文化流行風

沒人要求卻還是特地附上角色扮演忍者的照片,寄出「Japanese Ninja將要在北極點上奔跑啦!」之類的自我介紹後,主辦單位回信表示:「開辦北極點馬拉松以來,跑完全程的人不到數百人,試圖角色扮演(之類的瘋狂跑者),你是第一個!」

「你好,我是人類代表。」

截至目前為止,據說已長達四十億年的地球生命史中,可以這麼無聊又具有創造力的思考,這樣的生物應該是獨一無二的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半調子的角色扮演絕對不行!」

要是沒有忍者刀,就不能稱作忍者了,於是我立刻著手於忍者刀的準備工作。

經過我的調查,發現忍者刀跟武士刀的形狀是不一樣的。考量到要在狹小的室內戰鬥,刀身設計較短,為方便刺殺,刀刃呈現筆直狀(武士刀則為了斬殺而做成後彎弧形狀),像這種連日本人都不見得知道的細微差異,海外選手一定也無法理解,不過,畢竟我背負著人類史上首開先例的偉業,不容許有半調子心態。

「我一定要準備超逼真的忍者刀!」

不過要是真的太逼真,別說會在機場被沒收,應該在檢查行李的時候就會聽到機場人員大叫「Oh my god!」接著叫警察來把我抓走吧?保險再保險起見,除了逼真的忍者刀仿製品外,我還準備了備用的塑膠玩具刀,放進行李箱託運應該就能平安上飛機吧!

比起去跑北極點馬拉松,我更像要挑戰「穿著忍者裝站在北極點」,這個沒人期待更沒人有興趣的「人類史上首開先例的偉業」讓我興奮不已。每天早上練跑前總會望著忍者刀怪笑來提升幹勁,就這樣打理著前往北極的裝備,渾然不知在此之後會後悔地想著:「應該還有其他更需要準備的東西吧!」

 

其四 「人類史上首例」的困難

光是要前往北極點就不是件容易的事,還要特地跑到那裡跑馬拉松,這些人簡直就是一群「超級被虐狂」。

提供給這些超級被虐狂的賽事導覽,也恰如其分地被設定為被虐狂行程。

「請於二O一二年四月三日前,前往挪威的隆雅市集合。」

要說主辦單位給了參賽選手們什麼指示,大概就只有這些了。此外就是隨各位喜好,自己看著辦。

「話說回來,『隆雅市』到底在哪啊?」

查了一下資料,抵達歐洲最北端的挪威首都奧斯陸後,似乎還要改搭國內線班機往北轉機兩次才能到達隆雅市,可說是「人口達千人以上的城鎮中,位於全球最北端的城鎮」。從東京出發,得歷經東京→哥本哈根(丹麥)→奧斯陸(挪威)→特羅姆瑟(挪威)→隆雅市(挪威),總共搭乘四個航班才到得了,最後在隆雅市搭上第五個航班,才終於能夠抵達北極。

除此之外,主辦單位寄給參賽選手的大會注意事項裡,也充滿令人動搖的超級被虐狂內容。

──四月五號開跑,任何時候都可以開始這場賽事,不用擔心,畢竟到時候會是永晝(二十四小時太陽不會下山,永遠天亮)。

──比賽中提供的飲用水,雖然會有點鹹但還是請各位忍耐,畢竟那是用冰塊融化來的海水,不想喝的人可以自己搬水過來。

──由於北極是浮在海上的冰塊,因此營地會常常換位置。各位在跑步的同時,可能就已經離北極點三十至四十公里遠了,不過不用太在意,最後都會用直升機把各位運到北極點。

──雖然可以準備一些能量包果膠(Energy Gel,凝膠狀營養補給品,含電解質及熱量)補充精力,不過帶在身上會結冰,還是放在檢查點的帳棚裡吧!

──最後,我們的目的地可是浮在北極海上的冰喔!不管發生什麼事,可別嚇到顫抖喔!

按照大意隨意翻譯一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從東京出發,前往北極旅途的序盤,「人類史上首開先例的偉業」卻突如其來地出現了阻礙。

來到轉機的第二站,飛機平安降落挪威的奧斯陸國際機場,然而,不論我們在提領行李的大廳怎麼等,行李就是不出現,不只我的,其他乘客的也都沒出現。

「這??給我搞出了行李遺失啊!」

 

資料來源:《馬拉松中毒:瘋狂上班族,死也要跑到世界盡頭》,城邦文化流行風

 

現在,運動筆記要將這本書送給你!方法相當簡單,只要到討論區回答問題,就取得抽獎資格。一個帳號限回答一次,不可重覆回答。我們將依討論區留言的數字編號,以電腦隨機抽出5名跑友!填答時間:即日起至2015年01月09日23:59

 

問題:最想挑戰的國際賽事是哪一場?地表最速賽道的柏林馬?永遠都不會被關門的Honolulu?還是可以一睹企鵝產地的南極馬拉松?趕緊來討論區跟跑友們分享吧!

 

圖文、贈品來源:城邦文化流行風,贈品將由城邦文化流行風直接寄出

活動對象僅限台灣的跑友,海外跑友恕無法寄送贈品

運動筆記保留以上活動內容修改、終止之權利。

 

跑步好書 盡在運動筆記*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