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專欄】力拼世大運 選手們走出競爭力與夢想

Sheng
發表於2016/10/31
22,762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你認為「競走」算是一項競技運動嗎?

競走兩個字對於一般民眾而言可能相當陌生,更不用說觀看賽事或是認識專業的選手們。本次邀請到於全田賽出戰的臺體大以及北市大共五位選手來分享經驗,帶大家一起窺探跑與走的微妙差異與奮鬥的心路歷程。

哲睿、函蓁、珈鳳接受訪問(圖片來源:建中攝影CKPC)


踏上競走的契機

競走在臺灣的田徑發展史中,才起步大約十年,而現今我們看到的的每一位選手,都是編寫這項運動歷史脈絡的先行者,格外辛苦,但深具其價值和意義。

張珈鳳目前是女子競走項目的紀錄保持人,也取得世大運競走的培訓資格。九五年當台灣全國競走錦標賽首度舉辦時,一票人從專項 400m 跳到了競走訓練中,被教練認為相當有天份,因此,一走就是十年,升學期間一度因為體育專科皆不收競走專項而差點放棄,但之後仍把握機會進入進修部,持續至今達成自己的全國霸業。而林函蓁,曾經是中距離的選手,當時無法達教練所期望的成績,而選擇改項目,從中找到了方向,目前為國內女子 20km 第五傑。

珈鳳與哲睿在今年的全田賽中出賽(圖片來源:中華田協)

外號蘿蔔的羅柏穎一開始是一位棒球小將,而且表現得不錯,但學校老師希望他兼項參與田徑賽的冷門項目,而踏入了這項領域之中,雖然國中時期一度間斷,但回歸後就一路走到了現在,也是萬米和 20km 的全國第二傑。梁哲睿表示自己一開始練八百與千五,但速度一直無法突破,時逢全中運開辦競走項目,當大家一起訓練時,因姿勢協調而被教練相中,開始自己的競走生涯。蔣苡維國中時期練田徑,體能提升後而嘗試這個項目,沒有太多餘的想法,只是追求更強,就一路練了五年過來。


哲睿、蘿蔔與苡維今年暑期昆明的競走基地移地訓練(圖片來源:梁哲睿)

臺灣競賽的環境和條件

運動的動作中,走是一項輕鬆以及稀鬆平常的事,但將它是做一項競技的話,但卻充滿技術和學問,一場比賽中,不只要走得快,還要長時間維持常態的轉體與頻率,若不小心雙腳同時離地或是前腳落地沒有伸直,就會被裁判視作犯規,而收到一次警告,若犯滿三次,便會被大會請下場而無法完賽,有時會因為被警告的壓力而影響自己的速度,也將比賽添加很多不定的因素。而函蓁還分享以前曾因五千競賽中早早收到兩次警告,當時的壓力讓她全程是濕著眼眶完賽。

臺灣的競走賽事真的相當少,相應的競賽人數也比較少,國內常態的賽事僅有全運會、全大運、全田錦、大專公開賽、全國競走錦標賽以及港都盃共六場,而唯二有舉辦 20km 的全國競走賽以及全運會,前者今年停辦,而全運則是十月辦在宜蘭,但對這些大專好手而言,若想達標八月台北世大運,國內根本沒有任何機會供他們參加,只能爭取出賽明年一月以及三月的日本與中國賽事,也讓他們的達標之路上,必須面對更多現實的挑戰。

函蓁於本次全田賽女子萬米競走中出賽(圖片來源:中華田協)


臺灣的訓練模式

哲睿說臺灣的訓練比較沒有統一的訓練依據,各個選手都會依照各自教練的安排,訓練的跑走比例都大不相同,但稍微劣勢的地方就是臺灣的技走尚在起步階段,教練們都由其他專項兼任,而文獻又沒有太多的資訊可供參考,雖然大陸競走發達,但相關的資料還是必須仰賴歐美的外文期刊和資訊,對於選手們而言就只能看看影片,藉由觀看技巧來吸收和內化,也提到國外選手的姿勢和技巧不能全部學,因為國內競賽對於犯規的標準很高,判定上也比較主觀,也是因為大環境和統一標準的制定上還不夠全面,也是訓練和比賽安排需要一起進步的地方。

珈鳳順利在今年的全田賽中貨的女子萬米競走的金牌(圖片來源:中華田協)

訓練本身跟跑步的差異並不大,也是需要間歇以及長距離耐力訓練的安排,只是差在一個是跑一個是走,但本質上是有相似處的,像間歇就會在操場練習,基本都是一千、兩千起跳,若是長距離的耐力訓練則會越野跑或是到河濱走十公里以上。珈鳳補充跑步訓練著重前大腿肌,而競走的肌群比較不同,整體是比較平均的,因此也沒有下肢的重量訓練,最多就是做做上肢的較輕的重訓,其他則是藉由核心動作和拉力帶來補足肌力,技巧方面則有特殊的轉髖盤或背竹竿。

蘿蔔表示近年都會到國外移訓或比賽,都會更珍惜機會去觀察、詢問和學習,也會嘗試自己調整課表,尤其在大陸看到頂尖選手截然不同的訓練模式,給自己在訓練時相當大的激勵。哲睿也說未來有機會也會嘗試將跑步中的心率訓練的模式代入競走中,也想做相關的研究,看見國外行之有年,在台灣也有一定的發展空間才對。

在大陸昆明移訓的情況(圖片來源:梁哲睿)


外界的眼光

競走在田徑選手的圈子內,會被大家瞧不起,哲睿也說,國中時期看到國小的弟弟妹妹在學競走,既不快更看不懂在練什麼,覺得很兒戲,但當時沒想到的是,最後自己也選擇了競走這條路。提及國、高中時期的訓練,會被同儕認為是不強或是項目人數不夠才需要去比競走,但排除掉一些現實層面的問題,雖然專項的選手少,競走還是需要協調性天分,對於姿勢和動作要求也是相當高,雖然競走動作比較彆扭,熱身時會有一些幼稚或戲弄的行為出現,常常感覺不是很好,但其實隨著時間增長,大家也漸漸習以為常,而有正向的心態來面對這項運動,只是支持者還是相當的少,尤其長距離的項目多半在晨間或傍晚才舉行,過程又比較乏味,而少了很多的關注和加油聲。

蘿蔔「國高中會被認為練競走很遜,在比賽時也跟一般跑步差很多」,但教練告訴他在競賽場上,所有人都是跟你一樣的,蘿蔔覺得很有道理,想想這些競爭對手都與你一樣是努力過來的,才開始減少對自己的懷疑,對自己產生更多的信心。

蘿蔔在今年全田賽的賽場上打破萬米競走的大會紀錄(圖片來源:中華田協)


對自己的期望

蘿蔔
「拼世大運一定是首要的目標,接下來有機會代表國家出去比賽都會拼命爭取」,另外表示非常感謝和愛這群夥伴們,畢竟長久時間下來也累計了革命情感。

苡維
「大概是想跑進 46 分內,目前也還沒嘗試過 20km」 ,會努力去參加比賽並拼出自己成績,會持續下去,證明自己。

哲睿
笑著說「就跟上蘿蔔吧」,兩個人曾經勢均力敵,因為自己外務太多如兼任教練等事情,最想要調整好自己的練習狀態,好好拼成績,未來也希望能當競走教練帶出更好的選手,為了臺灣的競走圈盡一份心力。

哲睿除了競走選手的身分也身兼跑步教練(圖片來源:梁哲睿)

函蓁
「想離學姐越來越近,不然每次開跑都看不到學姐」,表示想與珈鳳一起進入培訓隊,但也很清楚自己一定要先把成績提起來才更有機會,畢業後也想當競走教練,有自己對於競走的看法和理解,當自己有影響力時,才有機會更多人知道和喜歡這項運動。

珈鳳
「我想先達世大運標準」,雖然已參加過世大運和亞運,但對於每場大賽仍會極力爭取,也小小透露對東京奧運非常地嚮往,時間還有四年,一定有機會。

五人耐心接受訪問(圖片來源:建中攝影CKPC)


我們能給他們的期許

「若是沒有競走,就沒有現在的一切」哲睿說。
對於他們而言,競走不只給他們成績、目標更給他們信心,雖然臺灣的競走圈雖然受到很多大環境的限制,但這群愛走又會走的選手們並不會怯步,仍會帶著自己熱愛這項運動的心,持續走出自己跨出台灣田徑的未來,若此時能有大家的加油聲一起,他們絕對能走得更快更遠,期望世大運甚至未來的國際賽事中,能看見這些競走好手們疾走的身影。

五位好手在宜蘭田徑場合影(圖片來源:建中攝影CKPC)


以上內容由真男人文化產業贊助刊出,關於國內長跑選手的大小事、生活、比賽與心情點滴等相關話題,敬請鎖定運動筆記與北市大長跑後援會的專題報導。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