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東京馬拉松的「官方香蕉贊助商」

Roland
發表於2017/01/25
8,108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I have a pen,i have a banana,ahn~bananapen~~

這可不是 Pico 太郎大叔的新歌,而是東京馬拉松香蕉贊助商 Dole 的新玩意兒。Dole 是世界最大蔬菜與水果生產商,從東京馬拉松第二屆開始,就一直是東京馬拉松的官方香蕉贊助商,也就是說,所有跑者在會場與補給站吃到的香蕉通通是 Dole 贊助的啦。


下個月你也要來東京吃香蕉嗎?(圖片來源:エルのつれづれ日記 No.2


可別小看香蕉,每年 Dole 都會針對東馬香蕉開發新企劃呢,我記得有一年吃到的是「為東京馬拉松專門種植的香蕉」,2016 年的企劃則是「適合運動員的低糖度香蕉」。為什麼要開發低糖度香蕉?原來 Dole 做了市調,發現香蕉毋庸置疑是運動員最喜愛的運動前或運動中的補給品,而對於補給品的口味,調查發現有快一半的人喜歡較淡味道。所以 Dole 才特別開發了這種低澱粉低糖度的香蕉。想不到香蕉不甜變成一種賣點,日本我真搞不懂你啊 XD


桃紅色的是喜歡較不甜的香蕉,你也是嗎?(圖片來源:Dole


而今年除了低糖度香蕉之外還神來一筆,推出全世界第一支可以在香蕉上寫字的筆!在香蕉上寫字有什麼了不起?一般油漆筆就行了不是嗎?事情可沒這麼簡單,你看到上面塗了油漆的香蕉還會想吃嗎?先不管油漆的刺鼻味道,萬一不小心吃進肚子,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送給東馬選手最好的禮物?(圖片來源:Dole


Dole 的香蕉筆,裡頭裝的不是墨水,而是一種可食用的醋。所以塗在香蕉皮上 5 分鐘後,就會跟香蕉皮起氧化反應,被塗到的部分顏色會變深,就跟香蕉放久的顏色一樣。所以寫在上面的文字,看起來就像香蕉皮長出來的,也讓收到的人更感心喔。

還有一個月就是東京馬拉松,今年有幸參賽的跑者,收到香蕉時不妨看一下,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喔~


新聞來源



#2 馬拉松王子 Ryan Hall 也要參加世界馬拉松挑戰賽?!

去年宣布退休的 Ryan Hall 要參加世界馬拉松挑戰賽!Ryan Hall 要再度參加馬拉松賽就已經夠令人驚奇了,竟然還是參加這麼困難的賽事,而非一般的馬拉松賽。到底 Ryan 為什麼想參加這檔賽事呢?

如果你不知道誰是 Ryan Hall,簡單地說,他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快的長跑選手,現任美國半馬紀錄保持人,以及美國唯一跑出全馬時間 2:05 以內的跑者。去年 1 月他因為長期睪固酮低下以及難以想像的極度疲勞宣布退休,最差的時候一個禮拜只能勉強輕鬆跑 12 英里,體重也直線下降。所以他退休後積極健身,變身成雄赳赳的肌肉男,還嚇到許多粉絲呢。

而所謂的世界馬拉松賽又是什麼呢?世界跑馬燈的讀者應該不陌生,World Marathon Challenge 就是在 7 天之內在世界 7 大洲連跑 7 場馬拉松賽。除了高昂的參賽費用(36,000 歐元,超過台幣 120 萬),連跑 7 天馬拉松也極不容易,而且這 7 場馬拉松氣溫也大大不同,從南極洲到澳洲到非洲(大概從 -20 度到 +25 度),身體非得有極強的適應力不可,更別提這 7 天你幾乎都只能睡在飛機上,挑戰難度由此可見一斑。

一年前退休的時候,Ryan 總覺得他還沒有做好退休的心理準備。許多選手在退休前都會有場最後一戰,才為自己的生涯劃下句點。但是 Ryan 還沒找到他的最後一戰,直到今年的世界馬拉松挑戰賽。

2007 年 Ryan 倫敦馬拉松一鳴驚人,今年他將在世界馬拉松挑戰賽最後一場再度穿上這件戰袍。(據 Ryan 說這件比賽完到現在都沒洗過…)


(圖片來源:RUNNER'S WORLD


Ryan 第一次跑步就是跟父親繞著他家鄉的 Big Bear Lake 一圈 15 英里(其實是因為受不了在籃球隊一直坐冷板凳所以突然想跟父親跑步),所以 Ryan 覺得繞地球一圈的馬拉松世界挑戰賽,挺適合作為他的最後一戰。Ryan 說:「我喜歡艱鉅的體能挑戰,世界馬拉松挑戰賽當然是考驗你的體能極限,不只是一項賽事,也是一次獨一無二的大膽探險,所以它非常吸引我。退休以來,我只參加這樣的賽事」

為了馬拉松世界挑戰賽,Ryan 再度開始練跑,不過他的身體已不太能承受過去的訓練方式,他一週跑量只有 40 英里,而最長距離也僅有 8 英里。「我還能跑,只是不快而已。」Ryan 說。

目前馬拉松世界挑戰賽的紀錄大約是 3:30 (七次馬拉松的平均時間),你覺得 Ryan 可以跟他當年一樣,第一次參賽就打破紀錄嗎?

新聞來源



#3 戰鬥民族的路跑賽?不對是冰跑賽?還是海跑賽?!

這場極有特色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冰上半程馬拉松,值得你專程去參加......


(圖片來源:Vladivostok ICE RUN


等一下,符拉迪沃斯托克是那兒?怎麼我從來沒聽過這地名?符拉迪沃斯托克你可能沒聽過,但是它的另外一個名字「海參崴」,應該從念國中時就耳熟能詳了吧。海參崴這名字可不是因為當地盛產海參而超威,這名字其實是滿州話「海邊小漁村」的音譯,不過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之後,海參崴就被割讓給俄羅斯,並改名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是鎮東府!霸氣多了~


(圖片來源:Goole Maps)


複習完簡單的歷史,來看看這場比賽是怎麼回事。這場冰上路跑賽是在 2 月舉行,平均溫度零下 7 度,平均風速 4 級,正常來說,這應該是在室內喝酒、吹暖氣的天氣。海水大概在零下兩度就會結冰,所以這場比賽正是在結冰的海水上舉行。


(圖片來源:Vladivostok ICE RUN


那一定很滑?其實不一定。如果雪多的時候,其實跑起來更像跑在沙灘上,每一步都會讓你深陷雪地,所以一定要在鞋底裝上金屬尖爪,才能克服這種地形。還有另一項你想不到的困擾,那就是雪的反光,去年的比賽,太陽露臉後雪地上的反光讓許多人吃足了苦頭,儘管戴了護目鏡,還是幾乎看不到前面的路。

雖然離比賽只剩下一個月時間,不過現在還可以報名,想要挑戰戰鬥民族的跑者,可別錯過這次機會了~

比賽官網



#4 競爭超激烈的休士頓半馬

在上禮拜天舉行的休士頓半馬賽中,男子組競爭火熱。最終一百公尺竟然有 4 個人同時在跑道上衝刺。最後衝出重圍的都是奧運選手:美國的 Leonard Korir 與衣索比亞的 Feyisa Lilesa。Feyisa 在去年里約奧運奪得銀牌,衝線時雙手交叉聲援家鄉 Oromo 被非法逮捕的人民。


(圖片來源:twitter影片


在這場比賽中,Feyisa 與來自美國陸軍的 Leonard Korir 幾乎同時間衝線,時間同為 1:01:14,不過從影片可以看出 Leonard 還是快了一步,儘管競爭如此激烈,Feyisa 還是不忘擺出雙手交叉的姿勢,提醒大家別忘了在衣索比亞的 Omoro 人民仍在奮力抵抗來自政府的壓迫。

衣索比亞的 Feyisa Lilesa與美國的 Leonard Korir 幾乎同時壓線(影片來源:Youtube


(圖片來源:twitter


(圖片來源:Al Jazeera

新聞來源


*世界跑馬燈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