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替跑者」冒名代人參加路跑賽 主辦單位難防堵

udn聯合新聞網
發表於2017/02/21
4,197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近年中國跑步愛好者越來越多,各種馬拉松賽事亦逐年增多,2017 年預計將達到 500 多場,平均每天有一至兩場賽事在中國舉辦。和跑步者同步增長的,是屢禁不止的替跑現象,絕大多數轉讓者和替跑者卻都認為這是兩全其美的「普通交易」,而這個觀念背後,卻是中國跑步者對長跑的知識嚴重匱乏和無知。


替跑,是個「不浪費比賽名額」的圓滿結果?(圖片來源:123RF)


默契 「不浪費名額」
IT男董曉易 32 歲,跑齡一年半,卻已是名經驗豐富的馬拉松替跑者。


2015 年 9 月,董曉易的替跑生涯從北京馬拉松上開啟,他在之後的一年多裡,頂著別人名字參加了 14 個全馬賽事和 5 個半程賽事,均安全完賽。他因此省下 1,000 多元人民幣(約 145 美元)的報名費。


實際上,替跑在中國跑步圈裡,是再普遍不過的事。按照多位跑友的反饋,「約定俗成」的規矩包括轉讓賽事名額的費用一般不超過原價,甚至免費;成績屬於替跑者,賽前領取的跑步裝備和完賽包、完賽獎牌屬於替跑者。他們覺得,這是個「不浪費比賽名額」圓滿的結果,且這些年來在圈內已形成默契。


直到 2016 年 12 月 10 日,廈門(海滄)半程馬拉松賽上,兩名跑者倒地猝死,後查明其中一名是替跑者。一時間,出現眾多對「馬拉松替跑」質疑的聲音。這些無法得名,又沒有利益交換,還備受詬病的「替跑者」,他們想從替跑中得到什麼?


董曉易從 2015 年 7 月開始跑步,他陸續加入一些跑步微信群。距離北馬賽事越近,群中轉讓與求轉北馬參賽名額的人變多了。一位腳受傷的女跑友找到他,想把名額轉出,董曉易就免費拿到一個女性馬拉松參賽者名額。


首馬完賽後,董曉易感受到替跑的便利。正常渠道報名,需要交 100 元左右的報名費,填寫信息,有的還需提交健康證明等,程序較多,還可能中不到籤。替跑,對他來說,既省了錢,還給了他「說走就走的感覺」。


儘管他的速度不算快,但容易拿到轉讓名額。董曉易說,「跑得快的人一般都自己跑。找我,至少有個成績。」


獎金 高手替跑目標
比起董曉易這樣速度中等的替跑者,偶有高手替跑,更加直接的目標是獎金。


彭青是四川省某大學大三學生,跑齡一年左右。跑過三次全馬,個人最好成績是 3 小時 14 分鐘,是四川省的高手。過去一年,他參加過省內舉辦的十幾場半馬賽事,以及其他小型賽事。這類比賽一般取前三名或前八名,在絕大多數的比賽中,他都取得了名額,總計獎金有 1 萬多元,這很大程度上讓他的生活寬裕了不少。


對於他,身邊的替跑現象也是司空見慣的。每到賽事之前,各個跑步群裡,都有人把名額公開求轉讓,有不少接應者。後來,這些馬拉松跑者甚至專門建了「馬拉松名額轉讓群」,人數達到 100 多人。


2016 年 11 月 20 日,約 4,000 人賽事規模的四川瀘州半程馬拉松賽,是他唯一一次替跑。因為突然得知時間有空時,他已錯過了報名。這是瀘州首屆馬拉松,賽程規定,前 50 名都能夠獲得獎金。以自己的成績,他估算自己這次名次可以排在 20 多名,他開始急著想得到一個參賽名額。


後來彭青以報名費半價拿到了替跑名額。雙方商定,若獲獎,獎金歸彭青,轉讓者透過中間人把錢轉給他。彭青很謹慎,先向朋友打聽了該跑者平時的為人,得到肯定回覆後,才答應。


彭青在這次比賽中取得第 16 名。他透露:「前 50 名有 10 個左右都是替跑的。很多是衝著 800 元獎金去的。」


中籤 1 個喊價 2,000 元
事實上,馬拉松替跑者中還有相當數量是未中籤的新手,他們想感受大型賽事的氣氛,又因為是新人不容易中籤,替跑就成為一條捷徑。


有跑友解釋,因為這兩年參賽者急劇增長,中國幾大馬拉松賽都不得不採取抽籤的形式。報名時,若曾有馬拉松賽事經歷,在廈馬、北馬等高等級賽事,則有較大機率被抽中。如果報名成績在三個半小時或四個小時以內的,組委會會給這部分人直通名額。沒有官方成績的報名者,一般很難被抽中。


在僧多粥少的馬拉松賽上,名額的生意也應運而生,有人把名額價格加到 1,000 元,甚至 2,000 元。今年無錫馬拉松抽籤結果公布不到 8 小時,淘寶上就出現「無錫男子全程名額」的商品,售價 800 元,比報名費高 650 元。淘寶上甚至有預售 2017 年上海馬拉松賽事名額,這名賣家是菁英跑者,他決定以 1,000 元賣出名額。


董曉易說,替跑者有不同的目的,比如有的跑友喜歡跑世界六大滿貫,但國際比賽資格要求更嚴,其中最為嚴格的波士頓馬拉松,要求參賽經歷必須達到 330 以內(3 小時 30 秒)才有資格報名。想參加又資格不夠的就會在熟人間找替跑者,他們把這類替跑者稱為「槍手」,「槍手」代為參加一些不知名或篩查不嚴的比賽,為其刷資格。


也有一種跑友,是為了有「吹牛的本錢」而雇人跑步的。之後他們把寫著自己名字的「槍手」的成績曬在自己的社交網路中。


防堵 數萬人難比對
田協就馬拉松賽事替跑行為出台新的懲罰標準:「一經發現,終身禁賽」。1 月 2 日的廈門(建發)國際馬拉松賽,也因此升級替跑篩查方式,不管是從賽前檢錄還是賽程監控,組委會方面都進行嚴格的規範,被稱為史上「最嚴格」的馬拉松賽。


今年廈馬首次啟用分區檢錄。選手們被分為ABCD四個區域進行檢錄,比賽當天,選手攜帶自己的號碼布先進行安檢,隨後進入號碼布上對應的檢錄區,工作人員會一一辨別號碼布上的首字母,以防參賽選手走錯檢錄區域。最後一關是芯片檢錄,進入到各個檢錄區域內的選手,需要把自己的計時芯片捆綁在鞋帶上,工作人員用專業的儀器對芯片信息和本人以及配戴的號碼布信息進行核對,確認信息後選手才可以進入賽道。在芯片檢錄過程中也同時進行了全程錄像,確認選手參賽資格。


不過,董曉易還是成功混入廈門馬拉松賽道中。儘管有賽程錄像、照片等可以一一找出替跑者,但廈門馬拉松組委會工作人員陳女士解釋,3 萬多參賽者若一一比對,工作難度極大。


目前中國大型馬拉松賽事主要透過在領取裝備時加強檢測來減少替跑行為。這種「堵」的方式,也是最普遍採用的防替跑方式。


前國家隊運動員孫英傑退役後,2014 年成立自己的跑步俱樂部。孫英傑表示,應該問問中國所有的跑步愛好者,你們跑步為了什麼?是為了成績為了你的PB(個人最好成績)呢?還是為了健康和快樂?「我想大家都會回答,肯定為了健康和快樂。但是他們的行動偏離了這個想法。」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

*跑步新聞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