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心得】2017東京馬拉松-The day we unite

施正心
發表於2017/03/06
12,769次點閱
4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不知道究竟吃了多少消炎止痛藥、白了爸媽多少根頭髮,才得以完成這場人生第六馬。但也由衷感謝這場比賽,讓一家五口終於有了一起出國玩的正當理由。光是在國內要湊滿五個人一起出去玩的機會都屈指可數了,更何況是出國呢。


[有好長一陣子,那個快樂奔跑的施小心消失了。]

去年四月得了足底筋膜炎,剛開始天真地以為只要休息一兩個月就會好了,所以還是很樂觀的報名了隔年東京馬semi-elite的選拔,也很幸運地獲得參賽資格。那時總是想著:夏天天氣熱,休息一下沒關係,秋天後應該就可以開始練習了吧,東京馬路線很平,加上可以在A區出發、乾冷的天氣,是個可以破PB的大好機會啊。剛受傷的前幾個月很積極地每天重訓、游泳維持體能,也東奔西跑尋找治療方法,物理治療、針灸、震波......


五六月都在休息,七月狀況似乎有了大幅改善,跑了大腳丫接力,八月覺得疼痛還是一直糾纏著只好又開始休息,九月、十月,還是一直沒有完全復原,都是處於只能慢跑的狀態,只好忍痛放棄了能代表高雄市免費出國的東京灣馬拉松。


十一月,好像有好一點點了,沒有替補可用的狀況下勉強跑了岱宇半馬團體賽,跑完沒有惡化太多但也還是沒有完全復原。足底痛時好時壞,跑多就痛,甚而衍生出左膝跟左髖疼痛不適。我是屬於那種只要能跑,就會像脫韁野馬一樣絕對不甘於只跑兩三公里的人,總是無法拿捏要跑多少才不至於讓傷勢更嚴重。眼看東京馬進入倒數,全家的機票跟住宿都訂好了,弟弟還為了出國,跟別人換seminar的時間。我其實已經很不想去了,對我來說能在A區出發卻不能盡力跑就沒有去的意義,還不如不要去,好好養傷,雖然大家都跟我說:你就放輕鬆當作跟全家出去玩,去慢跑、玩自拍就好。弟弟也安慰我說:運動員嘛總是會有出狀況的時候阿。


應該跟內心對話過幾百次了,但要說服自己、解開心中的結,談何容易?


十二月、一月,時序邁入冬季,到了每逢週末臉書都會被比賽文洗版的季節。這陣子內心的痛苦爬升到了極致,非常想關臉書帳號,不想看到一堆練習文跟比賽文、想斷絕跟所有跑友的聯絡、反正我從操場上消失也不會有人在意或關心。我無法明確描述出那種痛苦的感覺,但我可以時常清楚地感覺到似乎有東西卡在喉頭,吸不到氣、喊不出聲,每天哭個兩三次或晚上哭著睡覺已成家常便飯。每次去針灸時躺在床上,醫生針完離開後我眼淚就忍不住一直掉。走不出內心的囹圄,覺得很無助,漸漸地沒什麼動力去重訓跟游泳(加上天氣越來越冷)、也越來越沒有動力去治療。整個人胖了、線條消失、情緒隨時瀕臨崩潰邊緣,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旁人看起來可能覺得很好笑,哪有這麼嚴重,受傷就休息換個運動就好,你又不是腳斷掉,更何況你又不是靠跑步吃飯,不跑步又不會死掉。


會!不能跑步我絕對會死掉!!!跑步一直都是我覺得最快樂的事情、最在乎的事情,但他現在卻變成了我痛苦的來源,不應該是這樣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一直到東京馬出發前兩週,足底奇蹟似的痊癒了。於是我開強迫自己每天早上起來晨跑四十分鐘,週末跑了一次15公里後有稍微安心了些,只要疼痛不發作,靠著吃老本完賽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吧,應該......


出發前一天早上慢跑一小時,跑完左膝又開始隱隱作痛。晚上回家打了消炎跟類固醇,備妥未來幾天需要的消炎藥,能做的都做了,出發吧。


[2/26 比賽當天]

其實我的感想可以用一句話概括:東京馬絕對是一輩子一定要來跑一次的比賽。


如果能在A區出發就拚成績,不能的話,就好好享受沿路優質的風景、補給、淨空的馬路、整路夾道熱情加油的群眾。扎扎實實42.195公里,整路都站滿了來看比賽跟加油的人,在淺草雷門的觀賽群眾甚至多到可能擠不到最前排,令我不禁邊跑邊思考,究竟是什麼樣神奇的力量,可以讓一整個城市為一場馬拉松、為三萬六千名跑者而瘋狂?


不愧是IAAF金牌賽事,每個細節都非常到位,會讓人忍不住噴錢噴到口袋空空的EXPO、快速有效率的報到流程、嚴格的安檢(我的塑膠水瓶被丟掉了哭哭),一切都完美到幾乎沒什麼可挑剔了(除了參賽人數實在太多,流動廁所數量明明已經很多,但還是要排隊排到天荒地老)。

很多很多流動廁所,仍然供不應求(圖片來源:施正心)


今天天氣非常好,可見陽光,但氣溫偏低。寄物完成後,穿著雨衣小跑了一下,就進起跑區準備(後來發現我太早進去了,應該要再去排一次廁所的,因為起跑前唱國歌的時候我又突然很想上廁所orz),在準備區另外還有提供水、香蕉、大番茄跟運動飲料呢。熱身的時候其實膝蓋有小刺痛一下,稍微調整了著地後疼痛又消失了,雖然很擔心但現在也沒辦法再做什麼了,只能祈禱止痛藥快點發揮藥效......

驚人的報到櫃台,像在機場要過海關一樣(圖片來源:施正心)


人山人海、買東西像不用錢一樣的EXPO會場(圖片來源:施正心)


考慮到今天的目標是順順完賽就好,所以自動退到A區最後方,免得擋別人路。A區分成左右兩邊,女左男右,A區的前方則是邀請選手跟菁英選手。這時我回頭看,後方B區的人們每個眼神都很像要殺人一樣,拼命想往前擠,要不是工作人員攔住,應該會暴動吧。 這樣的氣溫只要站著不動的時候真的是很冷,今年穿了背心短褲長襪袖套跟手套,但太早把保暖用雨衣交給志工,以至於在起跑區冷到全身發抖,腳底板都麻掉沒知覺了。


九點十分,準時鳴槍起跑。這時天上降下了白色的紙片,A區出發的好處就是可以雙手舉高高,享受跑在從天而降的紛飛紙片中!滿過癮的!


出發後順順跑出去,膝蓋痛啊什麼的暫時都丟一邊去了,心情是非常雀躍與感動的,但實在是很想尿尿,第二公里就彎進流動廁所,悠哉的減輕負重後再出發。依照應援親友團的指示,要靠左邊跑,他們會在左邊幫我加油,於是我真的沿路都靠著左邊跑,一路上也跟觀賽的日本群眾們玩擊掌玩得很開心,看到攝影師就特別繞到外側拍照。


在東京市區內跑著,沿途欣賞東京街景與著名景點(日本橋、淺草、東京鐵塔...)、享受沿途綿延不絕的群眾加油聲、專業啦啦隊表演跟樂團演奏,還有些駐點是用音響放著超大聲、節奏感強烈的音樂,邊跑邊聽真的是很激勵人心阿。此刻我徹底明白為何東京馬的中籤率如此低,因為他真的是太有魅力了!跑過一次的人一定會想再跑第二次!


前半程用四分尾近五分的速度跑著,覺得還算輕鬆,能跑步真的好開心好開心啊!兩隻腳也都很OK沒有痛感,心裡盤算著如果ㄍㄧㄥ一下搞不好還可以跑進330。半程過後開始有食物的補給站出現。照往例,我跑半馬都只喝水不吃補給,跑全馬也一向不拿大會提供的食物,只吃自備的能量膠。但聽說東京馬的補給很好吃,這次既然沒有要拚成績就來試試看吧。經過第一個補給站,拿了一個巧克力麵包,還真的 很 好 吃!而且原來邊跑邊吃東西並沒有我想像中困難,於是開始滿心歡喜地期待下一個補給站的出現,之後又拿了一次紅豆麵包跟兩次小番茄。


就在過半程後不久,約23~24公里處,左膝突然感到一陣強烈刺痛,使我不得不放慢速度,但越跑疼痛感反而加劇,痛到幾乎只能一跛一跛小跑前進,速度已經跟走路差不多了。此刻,棄賽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我該硬撐下去跑完,還是該棄賽?如果硬撐下去,我的跑步生涯會斷送在這裡嗎?這樣一點都不值得吧?但現在放棄的話前面跑的里程就等於沒了,我是否該用走的把他走完?


一跛一跛小跑前進的同時,內心也天人交戰著,但跑著跑著疼痛竟然又漸漸消失,於是又慢慢拉回到原來的配速。不知道是止痛藥發揮藥效了,還是老天爺決定幫我一把呢。一度想再加速,但只要一把速度往上拉,膝蓋便又開始隱隱作痛,只好作罷。


接近30公里,應該是銀座附近,首先在左側看到老爸,很high的向他揮手;接著聽到弟弟大吼的加油聲,還高舉著自己製作的加油牌!(他們昨晚竟然畫到半夜兩點),同時他們也大喊媽媽在前方不遠處的右側,於是我換到靠右側跑,果然在不遠處看到老媽一行人,應援團其實也是滿辛苦的,我們在馬路上用跑的,他們要搭地鐵追,但還是希望這一趟旅行有讓你們大開眼界,這些聲勢浩大的陣仗都是在台灣的比賽完全看不到的!

弟弟們熬夜親手製作的加油牌(真是太感動了嗚嗚嗚嗚嗚)(圖片來源:施正心)


曾經看過有網友的心得文如此寫道:東京馬是一場令人捨不得跑完的比賽。完全名副其實,這是一場令人從頭到尾都非常享受的比賽。但30公里之後小腿已經開始感覺到疲勞,肌肉越來越僵硬,幸好雖然感覺疲勞卻也都沒有抽筋。跑著跑著,一個左轉彎,跑進一條很長、很直的石板路,來到了最後一公里。這最後一公里安排的真是巧妙,筆直的石板路兩旁加油的群眾多得誇張,聲嘶力竭地喊到賽道上的跑者們雖然疲倦,卻也不知不覺會加快腳步,跑到這一段真的會令人很想全開進終點!


順順地通過終點後,停下腳步,一回頭望去,巍峨的東京車站就矗立在眼前,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樣的景色吧,忍不住向東京車站行九十度鞠躬禮,謝謝所有參與這場比賽的人、事、物,謝謝你們給參賽的大家一個這麼快樂、這麼美好的回憶。旁邊有個外國人進終點後邊走邊哭,看他哭得這麼感動害我也有點想哭了,幸好我最後還是跑完了,完賽毛巾跟獎牌都好美,這一趟沒有白來了。雖然我不知道我的膝蓋到底是不是毀了...


[後記]

比賽前一天去逛淺草寺,看到可以投錢求籤的地方,弟弟們說要求籤的話心裡要先想好要問什麼方面的事情,再求籤才有意義。小弟抽到了兇籤,嚷嚷著完了完了要被當掉了。我想問的是接下來的跑步運勢,結果抽到了一張看完後讓我非常想哭的籤。



(圖片來源:施正心)


“Your hard life under so many troubles during long period, will be over and it may get better day by day...”雖然不知道這一次又要休養多久才能再次回到賽場上,但經歷了這麼多傷痛,我想我還是會願意等待的。如果沒有把那些失去的機會全部爭取回來,我大概會一輩子感到遺憾,更何況我最喜歡的,還是跑步時那個真正感到快樂的自己。


最後,深深感謝全家人陪我來東京馬,感謝同行的阿輝哥與碧玲姐姐,沒有你們,就沒有這次美好的東京行。也許十年二十年後,我不會記得這場比賽我跑了什麼樣的成績,但我一定會記得,2017年2月26日,我們一起參與了如嘉年華會般盛大的東京馬。


發言
Heidi Lin
回應於 2017/03/07 12:18:41
3樓
加油喔! 加油!!!
Alfred Yao
回應於 2017/03/07 09:57:04
2樓
甘巴爹!
Hoyo
回應於 2017/03/06 23:56:02
1樓
很為妳開心,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