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你可以截我的肢,但截不了我的意志!

Roland
發表於2017/03/15
24,889次點閱
6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你可以截我的肢,但截不了我的意志!」
你有沒發現,人在遇到困境的時候,似乎都會用跑步來證明自己,沒有被眼前的困難打倒;越艱難的處境,我偏偏要用越艱難的賽事,證明我站得比誰都穩。

Duncan Slater 服役於英國皇家空軍的傘兵部隊。2009 年的夏天,當 Duncan 在阿富汗執行巡邏任務時,他的車輛被土製炸彈炸個正著,他全身除了右手之外都受到重傷,尤其是背部和雙腿。醫生初步判定,他這輩子只能在輪椅上度過了。


(圖片來源:BBC


經過一年的復健,重傷的雙腳還是承擔不了 Duncan 想要站起來的渴望,於是 Duncan 決定從膝蓋以下切除已經沒有復原希望的雙腳,好讓他能重新靠義肢站起來,截肢之後他花了六個禮拜才能走路,而當他開始走路的第一天,他便迫不急待地問醫生:「我何時能開始跑步?」


(圖片來源:walkingwiththewounded.org.uk


Duncan 的堅強,是因為不希望讓幫助他的人失望,特別是他的醫療團隊和他的太太。他的護士從阿富汗一路陪伴他回到英國的醫院,而醫生也在這漫長的復健過程中,盡心盡力的提供援助。他受傷倒下的時候,他的太太已經懷孕五個月,可以想像這一年的復健對他的太太而言是多麼的辛苦。他對自己說:我不能讓他們白白付出。

2013 年,他完成了一趟長達 208 英里、歷時三個禮拜的南極滑雪健行挑戰,2015 年他完成倫敦馬拉松,在 2016 年,他決定挑戰素有地表最艱難賽事之稱的撒哈拉超級馬拉松 MdS。


第一位就是 Duncan,想像一下用義肢走在這樣的地形上(圖片來源:Washington Post


撒哈拉超級馬拉松 MdS 是一項長達六天,總距離 251K 的艱難賽事,除了飲水之外,參賽者必須從頭到尾揹著六天食物與睡袋以及其他必備的用品(沒錯,連衛生紙都要自己帶),沿途沒有任何補給。如果這樣還不夠艱難,別忘了這是在沙漠裏,白天平均溫度是 38 到 43 度,最高溫接近 50 度,而晚上的溫度則只有 10 度,除了沙漠,還有各種惡地形等著你。


別以為沙漠都是平的(圖片來源:Washington Post


2016 年 Duncan 挑戰 MdS,但是在最後一天,他實在撐不下去了。義肢裏頭滿滿的血水,醫療團隊認為如果他勉強完賽,可能會對他的腳造成不可逆的傷害,他只能飲恨棄賽。

今年 Duncan 捲土重來,帶著他的秘密武器:一雙在義大利製造的全新義肢。這雙秘密武器有什麼不同呢?一般義肢的設計,會讓使用者先躺在床上,進行接肢部位的測量,再開始打造義肢,但是接肢部位在躺著放鬆與站著緊縮時的肌肉形狀並不相同,所以義大利的醫生發明了一個方法,能在 Duncan 站著的時候精密測量接肢部位的形狀,便能打造出在跑步時也能緊密接合毫無摩擦的義肢,Duncan說這神奇的新技術讓義肢穿上去就好像襪子一樣舒服,只不過這雙襪子是硬的。


醫生為 Duncan 打造出在跑步時也能緊密接合毫無摩擦的義肢(圖片來源:ITV


新的義肢讓 Duncan 跑步時一點也不痛苦,比以往舒服許多,相信他今年一定能順利挑戰 MdS。Duncan 還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大家更注意到 Walking with the Wounded 這個協會,幫助更多在軍旅生涯受傷而殘廢的退伍軍人,找到生命的新出路。


除了挑戰自我,Duncan 的另一個目標是呼籲社會能幫助在軍旅生涯中傷殘的退伍軍人(圖片來源:ITV


Duncan 要再度挑戰撒哈拉超級馬拉松 MdS(影片來源:Youtube - ITV

 

2016年 Duncan 的 MdS 報導(影片來源:The Washington Post

新聞來源:ITV
2016年 Duncan 的 MdS 報導:The Washington Post



#2 「放我下來,我不上救護車!」
Katie Cooke 是一位來自愛爾蘭的 19 歲女生,她跑得挺快,5000 公尺不到 17 分,但是如果你第一次跟她跑步,你可能會被她嚇得魂飛魄散~ 因為她隨時可能癲癇發作,倒在路邊全身抽慉不已...

Katie 九歲的時候被診斷出有額葉癲癇,一開始她的症狀還可以用藥控制,但是等到她進入青春期,賀爾蒙的分泌開始大幅上升之後,情況越來越糟。Katie 開始住院,不僅下不了床,不太能說話,連洗澡也沒辦法自理。


(圖片來源:BBC


她在輪椅上足足坐了七個月,在密集的物理治療之後,她終於能再度站起來。她開始試著每天慢跑,很快地她就愛上跑步所帶給她那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感覺。但是,跑步是要付出代價的。心跳升高,她癲癇發作的機率也變高,不過跑步讓她整體的健康狀態大幅提昇,評估的結果是利大於弊。

Katie 開始參加當地的路跑賽,從 5K、10K開始,直到距離越來越長。終於有一次在比賽途中,癲癇發作,Katie 被醫護人員送往醫院,被迫中斷比賽。從此以後,Katie 開始擔心,她擔心的不是癲癇發作,而是無法完賽。Katie 回憶起某次比賽的經歷,仍忍不住潸然淚下:「醫護人員把我抬上擔架,打算上救護車去醫院。我一恢復正常就立刻跳下擔架,逃離現場,我像個逃犯一樣從人們腳下爬過,往沒人注意的方向跑去。我相信我一定能抵達終點!」


(圖片來源:BBC


於是她的醫師 Colin Doherty 博士決定擔任 Katie 的跑伴,所謂跑伴的意思,就是當 Katie 在跑步或比賽時癲癇發作,Dohery 博士的任務就是防止她被醫護人員抬走導致無法完成比賽,他總是站在她的旁邊,告訴其他人:她沒事,我是她的醫生,她很快就會恢復正常!過一會兒,就看到 Katie 一躍而起,奮力追上其他人。Doherty 博士認為 Katie 能從癲癇發作這麼快就恢復正常,正是跑步帶給她的好處之一。


(圖片來源:BBC


終於 Katie 在 2013 年完成初馬,成績是 4 小時又 11 分,附帶沿途的七次癲癇發作,儘管如此,她還是奪下 19 歲以下分組冠軍。她不只是一個跑者,而且是一個認真執著的嚴肅跑者,她的 5K 最佳成績是 16:52,10K 最佳成績是 36:38。


(圖片來源: International Epilepsy Day


Katie 一天的癲癇發作次數有時候高達 15 次,使得她幾乎沒辦法完成高中學業。儘管如此,她還是想盡辦法以同等學力進入大學,主修運動管理。儘管跑到一半癲癇發作倒在路邊看起來很嚇人,Katie 卻認為這有必要。她用自己當作實例,想要告訴跟她一樣受癲癇所苦的人,他們還是可以過正常的日子,她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她。Doherty博士說,「要讓受疾病所苦的人走出來、願意嘗試每件事的最大障礙,並不是安全,而是別人的眼光。」


Katie 希望自己的遭遇能讓更多人理解癲癇(圖片來源:BBC

新聞來源:BBC 

延伸閱讀:https://epilepsy.org/katie-cooke/ 


#3 「總理大人,可以請您跑慢一點嗎」
全世界最帥的總理是... 我想這個問題應該毫無異議全票通過就是加拿大總理 Justin Trudeau。現在大家發現,Trudeau 總理不僅帥,還且還跑得快呢!


前面這位看起來有點吃力(圖片來源:Instagram)


Trudeau 三月初有個探訪英屬哥倫比亞(或稱卑詩省)的行程,他到了當地維多利亞市,巡視了當地的軍事基地,剛好遇到基地每個月一次的 5K 路跑活動,總理二話不說,換上短褲就跟大家一起跑全程。


(圖片來源:Instagram)


這段路有點起伏,而且當天不但風大還飄雨,不過人家總理可是沒在怕的,從一開始的暖身操、拉筋還有深蹲,一項都沒略過。在軍事基地的路跑活動自然比一般的活動要多點競爭的味道,不過 Trudeaau 總理興致挺好,沿途都跟身邊的士官長聊天,最後還跟著國旗和大家一起衝線呢。

這也太嗨了(圖片來源:Instagram)


總理的鞋是一雙黑色帶橘色線條的 Asics 路跑鞋,至於成績,則是 23 分多一點。以一個沿途不斷跟旁人聊天、揮手、打招呼的總理來說,這成績可真是一點都不慢!跑完以後,Trudeau 總理也不忙著離開,留在現場跟大家聊天自拍樣樣來,的確是個親民的好首相,這應該跟最近支持率開始下滑沒什麼關係吧 XD

新聞來源:Runner's WorldRunning Magazine


*世界跑馬燈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