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對我來說,跑步就是我的「那件事」

RUNIVORE Will
發表於2017/07/12
5,807次點閱
2人收藏
加入收藏

人生當中的起起覆覆才是一個人活著有趣之處,沒有經歷過低潮就無法真正體會成功與快樂的難能可貴。在這此起彼落的生命中,面對挫折時,每個人都需要藉著某些活動,解放處在負面情緒中的自己 ... 有些人會以做菜放鬆自己,有些人打電動刺激一下,有些人獨自旅行。然而當一切看似平順時,我們又會害怕自己不思長進,因此幫自己設定新目標。有些人開啟新創業計畫,有些人學第二語言,有些人甚至報名參加歌唱比賽。



我們都會做某些事來放鬆,同時透過另一些事來挑戰自我,但往往能達到前述兩種效果的都是同一件事。舉例來說,我有個朋友在三年前開始上吉他課,當時他視之為一種挑戰。但現在學成後,不管是無聊、生氣、難過、或開心的時候,他都會想彈吉他。吉他已經變成他的「那件事」、在各種情緒狀態下都會想去做的事。對我來說,跑步就是我的「那件事」


 跑步帶來的苦與樂 

“You are always one run away from better mood” 雖然不曉得是在那裡看到這句話,但對這句話我心領神會。每一次跑步過後帶給我的滿足感,大概算是一種跑步上癮症狀。


我從小與球類為伍(網球、羽球、乒乓球、壁球、足球、籃球、排球等等)並熱愛團體運動。小時侯,我喜歡那些可以發揮手眼協調的運動,卻最討厭個人耐力運動,特別是跑步,因為我遜呆了。在大學時期的人類學實驗課發現自己的肺活量竟然相當於一個長期吸煙者;即使我當時根本沒在抽煙。我理應天生不愛跑步,會跑步上癮真的是不可思議。


雙腳一步步落在土地上的過程, 是我思緒最靈活,最有邏輯,也最充滿熱情的時候。能聽著自己的步調和呼吸聲,讓我感到安定。


在完成數不清的里程數後,我對自己身體的能耐有了更深的了解,但藉由跑步這簡單的過程,也讓我不斷地重新定義自己的極限。跑步除了讓我更健康,也讓我感到年輕,自信,自在;而這一切都延伸至我生活中的其它部份,這是一種非常踏實而療癒的感受。


有一次,有位前上司開玩笑地說,如果我肯把那些跑步的精力用在事業上,我在公司的職位絕對不只如此。也許這是真的,但升遷和金錢終究不能換來這種滿足感和平靜。


諷刺的是,跑步也帶給我不少的壓力,能引起我心中恐懼。它讓我時時保持警戒和自律(努力訓練,正確飲食,少喝酒,不熬夜),特別是在大比賽之前或是在訂定新目標之後。

「真的要參加這個比賽嗎?」

「今天是不是開始得太快了?」

「這樣是不是不夠快?」

「上個月我有跑足夠的量嗎?」

「我吃得夠健康嗎?」

這些話語不時潛入我心中(有時候因為在跑步所以模模糊糊的,但有時卻清晰地讓我無法成眠),讓我感受著壓力,但對我來說這就是跑步運動的另一個真面目。就和其它充滿意義的挑戰一樣,它不會只有開心的那一面,不可能沒有痛苦、不可能沒有辛酸。我想說的是,跑步讓我更認真,收起懶散的心,也讓我尋找到最堅強的自己。


跑步已經占據我生命中的重要地位,僅次於我的家人,我知道這聽來有些瘋狂。但我記得曾和友人說過,如果我的老闆要求我在我每年計畫已久的A比賽當天臨時上班,否則就炒了我,我會毫不猶豫地收拾東西走出辦公室。


跑步文化讓這項運動充滿彈性。舉例來說,在馬拉松比賽過程中,如果今天你只是想放輕鬆並享受沿途風景,沒人會批評你不夠認真,或嘲笑你的速度。另一方面,如果今天你的目標是打破個人最佳記錄,也不會有人批評你是在炫技。


就是因為這種不批判的文化,讓跑步成為一種適合任何程度參賽者的運動。在比賽過程中,參賽者們除了彼此競爭之外,同時也是支持彼此前進的動力。


輕輕鬆鬆地跑也可,拼了老命地跑也可,這就是跑步,我的那件事。



本文由 RUNIVORE 共同創辦人 Will Teng 授權刊出

原文出處:跑步就是我的「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