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企劃

【焦點人物】走過巔峰與谷底 張哲豪的長跑之路

淡定咖啡
發表於2017/09/14
5,49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如果不能享受它帶來的痛苦,你永遠無法出類拔萃-潘瑞根教練


頂著 35 度的炎熱高溫,短促的快門聲與俐落的腳步聲從未停歇,今天我們拍攝的主角是 The North Face 野練的教練張哲豪,今年他剛卸下「三重箭歇團」團長的身分,全心全意投入在年底的目標賽事。隨著拍攝結束,我們立即步行到咖啡廳,開始第二階段的採訪。此時,他身上的熱氣尚未褪去,點了一杯熱焦糖瑪奇朵緩緩坐下,仔細說著影響他大半輩子的跑步故事。


看似寡言的張哲豪,不吝地向我們分享他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圖片來源:運動筆記 / Leon )


接觸田徑的契機 來自一次幼稚的比試

張哲豪,田徑名校成淵高中出身,半程馬拉松最佳成績 1:12:59,歷代第 73 傑。如果你曾關注「超馬鬥士」陳彥博或「越野女王」 Ruth 的臉書,應該都曾看過這位出身田徑場的長跑好手,與他們一起縱橫在越野山徑的合照。


張哲豪與出身於成淵高中的學長陳彥博,以及「越野女王」Ruth在陽明山進行晨間訓練的合影
(圖片來源:陳彥博 Tommy Chen


張哲豪回憶,接觸田徑的契機,全是誤打誤撞的偶然所致。當時就讀於成淵國中的他,國二參加手球隊舉辦的五千公尺選拔測驗,意外獲得了第二名,僅輸給一位正式的手球隊隊員。這樣的結果,讓當時同樣參加測試、自恃體能優異的一位好友不服,相約在下一堂的體育課再次分出高下,而且這次不只要跑五千公尺,更要從上課直接跑到下課鈴響。

這件事情最後傳到田徑教練潘瑞根的耳裡,當他得知學校有兩位學生,在大家最愛的籃球課不打球,反倒瘋狂地跑了一整堂課的操場,便決定親自邀約他們進田徑隊。於是,這位重視品格大於體育成績的田徑名教頭,從此便開啟了張哲豪漫長的長跑之路。


人生低潮 載浮載沉的大學階段

高中期間,成績突飛猛進,實力擠身於全國之列,田徑之路看似平步青雲,卻在此時遭遇人生重大的低潮。張哲豪吐露,最挫折的一段時間,其實是高中升學與大學四年的階段。當時在高三全中運搶下銀牌的他,心裡相當自負,認為可以延續學長陳彥博的升學之路,進入國立體育學院(國體大前身)就讀。畢竟國立體院匯聚了國內最頂尖的中長跑項目選手,無非是田徑人最嚮往的第一志願。


張哲豪不避諱地分享那段曾經消極失落的歲月(圖片來源:運動筆記 / Leon )


無奈張哲豪在術科考試狀況不佳,未能爭取到入學的唯一名額,讓他得和一般生一樣,回頭面對學測考試,最後進入了大葉大學就讀。慘遭滑鐵盧的張哲豪,一心一意想重返體育名校,隔年他第二次提出考試申請,又再度落榜於國體。所幸過去的練習底子仍在,依舊考上台北體院(北市大前身),持續在田徑之路耕耘。


低頭於現實考量 心有餘而力不足

大學期間,張哲豪意識到家中經濟狀況持續惡化,無論是學雜費、訓練費以及生活費用都得全面自主,訓練已顯得力不從心。「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打工,上課前先接了一份工作,下午兩點回去學校練習,結束後再去接一到兩份工作,直到晚上十點才回家休息。」張哲豪回憶。


身負家中生計的同時,又得面對紮實的訓練,哲豪教練坦承那段時期確實力不從心。
(圖片來源:運動筆記 / Leon )


他惋惜地說,「那時候,偶爾還是會參加田徑賽或路跑賽,看著大家成績表現優異,心裡其實會感到相當羨慕,很想認真投入田徑訓練。但這麼做的話,我的學費要怎麼繳?生活該怎麼過?然後大學就帶著這樣的遺憾度過了 4 年。」


重返賽道 未澆熄的跑步熱情

退伍之後,張哲豪如同國內大多數的長跑選手,未能延續田徑選手生命,直接投入至職場之中,但他心中依舊埋藏一份對跑步的熱愛與渴望。這段期間,他仍然維持運動的習慣,將心力花在足球與健身。直到一次偶然的機緣下,聽聞家中附近的河堤,有一個固定練習的跑團,那正是當時成軍僅一年多的三重箭歇團。

當時擔任團長的黃崇華教練,是張哲豪重返賽道的重要推手,先是力邀他進入金山接力賽的團隊陣容,固定參與社團訓練。隨後更帶領他接觸「捷兔」(Hash)這項越野運動,讓沉寂多年的張哲豪,重新感受到對競速的激情。


張哲豪除路跑賽事外,也於越野賽事中嶄露頭角,有不錯的成績(圖片來源:張哲豪)


從田徑到越野 從選手到教練

他向我們說明,Hash 是一種追逐的越野跑遊戲,過程中會有幾名跑者扮演象徵性的兔子,必須事前規劃路線,藉由麵粉這項記號,引導「獵人們」到達正確的路線,先追到兔子或在一定時間內到達終點就能勝出。張哲豪笑說:「這是一場輕鬆的遊戲,不過大家玩起來非常認真,即使贏了沒什麼好處,但彼此都有一種『不想輸給你』的競爭意識。」就這樣點燃他對於越野的興趣。

於是,從田徑跨越到越野領域,基於深厚的長跑基礎,張哲豪駕輕就熟,加上練習夥伴都是陳彥博、Ruth 等國際級頂尖越野好手,讓他迅速在越野賽場上屢有斬獲。「我在和他們練習的時候,會仔細觀察他們腳步的踏點,為什麼他們這時候要採這塊石階?為什麼要去做步伐轉換?上下坡該怎麼跑?藉由他們的經驗傳承,逐漸內化成我的反射動作。」


從競速的田徑跨足到挑戰體能極限的越野,張哲豪仍能一派輕鬆地穿梭於山林之間(圖片來源:張哲豪)


現在,張哲豪在自己的訓練課表中,加入大量的越野元素,刺激不同的肌群部位,並且與黃崇華教練一起,擔任 The North Face 的越野教練,向跑友們傳達越野跑的相關的技巧與基礎知識。

最慘痛的經驗 The North Face 100K 接力談到自己印象最深刻的越野賽事時,他認為是 2015 年 The North Face 100公里接力賽,當時他扛下隊上的第三棒,緊追前方的第一名不放,不料在一處需要跳躍的賽道,不慎跌落至懸崖下方。「那時候我沒抓穩起跳時機,一跳出去就知道不對,我心中暗叫一聲『慘了!』,之後就一路滑落到十公尺深的山谷,當時下意識就是先找附近的東西抓,直到賽道下方兩公尺的位置才停。」

他說,當下心裡其實非常驚慌,先是檢查身體有沒有傷勢,因為在一次劇烈的衝擊下,不知道身體機能哪邊受損。接著他想盡辦法爬回賽道,兩公尺的距離,大概就花了十分鐘之久。回到賽場時仍然心有餘悸,心想要把落後的距離努力追回來,沒想到起身跑了一段路,又再度勾到樹枝摔了一次,這次趴在地上有數分鐘之久,確認身體沒事之後,才一路顛簸地回到接力區,讓他對這場比賽記憶猶新。


2015 The North Face 接力賽,張哲豪與三重箭歇團團員包含田徑名將傅淑萍、胡書瑜、黃文華等人並肩接力
(圖片來源:大漢整合行銷)


隨處可訓練 充分利用周邊障礙

因此,提到一般跑友如何接觸越野時,張哲豪建議,初學者一開始可能需要一些運動基礎,這並不是說半馬成績一定要跑多少,而是自認自己的身體基礎與心肺能力,可以在山林間持續跑動,否則就會變成是爬山而非越野跑。等到實力進階到足以挑戰賽事之後,可先嘗試 10 公里左右的里程,接著再循序漸進報名更高強度的組別。


張哲豪建議,可以利用居家就近場地進行訓練,並且先了解自己的程度,再來循序漸進報名賽事
(圖片來源:運動筆記 / Ben Wang)


在訓練的場地選擇上,張哲豪仍建議,盡量選在「越接近越野賽道」的地形為佳,以北部為例,陽明山、大屯火山以及桃園的東眼山,都是很好的練習場地。如果礙於時間因素,週間只能在城市街道或河濱練習,那就要充分利用草地、階梯、椅子等地形,遇到障礙就跨、看到東西就跳,盡可能跑在天然的路面上,這種練習效果雖然不如山徑訓練,但起碼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而目前The North Face於北中南推出免費的野練課程,便是藉由城市公園間任何地形、地物與環境,以徒手互助的方式,創造出有趣的訓練,為賽季做好準備。


戶外訓練,一來考量防曬,二來避免受傷,可以穿著活動度佳的長袖裝備。The North Face 裝備除了有長短袖可選擇,袖口也備有可以讓虎口穿過的設計(圖片來源:運動筆記 / Leon )


享受訓練帶來的樂趣

最後,被問到上班族在有限的時間內,如何做好越野跑的訓練。畢竟在場地的找尋,比起一般的公路練習,可說是較有難度。面對這個提問,他輕描淡寫地笑說:「盡可能早起。」

事實上,目前為上班族身分的他,每天固定 4:30 起床,從三重的家中騎車到桃園體大,與學校的長跑選手一起進行練習,結束後再騎著車返回市區上班。下班後,又身兼教練職責,經常到了晚上 10 點才有辦法返家。

 

身兼多職的張哲豪,憑藉著堅持的毅力,在上班族、 The North Face 課程教練,還有一直維持著的選手角色之間找到平衡(圖片來源:運動筆記 / Leon )


或許是因為求學階段走過起伏的人生,他非常珍惜與享受現在的生活,就像他向我們分享潘瑞根教練的一句話:「如果你不能享受訓練帶來的痛苦,永遠無法出類拔萃。」,如同在這個炎熱的夏天,他手中的熱焦糖瑪奇朵,張哲豪對於生活的自律以及訓練的渴望,讓我們看見一位長跑選手的驕傲與堅持。



「團結讓我們一起完成任務!」

這是The North Face的野練精神,運用城市地形變化、團隊元素,讓專業訓練不失趣味,更與隊友一起創造更有趣的鍛鍊。由黃崇華領軍的堅強教練團,包括勇闖五大洲的陳仲仁、台灣 100 公里紀錄保持人劉治昀,及三重箭歇團團長張哲豪,保證讓學員有笑、有「累」、甚至地上磨。

你,準備好了嗎?現在就報名


以上內容由 The North Face 贊助刊出。


*跑步人物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