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三項】勇闖蘇格蘭 CELTMAN 極限鐵人賽心得(下)

Garmin
發表於2017/09/13
4,04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文 / Wayne (Garmin 機構工程師)

6/17: 2 am,light meal for the day

前一晚大約 8 點才上床睡覺,其實我睡得算蠻好的,因為民宿的床和枕頭非常舒服,但是 12 點半一起來上個廁所躺回床上就有點睡不著了。凌晨 2 點鬧鐘一響,我就下樓準備輕食早餐,幾分鐘之後 Anet 也下樓幫我準備火腿、蛋、黑咖啡,然後陪我一起吃早餐。


2:20 am,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3:10am,領取晶片(timing chip,大會工作人員習慣稱它為「dibber」),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PLEASE DO NOT REMOVE」,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這次比賽中雷達幫忙偵測後方來車發揮了非常大的幫助(是後方汽機車,不是後方充滿殺氣的腳踏車…...),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是 Anet 穿太多還是我穿太少?,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大會接駁車司機問我: 「你來 Celtman 你知道你瘋了嗎(Do you know you are mad to race Celtman)?」 我回答:「來跟我一起跳水裡呀(Join me jump into the water)!」他說:「ㄟ…...我比較想回家睡覺哈哈哈哈哈(Uh...…I want to go home and sleep hahahahaha)」,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6/17: 6:09 am 游泳上岸,游泳時間 1:09:46,T1 time 00:06:42


(圖片來源:Garmin)


一到 swim start 我立即依照鐵人一哥謝昇諺在賽前給我的建議,將防寒膏塗滿胸部、背部和腋下,我也塗了不少在脖子和防寒衣領口會摩擦的地方,接著將泳鏡塗上除霧劑,然後下水前到流動廁所排隊做最後一次解放。沒想到排隊排到一半居然錯失了大合照的機會!

站在我前面的某選手對我說:「啊......算了,重要的事優先,免得游到一半大便大在防寒衣裡。(Ah…...well, first thing first, you never want to shit into your wetsuit.)」我:「對呀對呀(Yeah yeah yeah!)XD」

小便完之後,趕緊回到人群中,將手上的 fenix 5X 對好衛星訊號,下水到集合點沒多久之後就開啟一天的挑戰。

我也忘了什麼時候有過第一次海泳的經驗,但不管什麼比賽,對我來說一開賽的人擠人是最耗體力的部分,即使我盡力不踢到後方的人、或是繞過前方選手,游到一半還是會有人從側邊給我攔腰斬撞上來,再加上海浪不小和低溫,如果我太急著加速或是急著換氣的話肯定體力會消耗更快,而且很快就會頭暈,因此我的策略是先慢慢游到側邊遠離人群之後,再靠自己定位前進。沿途不斷提醒自己要平穩的前進、想起李小龍說過的「you must be shapeless, formless…...be water…...(要沒有形狀、要無形,像水一樣)」,讓海浪帶起自己之後再順勢換氣呼吸,當然中途還是有兩三次被額外的浪打到鼻孔嘴巴都喝到海水,但是「喝就喝吧,繼續維持平穩,下一次划手再來換氣」。藉由這些對話,成功維持住不少的體力,直到上岸進入腳踏車轉換區。


Photo by Anet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Boyce 在岸上等我,然後我應該在紅色箭頭的其中一個吧…...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隔壁鄰居 John 先生真的跑來幫我加油了,他說他會在網路上持續看我的進度,超級開心!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Dibber!Great job!」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6/17: 2:05pm,單車時間 7:48:52,T2 time 約 5 分鐘

(圖片來源:Garmin)


由於賽道狹窄且補給車多的關係,從 T1 出發約 60 多公里才得以進行第一次補給,不過賽前我們已經溝通好找不到適合的停車地點也不用擔心,我自己身上會先備好足夠的補給品和固體食物,除了交通安全為最大優先之外,我也堅守自己訂下的每 30 分鐘小口 gel 一次、每 40 分鐘小口喝水,若達到空腹感但尚未飢餓的話,就要馬上吃固體食物,這次我帶的小包王子麵就發揮了非常大的幫助,不但吃了有飽足感、鹹度足夠、量也剛好,包裝紙也好收納。

賽道地形起起伏伏,坡度難度不高,但真正硬的是強大的側風和逆風。大約進行到賽程三分之一、我正在邊爬坡邊吃王子麵時,後方出現了折塑膠墊板般的聲音且越來越近。當聲音從我旁邊經過時,原來是一個女性選手騎著碟輪正在抽車前進,在這個強大的側風下真的非常佩服這位選手的勇氣,因為側風剛出現時我差點被吹到路邊的防護欄,為了對抗側風我不得不斜著身體前進,如果身體一回正的話馬上會被吹去撞防護欄,可見當時側風真的非常強。吃完王子麵之後我也開始加速爬坡追過了這位碟輪選手,之後的賽程也都是強風和下雨,後來也沒再見到這位碟輪選手,希望她也順利完賽…...


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有朋友問過我,在騎車的時候,我的心裡都在想著什麼?蠻多的,比方說:看看路邊湖邊小屋,想著希望也能在像這樣的地方養老;想著家人支持我來這裡比賽,心裡很開心;低頭看著 Edge,想著踩踏功率絕對不能爆表,免得跟去年 Norseman 的時候一樣大腿狂抽筋(去年比 Norseman 時我的腳踏車沒有安裝功率計,全憑體感下去踩);想著蘇格蘭蒼涼的音樂,結果最後 40 公里果然真的很蒼涼…...說明會有提到腳踏車賽程最後 20 公里的風非常強大,well…...其實當天狀況是最後 40 公里就出現強大逆風加上下雨了,一條正常情況下可騎到均速 40km/h 的平路,最硬的路段被吹到只剩下 10km/h,如果出現上坡的話就更惱人。某一段上坡我騎到受不了,因為剛好也差不多該補給,於是我停在路邊開吃王子麵。一位大會裁判騎著重機停在我旁邊用吼的問我:「你還好嗎?(are you alright?)」我吼回去:「還 OK,只是餓了想吃點東西。(Yeah I’m ok, just starving.)」 然後他搖搖頭接著說:「這案 TMD 風..….(this fxxking wind…...)」然後我就看著他歪歪斜斜的騎走了。

不過即使如此,沿途美麗的風景依然非常享受,而且或許參賽選手當中我是唯二的東方面孔,其他選手的補給員都大聲替我加油打氣,當然我也比個讚露出兩排大門牙笑著回應,而這些補給員在整個賽程中都不斷一直遇到。有的人跟我說:「齁齁齁!前面有個大陡坡喔,大家都超愛的!(Ho ho ho I tell you there’s a big climb there and everybody loves it!」)印象最深的是一直遇到的一位蘇格蘭正妹在某個爬坡跟我說:「你好棒,騎這麼遠了還笑得出來!(You good!You still smiling even after all this!)」還好當時我戴著太陽眼鏡,要不然我疲憊的眼神就露餡了…...


賽中補給,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Transition 2,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換裝好準備出發,這時候 Boyce 正幫忙我將腳踏車放上補給車,Transition 2,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開始跑步,Transition 2, 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6/17: 3:59:02pm 抵達 T2A,3:59:18pm 藍衫或白衫檢查時間

(圖片來源:Garmin)


我離開 T2 時大約下午 2 點 10 分左右,邊跑邊盤算著離 4 點還有 1 小時 50 分,跑 15 公里時間內抵達 T2A 進入藍衫路線應該沒問題,只要好好的跑、穩穩的跑,適時補給且不補給過量就好。根據以往經驗只要騎完長距離單車,剛開始跑步會有一段身體適應的轉換期,這次比賽當然也不例外,但因為去年從公司舉辦的全馬 PB 班跑步訓練營學到了一點點跑步姿勢的概念,雖然我離真正學會還有一大段距離,但在跑步過程中我盡量避免讓自己產生過大的垂直振幅、同時盡量維持一定的步頻,大約跑了 10 多分鐘之後身體的不適感就漸漸減少,再加上一進入跑步我就開始催眠自己「我喜歡爛泥巴…...我愛爛泥巴…...哈哈哈哈哇!我的腳踩到水裡了耶!」只要有積水的地方我就故意跑去踩,即使風雨正在慢慢變強,這樣催眠自己久了居然也越跑越覺得好玩起來。當時我身旁經過了一位法國選手,他的步頻和速度都相當穩,於是我就在他後方保持一大段距離跟著,盡可能讓自己不拉大和他之間的距離。跑步途中停了兩個補水站進行補水,工作人員問我蘇格蘭「好不好玩?有沒有把你嚇到?」身為鐵人的我當然回應「好玩!我喜歡這裡的天氣,謝謝你們,你們真棒!」喜歡這裡的天氣這句話是真心不騙的,因為我從小到大一直都很怕熱,還沒練鐵人三項之前,冬天只要穿個短袖加羽絨外套出門走個幾步就會開始流汗,夏天就更不用說,在家裡就算開著冷氣也都能流汗,常常早上鬧鐘還沒叫醒我之前我就自己先熱醒。因此來到高緯度地區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來到天堂,我老婆常常說我上輩子一定是一隻北極熊…...

看一看手上戴的 fenix 5X,我已經來到了第 15 公里處,可是沒看到 T2A,我心想:「應該就在前面而已…..吧?」我往前繼續跑,這時風雨開始變強,原本離藍衫時間限制還剩近 20 分鐘,慢慢掉到 15…...10…...5 分鐘,心情也越來越緊張。「老天呀拜託…...我不想要後悔呀…...我不想要跟去年一樣只差那麼一點點…...」就在這時,眼前懸崖處的右彎出現了久久沒見的那位法國選手,他從跑步改成走路,不曉得他是不是因為找不到 T2A 而放棄了。BUT 就在我過了這個右彎之後,前面有點遠的山上出現了一整排停在路旁的汽車,此時時間只剩 3 分鐘,於是我再度重燃希望(但也緊張到感覺快漏尿了)、開始加速狂奔,一個大上坡超過了這位法國選手繼續跟時間賽跑,當我終於到達上坡終點、也是這一排汽車時,我跟站在那裡的工作人員問:「T2A!!!Where is T2A???」

「200 meters go go go!!!」

「Thanks!」剛好講完謝謝之後我在右前方就看到了 T2A 和後方壯麗的山(蘇格蘭稱山為 Munro),我再度使出擠大便的力量全力狂衝,路旁的選手補給員們和工作人員全都在大喊「1 minute 1 minute GO GO GO GO GO!!!」這時我的補給兼陪跑員 Boyce 在我正前方的轉彎處跳來跳去,看得出來時間快到了他也在替我緊張。過一個 90 度右彎之後,我全力衝向 T2A,此時我的錶顯示下午 4 點整,已經離開賽後 11 個小時了,我馬上伸出手上的感應晶片並大喊「Dibber!Dibber!My dibber!」工作人員也馬上衝出來幫我的晶片感應了一次,但因為現場沒有電子鐘,不確定我抵達 T2A 的時間,她問了同事「Hey!Blue or White?」同事想了一下回答「不確定正確時間,先給他 White,等終點處再來確認時間。」當下一聽到 White 我就整個心都冷掉了,雖然在 T2A 喝了好幾杯熱茶,但心就是熱不起來,Boyce 要我別擔心,他說他覺得我有機會拿到藍衫,Anet 幫我拿來我的背包,然後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而住我們隔壁棟的一位黎巴嫩選手也安慰我或許有機會拿藍衫。就在這時剛才那位法國選手也進入了 T2A,想想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就背起自己的背包,準備完成剩下的里程。


準備離開 T2A,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準備離開 T2A,Phot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準備離開 T2A,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當天因為天氣惡劣,藍衫路線被迫關閉,因此所有的選手都是經由白衫路線完成比賽。一出 T2A 沒多久,因為風雨實在太大太冷,我趕緊把濕衣服換掉,穿了兩層保暖衣和防風外套之後繼續前進,過沒多久之後一個右彎,進入了跑步段的第二重頭戲(第一重頭戲當然就是尋找 T2A 囉):越野山路。

下圖白色箭頭路線就是越野山路,其中前半部是那種跑個幾步很快就會爆心跳的陡上坡,後半部是坡度零或是較緩的下坡,沿途都是碎石、爛泥巴、溪水、風雨。一進入這條山路之後可能拿白衫的難過心情馬上消失,取代的是全神貫注每一步腳踩的位置、以及周圍壯闊的景色。半途上除了看到大會安排的救難人員手拿糖果等著我們之外,也遇到不少遊客前來露營,我們還看到一位穿著短褲的老先生牽著兩隻狗在山上「散步」!生在這樣的大自然環境下,也難怪蘇格蘭人的性格強悍和熱情,印象中曾經看過一位住在台灣的英國公路車選手寫道:「要訓練強悍性格,就要習慣在雨中騎車。」大概是這樣的意思吧。


(圖片來源:Garmin)


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沿途 Boyce 除了幫我攝影拍照之外,也幫我拿水和乾糧,因為他的越野跑經驗相當豐富,因此整路上都是由他在帶領著我前進、幫我預先勘查好避開爛泥巴(不過我覺得踩爛泥巴超好玩的 XD),只是這樣全神貫注久了之後跑起來也真的挺累人。半途我一直該該叫「還有幾公里…...?」Boyce 都會說「快了快了,前方有個海看到了嗎?終點離那不遠了。」然後我看一看錶,還有將近 20 公里要跑,好藍瘦好香菇呀…...到了山徑路段的後三分之一,因為是零坡度,再加上有其他選手加入的關係,速度增加了不少。好不容易跑到白線結束的地方,經過一到閘門和山徑最後一組工作人員之後就回到了平整的石頭路面,好幾位選手包括我們在內在這個路段都改成邊走路邊聊天。有一位選手的補給員還特地拿了錄音機說要跟我 interview,可能是回國之後要製作影片吧。


快到終點前,店家和遊客彈奏音樂幫選手加油 + 一起high,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帥哥補給員兼陪跑員 Boyce,意者請洽 Eugene 或是 GARMIN 台灣國際航電 XDD,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最後,聽到不遠處的吶喊聲和音樂聲,知道終點到了,Boyce 再度拿起攝影機,我也拿出國旗,就這樣跑步抵達終點。


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6/17:8:12:10pm 抵達終點,究竟是藍衫還是白衫呢?

晶片刷了兩次,好險還剩 42 秒,藍衫 get!!!(圖片來源:Garmin)


開喝!Video by Boyce Chen(圖片來源:Garmin)


6/18:11am 頒獎典禮,Torridon Hall

依然人擠人,Photo by Annette Mausley(圖片來源:Garmin)


第一名選手 10 小時 34 分完賽,真的非常厲害(圖片來源:Garmin)


我的好友補給員:Anet和Boyce(圖片來源:Garmin)


拿到藍衫真的很開心!

(圖片來源:Garmin)


賽前 John 先生說他很害羞不好意思跟別人一起拍照,賽後我穿著藍衫拿著兩罐啤酒找他一起慶祝,他很開心的邀我和 Boyce 到他家裡拍下了這張難得的照片。John 和他的妻子 Jill 都在關注我的比賽過程,真的很感動。


(圖片來源:Garmin)


能拿到藍衫真的非常開心,我也有幸成為今年第一位完賽的台灣人、也是唯一一位取得藍衫的華人。除了補給員們的強力後勤支援以外,最重要也最感謝的是家人的支持。雖然去年誤打誤撞抽中了這場比賽的籤,但這場比賽帶給我的真的非常多,對我而言,大自然的嚴峻不是由人去超越,而是人去學習將自己的身心靈融入大自然,並完成賽事達到自己心中的目標,而非時時刻刻和別人相比,這是極限鐵人賽事帶給我最大的感受。有興趣參加明年 Celtman 的朋友們,今年務必參與抽籤,Celtman 的中籤率不低喔!


經驗分享

註 1:關於耐冷,我自己類似的經驗是,2012 年冬天參加過一場陽明山的單車活動,剛出門時天氣感覺還不錯,也好像不太冷,於是我只選擇穿了短袖車衣和短車褲出門。結果一開賽才不到 20 分鐘就開始下雨,而且越下越大也越來越冷,一直到終點冷水坑前雨都沒停過,當時冷水坑氣溫只剩不到 6 度,我和朋友跑到廁所裡想躲外頭的颳風,沒想到廁所非常的通風,躲到裡頭反而更冷,差不多快半小時後忍不下去只好一路抖著下山。自從那一次單車活動之後,冬天我都只穿短袖,寒流來頂多就加一件薄外套了…...

註 2: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2016 年 1 月霸王級寒流來襲時氣溫只有 4 度,當時連泰山區的馬路路面都開始結霜。當時等於是老天爺給了我一個大好機會來為 Norseman 練耐寒,因為在台灣要找到 13 度水溫的游泳池相當不容易。因此當天一早我就興沖沖的穿上衣物和拖鞋、跳上機車就出發前往林口的游泳池。還記得那一天快到泳池前腳凍到開始麻木(廢話,誰叫我穿拖鞋),臉也僵到皮笑肉不笑、嘴唇打開然後很難合起來的程度,我邊發抖心裡邊在想「太好了!這就是我要訓練游泳的天氣呀!」到了現場看一下白板上登記的水溫是 15 度,心裡有點小失望:

「Norseman 水溫平均 13 度耶,15 度真的練的到嗎?」

即使如此,我選擇的方式是不穿防寒衣、只穿短泳褲下水游泳。再說,遇到台灣多年難得一見的霸王寒流,說什麼還是要下水體驗一下。等衣物都脫了,這時候天空開始飄雨和颳風,我趕緊先將腳泡在水裡、然後邊「呃呀呃呀!!!」的吶喊邊將水往自己身上臉上潑之後就跳下去將肩膀以下部位泡進水裡,然後再慢慢地將頭泡到鼻孔碰到水面的高度,最後再很慢很慢的將整顆頭完全浸入水裡,等確定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之後才開始蹬牆游泳。在游的過程中我不斷告訴自己「即使很冷,我還是要讓心理維持穩定,要平靜…...要平靜…...要平靜…...」就這樣,游了兩千公尺之後我發現我的手指已經僵硬到無法併攏產生足夠推力才決定上岸。一上岸才不到 40 秒,風一吹來我就開始全身狂抖,我趕緊躲進淋浴間開熱水沖身體,可是水不但不熱而且水量又小,於是我大力的呼呼呼三口氣之後一鼓作氣衝到室外用最快速度擦乾身體穿上衣物,然後躲回更衣室裡拿吹風機吹自己。但是吹了 10 分鐘身體依然抖個不停,我心想這樣下去不行,於是大力吹三口氣之後趕緊衝出去騎機車到附近的 7-11 買了杯大熱拿來喝。沒想到第一杯喝到剩三分之一我發現還是非常冷,於是我馬上點了第二杯,當時全身抖到杯子裡剩下的拿鐵都噴了出來,店員還跑來關心我發生了什麼事 XD 喝完第二杯之後勉強比較有點不抖了,就趕緊跳上機車騎回板橋家。這大概是我唯一一次覺得林口和板橋距離這麼遠了吧。由於霸王寒流持續兩天,於是隔天我再度回到林口游泳池,這次狀況就比較沒像前一天那麼糟了,因為我第二天到那邊才發現原來泳池旁邊就有溫水 spa…...

雖然練耐寒才僅僅兩天的時間,但我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讓身體和腦袋記憶記下當天在林口游泳池的體感,並且不時提醒自己水越冷越是要讓心理維持平靜,這招很意外的在 Norseman 和 Celtman 都很適用,而且這兩個高緯度地區氣候比台灣乾燥,在水裡的體感比起台灣霸王寒流來那天要好得多。


原文出處:【Garmin 最狂工程師】勇闖蘇格蘭 CELTMAN 極限鐵人賽心得(下)


*鐵人心得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