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永不放棄的跑者魂》月球上的事情──踏上北韓,達標奧運

張嘉哲,陳禹志,果明珠
發表於2018/04/12
6,029次點閱
4人收藏
加入收藏
歷經脛後肌斷裂後又再踏上賽道的奧運國手—張嘉哲,聽他娓娓道來讓自己跑成「真男人」的馬拉松人生。本書由張嘉哲口述,陳禹志和果明珠撰寫的《永不放棄的跑者魂:真男人的奧運馬拉松之路》從他只為逃避升學補習開始回憶起,與讀者分享他如何從只是想跑步而一路跑到奧運的心路歷程。

「快樂不快樂、重要不重要唯有自己曉得。」


2012年平壤萬景台馬拉松與計時車合照

比賽即將開始,選手們陸續就位。在起跑線等待的瞬間,心情總是難以平靜下來,就如「路跑王」吳文騫學長名言錄:「你不是我,你永遠不知道站上起跑線對我來說有多重要。」,我想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吧。

鳴槍後,大夥拼了命的往前衝,產生一股混亂的氣流。北韓選手的舉止相當規矩,在起跑線上並不會推擠,不過起跑後就不是如此,和剛才循規蹈矩的氛圍有極度反差,我在互相推擠之中勉強找到一條生路。大約一公里後,人潮逐漸散去,第一集團恢復平靜,以有規律的步伐集體前進,準備好朝向環繞平壤市區內四圈的城市馬拉松。

在北韓這個封閉的國家,擁有出國機會的只有兩種職業:第一是政府官員,第二是運動員。換句話說,運動員在北韓國民心目中享有極高的社會地位,他們自然也拼了命追求卓越。你可以從北韓選手的氣場感受到:他們真的是來玩命的!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相對之下,我們「只不過」是來達標奧運,一開始出發的動機就明顯不同。

根據「臺灣長跑競技網」統計,台灣頂尖男子選手在2小時15分到20分之間卡關許久,北韓男運動員早於一九九六年,就已經在那個要核子不要褲子的朝鮮國內跑出2小時10分的成績。當然,這可能牽涉到濕度與溫度,對於排汗率與心跳率的關係。只要稍微了解亞洲馬拉松各國家成績的趨勢,大概都會發現,台灣以北的國家,馬拉松成績比台灣以南的國家還要好,台灣正好卡在不上不下的中間。

第一個五公里16分02秒,是很理想的起步速度。北韓選手配速相當穩定,因為教練就騎著打檔車在集團旁邊喊秒配速,裁判視若無睹。到達第一個水站時,選手紛紛轉向內線試圖搶個好拿水的位子,突然人群中衝出幾位拿著水瓶的北韓民眾,頓時嚇了我一跳,隨後才發現他們是要幫自家選手遞水,但裁判依然視若無睹,眼前的景象令我體會到一件事:「到底什麼才是對的?」

第二個五公里15分24秒,這個階段緩下坡居多,沿途通過一個路面不平的隧道,接著又回到體育場前的凱旋門。各國的教練都在這裡等待與宣達配速及戰術,所以打檔車並沒有在此路段出現。

十五公里到三十公里之間,身體狀態良好,絲毫沒有不舒服的地方,途中發覺前半段配速過快,立刻改變戰術混入第二集團,持續保持流暢的感覺,事後看來是很明智的選擇。

來到馬拉松關鍵點三十公里,菁英選手多半會在這裡離開集團,以自己的配速獨跑,為了避免二月別府大分馬拉松的重蹈覆轍,以達標為主要優先,直到三十五公里後才單飛出第二集團。

倒數2.195公里,我望著手錶上的時間:2小時08分,心裡總算鬆了一口氣,就算我這裡失速,也可以安穩進入終點。或許就是這麼一個突如其來的轉念,身體的緊繃感反而消失,疲累也消弱許多,步伐邁開且穩健,體能有一股源源不絕的能量正在四處流動。原來,是壓力鎖住了我,並不是能量包吃了兩包的關係。

進入體育場後,路面從一般的柏油路轉進PU跑道,頓時有一種力量被地面吸收掉的感覺。只剩下最後四百公尺,誰還管的了這麼多呢?又再追過兩位選手,準備迎接進入終點的喜悅。

眼看時間確定達到奧運B標,雖然不知道自己是第幾名,興奮地高舉雙手振臂歡呼,讓幾個月來累積的壓力與無助感全都宣洩而出。不知道裁判有沒有覺得我這第七名,到底在自嗨個什麼勁?

事實卻是如此,快樂與重不重要與否,也唯有自己才能曉得。

終於,那位一心一意只想逃離補習班的固執男孩。從永和跑到貓空,從日本別府跑到北韓平壤,成真了那個從沒想過的世界殿堂。

人生如同馬拉松般,不到最後一秒鐘,永遠都不知道答案。即使深陷泥沼,兩隻腳都踏進去,不代表不能再拔出來。

大會時間:2小時16分06秒,達倫敦奧運B標。

我,張嘉哲,終於辦到了!



資料來源:《永不放棄的跑者魂:真男人的奧運馬拉松之路

作者:張嘉哲,陳禹志,果明珠;時報出版。


新書發表會資訊

▍講座資訊(台北場活動,詳細資訊請點這裡
▍講  者|張嘉哲(作者)X 蔡宜玫(森林跑站創辦人)
 活動時間|4/14(六) 15:30~17:30
 活動地點|森林跑站(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二段60號)
▍主辦單位|時報出版、森林跑站
 參加方式|15:00現場開放拿號碼牌(免費入場),依號碼優先順序簽名。因現場空間有限,若需排隊請耐心等候



*跑步好書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