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離大自然越近 我們越能發現它的奧秘

老闆娘《柴古唐斯》
發表於2018/04/17
2,043次點閱
3人收藏
加入收藏

昨晚凌晨2點多,我用力拍著躺在身邊的老闆,大喊:「車子、車子都準備好了嗎?快上山拉選手!快上山拉選手回來!」



老闆用力把我推醒,問我是不是做夢了。我恍恍惚惚的醒來,甩了足足3分鐘的頭才明白過來,剛才那隻是一個夢。老闆摸了摸我的頭說:「比賽早就結束了,選手們現在都回到家裡了,放心吧。」我望著老闆,突然間眼淚止不住的流下。



我太害怕了 ......

我害怕選手在山上摔跤,在山上迷路,在山上失溫;我害怕志願者的衣服帶的不夠,害怕24小時在山上守護的救援隊員的安全。4. 14 的這場柴古括蒼的比賽,因為突發的惡劣天氣,讓我害怕的事情太多了。



人難勝天 大自然就是不按牌理出牌

我一直覺得自己的運氣不壞,否則柴古為什麼每一屆都很順利,它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賽迅速成長為一個大型的越野賽事。雖然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很努力,努力實現每一位來參加括蒼山比賽的選手對一場越野賽的所有想像。無論是從賽道體驗感的設計,還是各種花樣補給、起終點氛圍、各不同賽段的照片,還是最重要的救援預案及備用賽道等等。但是,就像人們常說的那樣,大自然的奇妙之處,就是在於當你和它同坐一桌時,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刻它會出什麼牌。


去年,在最後確定 2018柴古括蒼山比賽日期時,好多選手都在跟我們說,能否把比賽日期調整到 UTMF 之前,這樣他們就可以用括蒼山來作為 UTMF(4. 27 )的最後長距離拉練。於是我毫不猶豫的就把柴古的傳統比賽日期(每年四月的第三週)調整為到 4月的第二週。雖然賽後一些讓我調整比賽日期的選手私信表達歉意。可是,這能怨他們嗎?天氣本來就不可控的,即使你做了再充足的準備,如果它想捉弄你,那真是幾分鐘的事。人是從來不能勝天的。



越野跑讓人著迷的特質 - 變化莫測天候與環境

4月開始,臨海的天氣一直不錯,甚至於還在比賽前半週走出了一個小艷陽,氣溫一度飆至曾經讓我們覺得如果比賽那天下點兒小雨會比讓選手在驕陽下暴晒好多了。隨著比賽時間的不斷推近,每天我們都會收到臨海氣象局的不定時的天氣時時推送,伴隨著一股強冷氣流的南下,臨海的天氣也開始陰晴不定,每天都會有差異。上週,從周一開始,我們每天會 N 次的跟臨海氣象局聯繫,天氣情況剛開始是樂觀的,可隨時比賽臨近,氣象局發出的天氣預告告訴我們:「有一股強冷氣流正在南下,比賽當天很有可能會遇上降雨。」

所有喜歡越野跑這項運動的人都知道,天氣是越野的一部分,而我們往往也是被大自然這種變幻莫測的氣質所吸引,勇往直前的去戰鬥。可是作為一個賽事的組織者,我們深知雖然無法掌握天氣,但我們卻有義務也有責任把能想到的預案全部做足。所以在賽前一周,我們已準備如下:

1、天氣惡劣時的備用賽道

2、天氣惡劣時的救援車輛

3、天氣惡劣時的備用物資

4、天氣惡劣時的備用人員

5、全程能與指揮中心聯繫的電台等


狂雨低溫前的暖陽

比賽在4月14日上午正式拉開大幕,1100多名100公里和50公里的選手冒雨在興善門、600名左右的選手在括蒼鎮準時出發,開始了他們嚮往的柴古括蒼之旅。我們還如期在小雨中舉辦了中國少兒越野賽-台州府城站的小小賽事,甚至於在兒童賽結束後,太陽給力的露了個臉,那刻,我的心裡暖暖的,覺得一切都向著我原本想要的方向在發展。因為看過之前的天氣預報,下午還會再下會兒雨,傍晚時分就會雨止轉陰至睛了。



中午時分,伴隨50公里組前三名選手衝線的陣陣音樂,一場較大的陣雨也嘩嘩地下了下來,但是氣溫也悄悄在此時也迅速的開始下降了。


16:00,我們收到了前方選手從黃家遼出發淌水而行的一段視頻後,一種不祥的氣息迅速籠罩了整個組委會。賽事總監蔡宇馬上做出了:不能再讓100公里的選手下到黃家遼而直接啟用備用線路(從大樓基直接下至盆化遼)的決定(如今回頭看來,我不得不說,他對於天氣的敏銳度以及線路的把握度非常令人佩服)。於是我們迅速通知黃家遼和大樓基兩處,但新的問題又接踵而至,許多選手由於上半程衣服被打濕,急迫的希望去黃家遼點換上乾淨的衣服和鞋子而不同意走組委會的備用路線。



我們和他們足足僵持了近半個小時,此時,已經是下午17:30,隨著時間的推移,起終點的氣溫已經開始下降,那括蒼山上就可想而知了,失溫可能會成為最大的威脅。我們在開了三分鐘碰頭會後,決定終止100公里組的比賽:

1、已經到達黃家遼的選手全部安排下撤;

2、還在大樓基的選手全部下至黃家遼統一下撤;

3、剛出站的選手全部返回至黃家遼統一下撤;

4、已經出站的選手由救援隊尾隨護送至下一CP點。


我們迅速調集車輛,並從倉庫領用了80條備用毛毯,向著黃家遼而去,18:58分我們在官微上發布了「緊急通知」。


接不完的求援電話

天色越來越暗,氣溫也越來越低,坐在指揮中心的組委會已經開始焦慮不安,壞消息一個又一個的傳過來,我們收到許多選手的求救電話及家屬們的詢問電話,一股不安的情緒開始瀰漫在整個指揮中心的上方。

 

救援小組的電話沒有一刻是靜止的,此起彼伏的電話及微信加好友的請求都讓我的神精越拉越緊。原來說好的雨止的天氣也沒有按常理出牌,雨越發下的密集。指揮部救援隊隊長的電話在我現在的模糊的記憶中幾乎沒有停止過。



選手們被收尾人員向各個指定的 CP 點尾隨行進,於是大量人員開始集中在黃家遼、盆化遼、上白岩和藍遼林場。其中黃家遼人員眾多,前面提前調運的20輛麵包車和毛毯讓這些選手提前回到了終點。


無法下撤的 CP 點 湧進大量無法再移動的選手

但一個嚴峻的問題隨之而來,原來因交通不便而不設人員撤離的 CP 點盆化遼也同樣聚集了大量的選手,按照最初的比賽規則,盆化遼是不設人員下撤的 CP 點,因為車輛到達此處需要將近3個小時的車程且線路顛跛,進入非常不容易,此站的志願者都是提前一天到此做準備的。本希望可以組織選手行至下一個CP點上白岩統一撤退,可隨著氣溫的不斷下降,進入帳篷內烤火取暖的選手已經覺得無法離開站點。



選手越聚越多,能移動的選手卻寥寥無幾。我們迅速調動民防救援隊的10輛車上山,準備接盆化遼選手下撤。正在此刻,我們突然接到有選手在盆化遼與藍遼林場間的路線上出現失溫狀態的消息,這不亞於一顆重型炸彈,讓我們本來就提著的瞬間揪得發疼,我暗自發誓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所有選手回到終點!


於是在幾個選手群我都堅定的敲下了以下那段話:「告訴大家,老板娘不會放棄大家的,保證讓所有的選手都平安回來 .....」



救援雪上加霜

凌晨一點,依然風雨交加的括蒼山給賽事帶來前所未有的難度和壓力,各種險情頻發:車輛開到沒油,司機把十幾位選手留在路邊廁所裡去找加油站加油、有些 CP 點的路程太過艱難,有車子在去的路上發生了拋錨、有些求救選手留給組委會的位置是非正確的、CP 點人員過多,撤退的車輛不夠 ......

  • 盆化遼人員下撤告急
  • 上白岩人員下撤告急
  • 藍遼林場人員下撤告急


指揮中心裡每個人的臉色都沉重的像鍋底(第二天朋友才敢告訴我)。我們只能不停的根據實際情況來回協調所有可以動用的車輛,協調所有可以使用的人員(包括村里的村民)去選手們提供的線索和他們在大屏上所顯示的 GPS 位置去搜救搜尋。



直至凌晨兩點半,救援隊長衝進來,告訴我所有的在山里的選手都找到了,所有的車輛都安排到位了,那一刻我如釋重負,拍著桌子衝口而出激動的大喊:「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你們真是好樣的,我TMD要跪下來謝謝你們。」



前方開始陸續傳來好消息,有受傷的選手已經被車直接送至醫院進行傷口處理、幾位失溫的選手都被救援的人找到並做了及時的處理並回撤,所有的選手都坐上接駁車,都在回終點的路上。此刻,我才長呼了一口氣,扭過頭去,已然淚流滿面 ......



編後-大自然用她的方式與我們互動

直至賽事結束,本次救援隊的勇士們共安排了 20餘次的救援行動,成功救援轉移運動員 210餘人,其中受傷和失溫人員 10 餘人全部得以及時妥善處理。

 

最後我想用珊瑚的朋友圈來結束這篇並不是賽事總結的總結:

「今年柴古,我是一位在補給站為大家擊鼓吶喊的娘子兵。雖然我嗜好為大家服務,但看到今年柴古的惡劣天氣,心裡反而生出沒參賽的遺憾。其實我就喜歡在惡劣天氣中比賽,雖過程艱辛,但卻是一個難得的發現潛能把自己推向極致的機會。參加越野賽8年,跑了那麼多個比賽,到最後能記住的,就是那幾場突發惡劣天氣的賽事。狂風暴雨是山野的奧秘,如果它能用奧秘來戲弄我們,就代表它正在接受我們並開始主動與我們互動。我們離這個奧秘越近,就越能發現自己。」



最後,向參加2018年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的所有選手致敬!無論你們最後是完賽了還是退賽了還是被完賽了,你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跟大自然相處,向大自然致敬。


你們每一個人,都是英雄,都是好樣的。

2019年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我們再見!


2018 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數據:

  • 報名人名:2035 人
  • 參賽人數:1694 人
  • 完賽人數:1009 人
  • 完賽比例:50K 組 84%、65K 組 76%、100K 組 6%(抵達賽事臨時終止點黃家遼的選手為 81%)


原文出處:離大自然越近,我們越能發現它的奧秘


更多關於越野訊息,歡迎加入野跑筆記粉絲團

*越野賽事 就看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