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極地超馬運動員陳彥博 再戰冰島最艱難賽事─冰與火 250 公里

陳彥博
發表於2018/08/27
4,19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陳彥博選手號碼布為 8 號(圖片來源:陳彥博)


不丹高山賽 200 公里後接連出賽 迎戰冰島火山群多變地形

Fire and Ice Ultra 250 KM 賽事大會表示,這是一場綜合了撒哈拉沙漠沙丘、北極冰川地形、集合歐洲與美洲的河流山谷與草原地貌、冰島特有的火山地理環境,並且因近年數次火山爆發而改變了原有的地表,大大增加賽道的難度。

國際知名摩洛哥極地超馬好手 Mohamad Ahansel 也表示,這場賽道比他曾經五度贏得冠軍的MDS (Marathon des Sables) 大賽難度更高!在 2015 年美國 G2G 超馬賽時,我國極地超馬選手陳彥博與摩洛哥好手 Mohamad 競爭激烈難分軒輊,台灣選手陳彥博最終拉開差距,贏得知名美國大峽谷超馬賽總冠軍,也讓居次的 Mohamad 留下深刻印象,稱讚彥博堅持到底、不畏強敵的運動家精神,也因此結下兩人跨國友誼,互相交流比賽經驗。

陳彥博於兩個月多前甫完成不丹高山 200 公里超馬賽,強忍雙腳後跟血泡破皮,帶著血肉模糊的腳底板跑完高海拔艱難競賽,終取得總冠軍榮耀,也吸引當地媒體主動報導這位來自台灣的超馬選手。陳彥博賽後花了近一個月才讓腳皮完全生成康復,接續著積極加強訓練,為了要順利迎戰這場傳說中超艱難賽事,讓身體和心理都全面備戰。


冰島選手皆聞之色變的賽道 台灣好手陳彥博欲試探自我極限

『我想試試自己的能耐,連經驗老道的摩洛哥選手都大嘆冰島的賽道困難,這場賽事能夠一次挑戰各種地形,還要應付冰島的低氣溫和驟然強風,一定極具挑戰性。』陳彥博於賽前多次前往台灣三千米高山進行訓練,讓自己適應多變的天候和地貌,為難以預料的冰島賽事作好萬全準備。

選手陳彥博將於台灣時間 8 月 27 日傍晚起跑,主辦單位公佈,天氣預報氣候將會開始轉差,第一天,會是零下 8 度,起跑點位於冰島東南方的瓦特納冰原 (Vatnajökull),冰原上有著數個火山,其火山湖是冰川融化移動的主因。

 6 天 250 km 的賽程一路往北方前進,最困難的是第四天長賽程 70 km,必須要橫越兩條冰河流,也是賽事多變化地形非常困難的考驗。

讓各國選手們都著實擔心多變的天氣增加賽事難度,紛紛再度檢視自我裝備是否能安然度過六天的極限競賽,隨著比賽路線移動,選手們將深入北極圈,日光時間會非常地長,入夜後休息必須忍受帳棚外的日照依舊,無法適應的選手可能難以入眠,種種環境因素考驗著選手競賽應變的能力,極端的地形與氣象正是這次冰島超馬賽最艱難之處。

 

險峻賽道(圖片來源:大會提供)


Fire and Ice Ultra 250KM 賽事規則

冰島極地超馬 250 公里六日分站賽,賽道地形非常多變,從火山塵土沙漠、蒸氣火山漿到山丘峽谷、湖泊與河流、草原及岩石地表…等各種地形,每位選手必須自行背負睡墊睡袋、六日食物以及個人急救用等相當沉重的裝備,賽道上需依照大會標記行進,自行尋找路線,這六天賽事中每天選手都將紮營在火山週邊過夜,賽程以第四站尤其艱難,必須一口氣完成 70.1 公里的長距離競賽,且整個賽事期間必須涉過許多條冰冷河流,選手無法更換競賽服裝和跑鞋,這六天賽事只能就著濕掉的跑鞋和襪子繼續比賽,在低溫強風的環境下,更增加失溫的風險,因故大會的強制裝備清單中,將檢查選手每日必須吃下的食物熱量,必須達到安全標準,並強制背選手背負多項個人醫療備品在身上,時時為競賽時潛在的危險作好安全措施。


選手必須橫渡多條冰冷河流(圖片來源:大會提供)


每日賽程如下:

8/27〈一〉Stage 1  36.6 km                                                            

8/28〈二〉Stage 2  42.6 km

8/29〈三〉Stage 3  42.8 km

8/30〈四〉Stage 4  70.1 km

8/31〈五〉Stage 5  38.9 km

9/01〈六〉Stage 6  19 km



 冰島 ICE LAND(冰島語:Ísland)小資料 

地理:北大西洋中的島國,位於北大西洋和北冰洋的交匯處,通常被視為北歐五國之一

面積:10.3萬平方公里

水域率:2.7%            

語言:冰島語

時差:格林威治平時(GMT)        

氣候:地處高緯,南部屬於溫帶海洋性氣候,北部屬於苔原氣候。

人口:35萬人

地形:冰島地處大西洋中洋脊上,是一個多火山、地質活動頻繁的國家。

      內陸主要是平原地貌,境內多分布沙質地、冷卻的熔岩平原和冰川。 




*焦點人物 就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