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3 手摔壞了, 我還有腳 - 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訓練週記 3/27- 4/9

發表於2017/04/21
36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哈囉~ 大家好我是紋瑄, 跑齡1年 參加過4場半馬, 3場標鐵, 心願是能在海外完成第一場全程42K的馬拉松, 目前正在為我的海外初馬做訓練, 寫網誌是想抒發情緒 記錄心情 :)

    偷懶了那麼久, 好不容易振作起來了, 我卻在這個時候把手給摔傷了。在手受傷前W1 W2 的課表我都扎扎實實的全跑完了, 跟黑黑帥帥的學長沿河提+美術館完成了W2的大魔王長達21公里的訓練@@ 跑完你知道那個感覺嗎? Like 21 km ain't no nothing! 好像21公里不是什麼東西一樣, 以前我參加半馬是要跑不跑扭扭捏捏的那種, 很希望睡過頭還是突然有事就可以不用去了XD 沒想到現在腿一跋, 隨便跑跑就21公里了, 而且跑完似乎也沒什麼成就感@@ 所以這樣算是好事嗎?

*最近都不用報比賽, 隨便跑跑就半馬XD

    我的訓練一直都進行得很順利, 直到清明兒童節連假, 想說偷個閒跟一個車友小弟弟騎公路車去屏東吃吃喝喝, 一個來回不到100K的休閒騎路線放鬆一下~ 我們吃了萬巒豬腳, 潮州燒冷冰, 紅色的炒粿仔, 還有法式料理, 熱量整個就輸入>>>輸出呀呀呀~~~

*公路車買了以為騎了會變瘦, 結果越騎越胖QQ


*哈哈~ 帥嗎? 大家是不是長姿勢了呢??

    回程88快速道路下面一路有陰影的遮蔽, 我覺得很幸福都不用曬到太陽, 一路還有鮮甜的小鮮肉可以幫我破風, 但突然在一個路口鮮肉忽然減速 (事後他告訴我因為他在那個路口出過車禍, 回憶往事不自覺就按了煞車, 結果現在這兒也成了我出車禍的路口了... ) 我無法記得過程, 我只知道我前輪擦上他的後輪偏擺了幾秒, 等到我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 我人已經在地上了 - 人車分離。

    好痛, 小鮮肉把車丟下急切的問我有沒有怎樣---- I really don't know --- 他問我要不要坐到旁邊人行道上休息怕會有車過來, 我也很想離開馬路中央但我真的站不起來, 我雙腿是軟的, 我跟他說我需要坐在地上一會兒, 因為我全身使不出力...

    我沒有掉眼淚, 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而且怎麼可以在小弟弟面前哭呢@@ 我休息了一會兒檢查了一下身上多處的擦傷, 雖然有留點血但似乎都不嚴重, 只是摔倒而已我認為我可以騎回高雄, 不過隱隱作痛的左手臂確實讓我有點擔心... 回到高雄第一件事就是去照 X-ray 醫生說我沒傷到骨頭, 但摔下去的時候左手吸收了所有的衝擊, 手腕和手肘韌帶拉傷了。

    ''那醫師我還能跑步嗎? 我計畫一兩年了, 今年7月要去澳洲跑全馬QQ''  ''Mmm.. 騎車跟游泳可能就先暫緩, 跑步擺臂是輔助, 如果妳不痛了可以去跑的'' --- 太好了

    我是一名心臟科的醫檢師, 當天晚上我一如往常的到醫院去上班, 病人看到我背著吊帶都能體諒我動作稍慢一點, 同事們也心疼我問我怎麼不請假, 都表示願意替我值班 ''哈哈只是摔了一跤沒那麼嚴重啦~ 我可以的^.<'' 其實我手無法伸屈也無法扭轉, 一觸動到就疼痛無比, 顆顆... 我的堅強也到這理而已了... 下班一打卡我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QQ 乾好痛哦! 現在終於可以哭了TAT

    冰敷了一天, 熬過了深夜的發炎跟水腫, 隔天我依然去醫院上班, 幫病人做檢查的時候我盡量不要動到我的左手, 病人看到我手懸在吊帶裡, 知道我手受傷還很體貼關心我, 後來快下班的時候我把吊帶拿了下來放入包包裡, 這時候居然有一位剛進來的病人問我 "醫檢師怎麼了? 妳是不是還沒有吃晚飯呢? 真辛苦" 因為他沒看到吊帶他不知道我受傷了, 他一定是看到我有氣無力的樣子以為我是忙到沒時間吃晚餐, 我才知道... 不需要照鏡子, 我懂了, 原來現在的我, 看起來是如此的憔悴... 真是糟透了!!!!

///嗚嗚... 我好沮喪喔///

*我連自己綁頭髮的能力都沒了, 蓬頭垢面了多日

    再3個月就要出國跑馬了, 這時候受傷真的不是一個選項, 所有的訓練頓時停擺。這個月我的精神狀態從激進狂熱的練跑 --> 剛受傷的故作堅強 --> 到現在我像個被擊倒的人 (sigh...) 我周末還有一個21公里的螢光夜跑耶怎麼辦, 我手臂能擺動嗎? 兩週後2000m的國際海泳嘉年華呢? --- 這是我今年的第一場海泳比賽, 去年在澎湖6公里菁英組拿下女總二後, 我便磨拳擦掌期盼今年的長泳競賽... 但我現在這樣的手 無法伸直, 無法旋轉, 更別想能抓水了... QQ 

    然後我想起了一張我從前看到的一張相片 --- 我的鄰居一個南非人他有三個女兒, 美麗的混血寶寶, 三個小女孩都是蓮潭的滑水高手。 最小的叫做 Kioni 有次她手骨折了, 但她照樣玩耍, 那是一張她包著石膏溜滑板的照片, 好像受傷對她來說絲毫不是什麼阻礙。為什麼這個看上去還沒念小學的小女孩可以這麼堅強? 我不行嗎?! 我怎麼可以讓自己沮喪成這副德性呢??? 我甚至還有取消澳洲馬的念頭...

*小 Kioni 打著石膏溜滑板 like this ain't no nothing

(照片由父親 Mark Bowman 提供, 經過他的同意張貼)


*渾身是傷, 沒有一隻手腳是完好的, 好想摳阿~~ 癢死我了

    痛也痛了, 腫也腫了, 裝也裝了, 哭也哭了... 星期六早上我一樣是到醫院上班, 下班後我把我的手給纏好, 這是摔傷的第三天, 我把手固定起來, 確保除了擺臂之外盡量避免過多的扭轉, 我決定接受挑戰~ 把21K的螢光夜跑跑完。

    雖然左手擺臂有些僵硬, 平衡比平常困難, 我終究還是全然無恙的完成了這場 21公里的PUMA螢光夜跑, 我想如果今天我能負傷把21K跑完, 那後面的訓練都不成問題了。這場半馬對我來說有很大的象徵意義, 我很高興我沒有選擇棄賽 --- 獲得獎牌的那刻, 創傷後的憂鬱的烏雲也都煙消雲散了!! 我還能跑耶~ 我還能跑耶~ 阿瑄一路跑下去吧

///手摔壞了, 我還有腳///

*PUMA螢光夜跑21K負傷完賽 猛得不要不要的~  

加油! 我才沒有被擊倒呢!

(haha 這張照片有點醜 但我覺得很棒^^)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