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霞郊遊趣]_輕旅漫遊馬拉松之東北角山海戀(2)

發表於2017/10/06
40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莊永信  拍攝

由猴硐火車站前的柴寮路起跑,一群95%過半百壯年,乘著9月清晨的涼風,和火車軌道並行而跑。

莊永信  拍攝

小小的奔跑加上笑語寒暄,尤其看到帥永信的攝影Pose一現,笑顏不自覺地綻放如花。感謝永信專程前來當在地導遊,沿途解說並精準的抓住每個人的神采。

莊永信  拍攝

聊天真快樂,說要跑「三個磅空」(三個隧道),怎麼興奮到只記得跑2個?

林明德   拍攝

成員各具特色,72歲的林爸是精神領袖。跑3公里的平地暖身,隨即在蛇仔形路的圓山福德宮轉進佛慈禪寺,望著林爸穩健地上陡坡,在後頭慢慢龜的我甚覺羞赧,林爸開始跑步年資和我一樣,4年,我能走跑到何時?

吳逸駿  拍攝

4.5K,莊嚴的佛慈禪寺是第一折返點,可瀏覽群山四時、蒐尋海面風華;身放於斯,清涼自得。謝謝逸駿為了湊足一隻馬拉松,硬把我們拉上來…..我曾經迷路為看花,今日閒來觀自在。

畫完3K的上下坡,家樑請喝豆漿,43-6=37,啟動37K的肌力儲存計畫。

蛇仔形路-三爪仔坑路-明峰橋­-瑞芳車站(7.5K),雲雀語音導航提醒「請記得補給一下喔~」,什咪!? 又要吃?

留言風拉我們回頭去吃當地有名的米苔目,能吃,是超馬精神,很久沒吃到在來米製的手工米苔目,咀嚼此一冰品,兒時農忙後消暑的喜悅,甜滋滋地浮上心頭。謝謝永信請吃米苔目。

跑進瑞芳車站後站的瑞芳街,看到古厝和老商行,彷彿時光倒轉,我們魚貫而入,猶如當年的商賈熙攘其間。

岳王路左轉接北36,又是一段陡上坡,左側山壁一路庇蔭,風兒輕輕吹,走跑都舒服。

「潛龍在淵」大石壁,吸引大夥的目光,跑馬令人分泌腦內啡,不問意寓,見偉岸山壁,紛以「飛龍在天」英姿讚嘆。

端詳石壁題字人「李建興」於「辛丑第一年」,好奇李建興何許人也?如此題字必有原因,查閱史載1940年的「瑞芳事件」,有人誣告地方仕紳李建興與重慶國民政府有所聯繫,日本以通謀祖國罪嫌將其繫獄。1945年獲釋後經營煤礦業,並出任瑞芳鎮鎮長。辛丑第一年,1960年,李建興仍思「潛龍在淵」,是甚麼樣的心境?

林明德   拍攝

跟著走就對啦~不知不覺又被拐進碧峰岩步道,走在人煙罕至的石階步道上,驚瞥老鷹低空翱翔、和一座廢棄碉堡見面,算奇遇吧!


站在步道最高點的碧峰涼亭(第二折返點,10K),面對浩瀚太平洋,黃瑞祥博士開講員山子分洪工程與基隆河、太平洋命脈相依的故事,黃博士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是我們隨身的百科全書。

帶著滿腦的知性,折回北36道,不是順著瑞濱方向走,而是再度折返瑞芳老街吃「保雲芋圓」,吼~吃喝玩樂無盡期,代價就是多走一些里程。

王玉瑞教授,芋圓吃到撐,見他在瑞芳老街轉往102線道、瑞基公路時,就駝著身子慢跑, 4公里多長路,側腹痛到臉都皺了,真是辛苦。

捫心自問,有那麼餓嗎?有那麼愛吃嗎?無非是藉由和損友們一起放肆,滿足心靈深處的赤子之情,看!年紀一大把,捧碗芋圓、舔一支枝仔冰都能開懷大笑,瞇眼看這群「樂以忘憂」的朋友,哈哈哈,真的是「不知老之將至」。

吞冰,吞到只能散步往基隆海科館的容軒園區(昔日北火電廠的員工宿舍區)走,經過八斗子國小、穿過綠色隧道、循階走上陡升的磨石階梯,老榕垂髫、喬木遮蔭、海風輕甜,走、走,我們一起到容軒亭暸望海邊。

莊永信  拍攝

16.7K容軒亭,是圓型觀景平台,可展望八斗子、碧砂漁港、和平島…長里漁港…基隆山、九份…深澳海岸線…用跳拍來禮讚這片360度的美景吧!

羅中明  拍攝

19K,碧砂漁港,飛奔2公里的滾燙公路至此,幻覺會先吃完海產大餐再上路,竟然以上廁所、喝石花凍飲記敘到此一遊。認命吧,來去八斗子的望幽谷忘憂、觀浪、賞海蝕地形。

羅中明  拍攝

經過八斗子漁港,除了聞聞海腥味,怎麼樣都要跑去和停泊的漁船打招呼。

莊永信  拍攝

21.5K,站在望幽谷的海稜線看海,一波波白浪飛颺起少年舊事,海風依然載著夢想一路迴旋。面對昔日的海岸,山在,海在,我在,還要怎樣更好的歲月?記得有句話「停留是剎那,轉身是天涯」,這群過半百壯年只能再度留影致逝去的青春。

莊永信  拍攝

邱寶偉來電,在海科館等我們去吃含卵小卷,感謝寶偉犧牲小我在碧砂漁港等著買小卷滿足我們的味蕾, Q彈爆卵的季節小卷,咬一口足以齒頰留香。再度啟程時,國家地理雜誌的特報員(莊永信)也速傳照片上雜誌封面,哈哈哈~開心!

再度回到濱海公路上,我們要去深澳漁港吃更多的含卵小卷,還要去旅遊勝景「象鼻岩」。

途經建基煤礦,帶著說故事方式和地質系王教授傾洩年少心底的創傷,唉!歲月像河流,一路湍流,有和苦痛掙扎、也有輕快暢流,或不幸於半路乾涸消沒、或幸運如我直至被大海包容。陽光下曝曬陳年往事,真的頗具療癒效果。

熱、樂夾雜著,進漁港前的蕃仔澳路,小吃店屋頂的溫度計發燒到43∘C,還好頭殼沒燒壞,還能辨識海的那一邊是美麗的九份山城,九份啊,不管從甚麼角度、甚麼天候看你,你總是迷亂我的遐想呀,愛上妳,無關妳的風華,就只是愛了!

邱寶偉   拍攝

深澳漁港旁側臉的酋長岩,明賢說他是當日顏值最高的男人,哈哈,各憑想像吧!跑到漁港的盡頭,轉個小灣就是海。海,藍藍的海,陽光烤炙過的岩岸,豆腐岩、蜂窩岩、蕈狀岩,以不同的微黃繽紛海的浪漫。

27K,走到象鼻岩,其樣貌酷似一頭巨象矗立於海上。碧海藍天為襯,細長的海蝕穹門,簡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依依不捨地離開海邊,說好要再吃小卷,可是所有小吃攤都客滿,逸駿排隊買小卷外帶之際,隊伍就兵分三路了,永信要回家準備婚事,村棋、阿樑要跑快一點回家,明德父子和明賢先往前跑,我們後面這幾隻就不離不棄跟著逸駿吃小卷、配啤酒(but,我沒有吃喝,我要找廁所…)。

午後,海風強、陽光辣,東北角的海蝕地形沿途展開,真希望眼睛有過濾功能,去除眼前醜陋的硬體建設,好懷念40幾年前幸會瑞濱海灘的悸動,如今綺夢已隨消失的海岸,萬劫不復了。

30公里,右轉濱二路,轉進北35線(海濱-九份,九濱公路,全長3.829公里),前進九份。

陡上的九濱公路,林蔭兩旁、車少幽靜,見陳旺大哥很輕鬆地往上跑,我則殿後健走,享受午後的悠閒。走了3K,終於看到我們在濱海公路上仰之彌高、金碧輝煌的青雲殿,再次俯瞰走過的路、再次展望山海,滿滿的確幸填塞心窩,感恩好友相伴,弱女子也能如此遨遊。


34K,來到豎崎路,遊客如織,腳再累也要爬上懷舊石階,昇平戲院、阿妹茶樓、各式文創的古意小店,都是悲情城市力竭保留下來的味道。

邱寶偉  拍攝

停下來吞碗嘔元,是遊九份的必要選項,我們人手一碗阿柑姨芋圓,坐在九份國小門口的大階梯開懷大啖。過了大半生,方悟快樂的來源是精神的豐盛,一群好友、一碗剉冰,悄悄將「那一年我們在九份國小」夾在緬懷歲月的書頁裡。

過了崙仔頂,開始轉進北102的寂寞公路。走著、走著,失蹤的明德、林爸爸、明賢從後方趕過來,歐耶~我們又團圓了。辛苦林爸爸,第一次跟我們健行這麼遠的路,害他趕路趕到腳抽筋,還好他直說今天的風景好美、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