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生命~~如來神掌初82K

發表於2017/10/12
3,405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也才前一天光景,淡水下了一整天的雨,因雨,秋天的氣息彰顯幾分凝重!大地洗刷得特別清新潔淨,雨後淡水,風不停的快速變化詭譎,直到深夜,雨停歇。清晨,來到會場進行檢錄,小小的賢孝公園容納了對於跑步有著功力十足的各大奇門異派跑者俠士。傾刻間,沸騰喧囂的狂熱傲然點燃今天的熱絡賽事,主辦人雅芬姐宣布正式開始。

      跑者眾且沿著鄉道北12跑去,我內心安靜存在的東西,已沒有什麼基準且形式了!在起伏不定的賽道跑著。到盡頭右轉,見到雜貨店老板娘,點個頭示意我繼續前進,來到興華派出所往上,一路陡上爬升蜿蜒的巴拉卡公路,幾抹微雲在我眼前,閒逸而舒暢,煙之輕輕,捲而淡蕩。有著幾秒鐘,我停下腳步,風雖然無蹤跡,但可深究的是跑山路才能如此作態, 幽曠而深遠了!一路上每一步流轉的移動,是晴與陰的交替風景,巴拉卡公路暗藏著逃亡與自我判刑,帶點悲傷的色彩。

      連續轉彎的微小心思與巨大共存,棲身於這條山路,我練習多次它的小步伐及高頻爬升,來到置高點濃霧迷離的二子坪後,喝了幾口水,幾口滾燙的水。霧氣漫漫,氣溫忽降。身處在此刻,彷彿在雲端傳說,如何與雲淡風輕平行,但我只覺得體內狂熱,再來,接著一路從陽金公路下滑,經過八煙聚落,日光探頭的始射,這秋陽也太皎陽似火,我則慢速地完成第一座大拇哥爬升。

      天氣漸熱,火烤煉獄逼近全身冒煙到達第四水站後,小嫻兒遞給我一碗生津沙士解渴後,我便開始爬升將近300M,大約五公里的"三界壇路"。這"三界"是在人間迷妄生變的境界?一.欲界是淫欲,情欲,食欲,色欲之人類基本需求。二.色界是遠離欲界中的淫欲及食欲,眾生皆由化生,三.無色界是沒有物質生活的居住世界。

      我一路盤旋往上邊走(陡的只剩下走)邊思考,我想起了悉達多,為了利益眾生而找尋真理。所有的慾望都脫離時,去尋找一種可以拆解後支撐的強大力量。或者我們可以從跑步過程中學會建立身體健康初衷,以擺脫去除時間限制及完賽制約。原來如來神掌路線隱藏著"三界",無三界可出,無涅槳可入。

      沿著食指弧口處一路順遂往下到底,經過了蓊鬱茂林,枝葉在左側形成涼爽群蔭,涼感一陣一陣由生,蔡醫師緊追在後,我們併肩後開始聊起如來神掌路線是一種沉浸式的吸收,吸著賽道上的人物與情景,收著大器史詩般的人生寓意。跑者的參與任何賽事,最後完成與否,都是和自己生命裡頭別具意義的赫然聳現。

      誰說一定要完賽衝線才有意義?我思考著我在跑步這兩年中,學會了見山看海,用狂熱奔放的體溫/汗水,散著些許香氣/汗臭去溫熱每個移動的步伐,最後會在哪一段爬升紅眶哽咽?跑著跑著,來到十八王公廟後,喝了檸檬山粉圓作為短暫歇息。再跑向台二線五十K轉換處,從山路上一眺望遠方海面,粼粼波光四起,這種感覺,像人啊,你的孤獨和那種快要和世界無法溝通的疏離,是海上的孤船,搖搖晃晃。

      午後,台二線的氣溫,是說好了蓄意高漲再高漲,陽高懸掛在海的那頭,閃爍金光直射在我右臉上,滴滴汗珠從額頭緩緩落到太陽穴,再滑落於頰。我渾身上下摸摸搜搜找不著隨身手帕,險在五十K轉換處時,從轉換袋裡拿條毛巾,便披在頭的兩側,是遮陽也遮暈。

      感悟到目光閃動的遠方目標並不遙遠,淡金公路右側的海及天成了一線,有了快要有相同重疊的藍色色調。跑著經過石門劉家肉粽時,生意總是門庭若市,人潮絡繹不絕來來往往。然而,我是真的吃不下任何固體難消化食物,只總覺得渴,渴得口舌生煙,天空能否來場清涼雨滴,大大澆灌舒緩我的累及熱。我微微蹙起眉頭,繼續趕赴刀山火海的如來神掌路上。我想,"前進是一股強大力量,它不會過隙而過,也不會任憑雲散風聚。

      在食指下緣,中指側邊,迷路迷航,石崩山路接豬槽潭路兩旁滿是堆疊砌成的翠綠梯田,排列不怎麼規則的幾何線條,一探究竟壯闊景緻,我不斷的往上跑去,即使無風的滄桑,烈陽肆虐照耀,快到傍晚的陡峭,前後無人幽靜,剩下渴的我及燙火的路徑。靜心傾聽,也許還可以聽到遠處青山瀑布清涼水聲似箭,一傾渲洩而下潺潺聲音。

      此時,已到六十K處,我感受到雙腳腳掌和襪子接觸,因為過度長距跑步摩擦而產生的厚重濕熱感,這疼痛從小變大,每跑一步便是針刺感而生。愈來愈多,愈來愈密集。從後面而來的月霞姐見狀,心疼並趕緊得把水袋裡的東西全倒在地上,她拿起急救包教我如何處理,由於時間緊迫,於是我請她先行離去,我則坐在路旁,先脫下襪子,刺破血泡,處理一顆又一顆。接著擦藥穿上襪子,再穿鞋。因為血泡遍布的面積太廣,任憑時間無情過去,再來一小步一小步跑走跑走到石花凍補給站。

      幾張大黑網搭成的屋頂,幾張老舊的桌椅,販賣的Q軟養顏的石花凍及香噴噴的大腸包小腸小吃,好心的老板娘說著,可以再續杯喔!不了,我只要一杯即可,其他的留給後面的跑者。入口吞下的是檸檬提味的清涼石花凍,這富有礦物質和微生素的天然飲品。的確減輕我不少疼痛感。雖然豬槽潭路是一路下滑的山路,但我卻覺得跑走的格外痛苦。

      天色漸漸昏野,兩旁樹林偶爾出現生物迅速逃離的悉簌聲,在一個人沒有任何路燈的黑夜北17,透過頭燈照射前方,小心翼翼的挪動每步,腳底的傷口一次次的被擠壓,組織液濕染腳底襪子面積,我只能慢慢拖行前進,並時時仰望北海岸的天空,它漸漸被黑色覆沒,頭上的燈一縷光芒照著前方,用著殘存的體力,緩地走著下坡,此時,靜謐,濃密且深遂。

       明明路線就是一直線往下,然而我是被"誰"引領向右?愈走愈偏離,它噬咬了我的膽大,內心開始慌張,之後來到莫名停業廢棄工廠,幾聲狗兒吠聲吠影,左邊一大片黃土墳地,圓的,方的氣派格局,我的精神更加倦怠微弱,緊張感逐漸蔓延到我的全世界,背脊是又濕又涼。後來聽到流水的聲音,沿著慢速水流聲,終於接回賽道北17。

       超馬賽道就是這麼漆黑寧靜,僅存聽到自己的心跳及呼吸聲,能持續往前,也就沒有任何理由後退了!跑走到快70公里處,已經過了落地簽69K組的時間。腳掌是痛的,身體是疲憊的,臉頰是發燙的,可是,我對超馬賽事的心是溫熱的。雖然當下已經無力到達82K終點,我仍試為練心無懼與寫文美事,成就自己生命部分的驕傲,並且努力完成它。

      一條很清晰的主線,一場用盡力氣去拚搏血汗傷痛的如來神掌賽事。回家後,我開啟電腦,手指頭親觸鍵盤飛快,寫下這個傳遞訊息。我不斷的嘗試,持續練習跑步。靠著雙腳跑遍賽道上曾經遺忘及被遺忘模糊記憶,及去對抗現實生活種種壓力,直到某個人/某些事/某段情感在我的心中,已慢慢看不到任何幽微細節。片刻生命缺少筆觸時正當沉陷,去跑也就會知道了!燃燒著生命,真的可以拉出內在的無限潛能及空間,你真的比任何人,在自己的生命跑道上,跑得更遠!



      PHOTO BY 小葉大師,有詢問雅芬姐姐是否能使用,謝謝!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