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霞郊遊趣]_輕漫旅遊探訪司馬庫斯(1)

發表於2017/12/30
30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2017年12月16日,時值入冬之際,好友吳逸駿、羅中明、陳旺和我,自新竹縣尖石鄉公所展開探訪斯司馬庫之旅,雖然紅葉才紅半未勻,且讓我用筆墨叨絮萌動山林的冬色。

【前進司馬庫斯_小跑7.5K】

20160501我跑了43公里路到這道門,當時心裡很激動

到神秘的部落和巨木群晤面,是我去年跑步到司馬庫斯許下來的願望。

6點就到尖石鄉加油站等加油,天啊,要等到7點。湊巧,尖石鄉公所前有七仙女正集合要跑到宇老,貼心的男士們怕我等1個小時會冷,鼓勵我跟七仙女一起跑。

清晨,竹60道路很恬靜,沿途漸散的山嵐、漸跑漸暖的身子…心情很舒坦,因為,氣象報告降雨機率90%,肯定不準。

過加油站不久後,就是尖石大橋,也是60鄉道的起點,沿途幾乎是順著橋下的那羅溪往上蜿蜒,遇錦屏大橋記得要左轉,叉路口剛好是竹60、61、62交會,往右會迷走到梅花部落,左向的竹60則是往那羅部落。

錦屏大橋有展翅的泰雅勇士、多幅的泰雅族生活的雕塑,初昇的陽光從溪谷上游的山巒漾開,這般的晨跑,真是令人胸臆大敞,幸福填膺。


跑至青蛙石座落的溪床上,憑想像力尋找蛙蹤,嗯,就是想像力,泰雅族祖先真的很會講故事,那青蛙石可是青蛙追捕蚊子未遂,停格成如童話般的傳說。

跑到安可商店,共7.5K,逸駿他們開車過來了,和七仙女相約來日再續。

【前進司馬庫斯篇_沿途景色】

車行到海拔1,450公尺的宇老,一片霧茫茫,賣臭豆腐的店家還未開門,車子下滑至較清朗處,哇~楓樹獻景,此起彼落地揮灑點點橘色調,冬天裡還有不捨離去的秋意,真是夢幻!

過了宇老,屬新竹後山,從田埔下切到秀巒的路上,往左看綠意夾岸的玉峰溪谷,迂迴彎轉,頗有高山深谷、源遠流長的意境。

20161204泰崗溪溯溪之旅


經過秀巒部落,當然要停看控溪吊橋下的潺潺流水,溪水照見去年的景象,我和葉慈及若彤,過吊橋,走過竹子林、小心翼翼挨著佈滿岩層的溪畔、攜手涉過碧藍的溪水,上溯約2公里處的泰崗溪野溪溫泉。

控溪大橋

讓人駐足不忍離去的景象之一,就是去年秀巒村旁的山坡崩走的險象猶存,然而,流水依然傍山勢輕快地向前行,楓葉亦自顧妝染遍繁枝,無法察覺的是滴水穿石和那一點一點流失的土壤,些許悵然。


山林萌動的景象

車行再深入,路況越來越陡,近悅遠來的青山,紛紛捎來楓紅喜訊,紅了,真的紅了,有些山頭熅火待燃,等待羞靨泛紅、等待再冷一點。

我在盤旋轉上泰崗的道路,頻頻俯瞰來時路,蓊鬱的視野裡,曾跑步上來的身影,歷歷在前,是的,我神遊逝去的歲月。

泰崗教堂旁的楓葉好紅

經過竹60 的39K指標後,見一叉路口”往司馬庫斯”,我們暫且繼續前行到泰崗派出所借廁所,逸駿他們到泰崗教堂旁的楓樹拍照,那紅豔的楓色好不真實啊!

折回至往司馬庫斯的道路,房車”叩~叩~叩”前進,聽得我心裡都糾成一團,這段往司馬庫斯的顛簸路面共16K,大部分的路段高低不平、有些路段支離破碎,除了有一段坍方處有略修,其餘路面和我去年經歷的景象,除了更糟、沒有更好,真是一條令人心碎的道路,疑惑新竹縣政府是否有看顧到這裡的民生。

道路狹窄,不好會車,終於找到可以下車和路邊的楓葉合照

經過司馬庫斯大橋,處處都是乍紅的楓樹,由於道路陡峭又狹窄,不能隨興停車賞楓,只能讚嘆再讚嘆,若用跑步的方式該有多好啊!

急轉、陡上,駛進竹林道、險行坍方泥路,最後再奮力陡上,看到「歡迎光臨上帝的部落」木匾,似看到老友,哈哈哈,去年跑了43公里路至此,當時的心情是”似看見天堂之光”。

【身在司馬庫斯】

司馬庫斯地名之由來,傳說於數百年前,名為 Mangus(馬庫斯)的祖先帶領一群族人到當地開發,故以Smangus命名紀念Mangus。

隱身在雪山山脈的司馬庫斯,曾被稱為「黑色部落」。是最晚(1979年)連結電力的部落、最晚有公路抵達的地方、最偏遠的泰雅族高山部落,若不是1991年發現了巨木群,繼而於1995年開通聯外道路,遺世獨立的美景,吾人可能無緣叩門,想想,在前段16公里凹凸不平的路面的車行,叩、叩、叩,似有禮山朝聖之冥意。

我們從車內走出,溫度10度,冷感襲身,陳旺大哥最勇,依然是排汗短衣短褲。第一位見面的居民是以英、日語引導停車的正雄(Koyun),簡短問候,彼此交換姓名。

一走進村落,當然是先在村口合影。再往健行步道前進,順道巡禮部落,木造民宿各以伯特利(上帝的住所)、恩典、迦南、佳美、喜樂等為名稱,嗯,上帝的部落是與上帝同住的美好處所,我如是解釋。




走著,每一步都令人雀躍。光是對深山部落的既有聯想和眼前所見的景物互為表徵,樹與屋、屋與遠山、轉角的楓紅、小徑路燈、屋旁的菜圃、遍地紅葉等,在我心裡蕩起詩情。

看到「巨木登山口」木刻板指示,眼前山色倚晴空,突轉的好天令人驚訝,我們要去探訪森林了!沿途坡度算緩和,泥地山徑柔軟如毯,以越野跑者的腳力,從海拔1,500到1,600多公尺,緩緩地跑上去會很舒暢,陳旺大哥若不是要當我們的導遊,可以很輕鬆地馳騁上去。

方走入林蔭裡,迎面撲來森林芳郁的氣息,清新的空氣、腐木落葉濃厚的氣味,一呼一吸都是奢侈的享受。密排參天的桂竹林,蒼蒼幽竹、柔柔冬陽,陽光灑落的竹林盡是鮮綠如春,原來春天在四季裡呀!

我們在神秘的森林,跨過一座又一座的小橋,有木造、有竹編,每每經過,都忍不住要俯瞰漴流的清溪。行經「味道溪」,解說牌文字如下:

Gong Sknux,它是早期司馬庫斯族人的天然大冰箱,分享不完的獵物,他們會泡在清涼的溪水中保存著,溪水夾帶著多種獵物的味道,早期冰涼的溪水就是最好的天然冷藏庫,夏天族人會將狩獵的肉品冰鎮於此, 因而溪水會有獵物的味道,故名「味道溪」。


原始的林相裏,處處看的到司馬庫斯居民的用心維護,指示牌、小橋、休息椅凳、涼亭、長椅,廁所等,幾乎都是就地取材。看!那扇全景廁所的窗桓,透映著滿山的景色,還有在聽泉(便斗)區,可和群山對望,趁大解放之時,也同步淨化心靈。


經過碎石斷崖,一邊是崩塌山壁,一邊是溪谷,在僅容一人通行的碎石坡看雲霧翻騰,可要穩住悸動的心,快速且專注通過,安全第一。

走過斷崖,是一大片即將褪去紅葉的緋寒櫻林。每個人品味美、善各有不同,但任誰也難以抗拒數大之美。




愈往深處走,濕潤的空氣環抱,內心愈是充塞走入森林的喜悅和平靜。

開始下雨了,無論如何都要和YaYa Qparung合影

巨木森林,繁密枝幹伸向無窮、虯蟠樹根深入過去,生命的奧妙正在擴張。探數著1號巨木、2號巨木、3號巨木…才數到小6(巨木6的木牌,字跡已裂折成小6),我已被傲天古木震懾,總感覺身覆老青苔的山中精靈,旋天悠游,呵呵~跟著轉呀轉,已想不清7、8、9 在哪裡?

巨木區有9棵巨木,其中最大、樹齡兩千多歲的「大老爺紅檜巨木」(YaYa Qparung),周長為20.5米,為全台第二。泰雅族語”YaYa Qparung”,即”媽媽”的意思,大樹似母親展開雙臂擁抱來到她跟前的仰慕者。

雨水滴瀝~滴瀝~,收起相機,疾步趕路,希望趕在天黑前駛出山路。

來回總共約11公里的路程,腳步再慢一點會更好。


臨走,漫漫楓情交疊萬種冬色,雲霧繚繞更深,紅更紅、黃更黃。濕凍的雙手捧著泡麵,迷眼遼望塔克金溪(泰崗溪)溪谷處,雨霧也漫漫,白牆紅瓦的房舍、教堂恆定,一任山谷的煙雨,隨意翻閱,翻閱”大約在冬季”的圖畫。

秋已走過,黃葉仍勉力在枝頭顫動,和夕光很和諧地呈現亮透的黃,逸駿在崎嶇道路上安穩地慢駛,我在巔巔醉夢中打個小盹,夢裡,原以為生命會枯萎的冬天,染上暮色的黃、橙、紅…,一夢巔醒,已車行在竹60的路上,所有的顏色都已沉入黑夜,我莞爾,因為,那端的深山,紅色因子正萌動整個山林。

【後記】

回想起正雄說司馬庫斯是共生社區,部落以共同經營模式耕種、營生,今天我們一行四個人,趕著天黑下山,除了逸駿買了四罐牛奶,並沒有額外消費,享受一天的好時光,卻匆匆略過對部落應有的尊重,連馬告咖啡也沒嚐到,心裡很過意不去,回家想上官網買小米和乾香菇,但只看到夏季已售罄的水蜜桃。

我景仰部落對生態保育的努力,更尊重其共生模式,我也願意支持一群留守祖先土地、傳承泰雅文化、互愛、互信、互享的人的勞動產物,明年2月份再來訪時,絕不兩手空空回家,並且也會關注水蜜桃的生產。當然,我更期待能有機會多待幾天,多聽、多看這裡豐富和深邃的山林,這部落似乎和我會有密碼連結。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