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行腳

發表於2018/01/07
8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天安門」我並不陌生,我不過是走進自己的想像,而這層想像,從此增添了一層回憶的濾鏡

今天的訓練課程是1小時8分鐘的LSD,在酒店跑步機上訓練,也不是不可以,可難得今天的天氣不錯,乾冷,天晴,零度左右,空氣品質指數還不到30,看得見藍天白雲,所以就決定出門跑。


難得看見北京藍天白雲的天空,於是決定今天就出門跑跑。

上路的時候,沒有很明確目的地,安全的方式就是繞著街廓打轉,總不至於迷路,想喝水、尿尿,甚至吃個東西、鬧個肚子,都可以隨時折回酒店客房。另一個方式就是結合城市的探索,搜尋我腦中的北京印象:胡同、北京清華大學、天壇、天安門、故宮頤和園、鳥巢水立方、奧運村、長城八達嶺,差不多就這樣。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可以是來回,或是單程再搭車回飯店,Google了幾個地點,故宮、天安門大約13公里,稍稍多出目標時間一點,就以此為方向,出發。

剛好前一陣子看了本《跑步穿過中關村》的小說集,特別喜歡其中一篇《西夏》,沒頭沒腦的故事,不合理卻充滿想像,我在中關村跑著,沿途卻沒有一點我熟悉的想像,現實不見得比想像中的「應該」完美,小說搬上螢幕都有可能有失落,何況現場?小說家利用文字創造的想像空間,無限可能,很令人欽羨的超能力啊!


沿途景觀跟想像的感覺不同,想像沒有北京交通大學

天氣很冷,也很乾燥,唯恐脫水,我不敢掉以輕心,倒滿一公升的礦泉水,背著水袋出門,沿途不時補水,離天安門還三公里時,急!還好【民族飯店】如沙漠的綠洲適時出現,解放之後再起步,腳步格外輕盈,不過才慢了下來一回兒,再經過室內室外一熱一冷,北京接近零度C的氣溫變得格外難耐,距離天安門一公里,三步一哨,五步一崗,顯然是接近政經要地了,然後嘎然出現路障:「前方路段活動不開放」,這麼冷的天,這下我可以回酒店了吧?還是問了一下檔路的同志,「天安門今天不開放嗎?」「你從對面過去吧」,喔,改道通行,有點累,速度變慢,身體很冷,但都走到這麼近了,再往前一點看看吧。繞了將近一公里路,安檢站!需要證件吧!沒帶台胞證呢,天意,可以回去了。

「進去要證件吧?」我不知道哪來的心情,禮貌的問檢查哨出口的公安同志。

「要身分證」公安同志冷冷回答。

「可我台灣來的」可以通融嗎?

「那有身分證號的證明都可以」他沒有要趕我走的意思。

「信用卡可以嗎?」(想死了嗎,死老白姓!)

「要能證明你的身分證,信用卡哪裡可以證明你的身分?」(我裝傻一下嗎。)

「那你手機裡有證件的照片嗎?」其實公安同志挺有顧客導向的。

「我得要找找」我說。

「那你找找,跟前面的人說你剛來內地,沒有帶到證件,看她會不會給你過去」公安同志面冷心熱啊!

我翻了手機裡的相簿,有耶,健保卡。


「我台灣來的,這個證件可以嗎?上面有身分證號。」我在安檢口,做好回頭的準備。

「可以,進去。」她看出我冷得發抖,同情我?


意外健保卡這麼好用,其實我現在回去沒關係耶,可是既然安檢同志那麼友善,我好歹進去看看毛主席遺照,況且,我又想上廁所了,天安門廣場附近該有洗手間吧。

這就是六四天安門的現場?果然有些首都的氣勢,廣場上,我明白的感受到,眾人對我投射關注的眼光,應該不是我自我感覺良好,一個緊身衣褲大叔,在一群帽子圍巾包裹擁腫的身影中,格外顯眼,兜售拍照的小販沒一個靠近我,也是啦,生意人通常不會跟神經病推銷。


天空很高,氣溫很低,陽光很烈,我好冷

停下腳步以後,零度的氣溫真不開玩笑的,拍完照,上完廁所,證明到此一遊後,我沒能再研究如何進去故宮,就從天安門西站搭上1號線地鐵,在公主坟站換10號線,在由海淀黃庄站下車,回到中關村,天安門事件,和平落幕。

《跑步穿過中關村》徐則臣的小說,變成我今天的旅程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