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時賽,敘事詩

發表於2018/02/12
1,369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天氣好涼,一日復一日的驟冷,說起來,在寂靜幾聲的黑夜,開始繞著新生公園的圈圈兒,體會體內的心跳節奏,偶爾寒風襲來,冷的聲調高亢,留下給你什麼餘震?有沒有詩書中過火的神魂顛倒? 

      是不是過分的探究時間過去多久,反而更加疲憊與迷茫。計算並追逐著圈數,其實並無所謂的"快速"。是沉着與緩慢的身體帶動,四周風景在人生他途上占據短暫枯燥乏味。沒有任何日照陽光的灑射,也難以稀釋成一種若有若無的感情物質。靜謐的林安泰古厝早已度過蹙然年歲,補綴夜晚太美。

       在內心,以一種高度音頻,迴繞著整座記憶城堡,外界的吵雜及喧嚷大概已進不去心中,因為冷,更緩的繞著一圈又一圈,好像跑步可以帶領到達現實與虛幻的分際。原來一開始跑步出發的軌跡就是最終辛苦回到的起點,悍然不可擋的是初衷的氣燄。隨著時間過去,自問嚅嚅問道,計時賽中的景物如此單調,誓為無畏,就得在枯燥單調中再三去體力試煉,或者做為百K的前哨。

        想法的疊音四起,接著跑了一圈又一圈,寒氣在周圍一閃一波動。跑步一瞬之於一日,狂地尋進踩踏,落下了重量感,腿部底層的爆裂感,是愈來愈沉,體認身體痠痛是通往戰勝每個自己的必經途徑。

        時間到了晨光初乍,情景立現,尋著圈圈兒路徑,進入倒數,疲的肉軀成了頹圮灰暗,彷彿再也無法多跨出任何一步,像被鉛鎚鐵鍊綁住,丟入大海,不斷下沉。在黑暗中寂寥的圈圈兒,繞了整夜這花博新生公園,一圈,兩圈,三圈,無數圈兒,想著瑣細的喃語"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生活上所有世物極動的變化前進,最後卻剩下淡淡幾筆。即使在晨曦明亮,氣溫最低迷。

       你形成了一股強勁風候,梳理著我滿是洋甘菊味道的長髮,在繞圈圈兒賽道上襲動著。人生健康,像極了計時賽,當時間撞擊距離,迸裂燦爛如織花火,有時,也脆得消失殆盡。人一病,所有昏沉的記憶將在灰色地帶慢慢顯影,床邊儀器的數據怎麼意識到老之將至了。那健康時,究竟到過彩色的敘事多重面向沒有?計時賽的時間緩慢的進入倒數。


 照片來源: 超馬協會,如不妥請告知!謝謝

(因不知賽道上的兩位跑者大哥是誰?如不妥,請告知,謝謝)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