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霞郊遊趣】_輕漫旅遊八德大溪人文生態旅遊記

發表於2018/02/22
39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成員:吳逸駿(逸駿)、方錫棋(小方)、王玉瑞(王教授)、Hanson Chen(泰帥)、羅中明(中明)、何惠姬(惠姬) 、盧月霞等七(個)逃(家)人,寒流即將來襲,不躲在家裡還往外跑?

八德印象:

多埤塘,    樓影映埤塘、美景成雙漾;

多稻田,    阡陌織禾田、鷺鷥樂翩翔;

多落雨松,成排又成林、蒼枝鑑天揚;

大溪印象:

多古厝    風華話百年、人文薈流光;

多歷史    殖民到藍綠、拾穗辨昭彰。

【八德印象】

微雨,巡禮八德埤塘生態公園一圈,鬱鬱枝葉遮抵斜雨,寒風不凍,歡喜向前行。

瞥見池塘烏龜慢慢爬行在水生植物間,心底嫣然一笑,我們不正像烏龜般匍匐在蕭索的冬天?或嬉遊、或尋覓,不畏吾生有涯,以有涯隨無涯,愈玩愈有勁。

這次是路平專案,由輕漫旅遊掌門人逸駿和小方聯手策劃,以漫走八德、大溪為主題。然而,跑出生態公園之後,我們就在114縣道附近的巷子跑來跑去,哈,雙腳僕僕的跑馬人,總是很單純地跟著雲雀導航走,埤塘在哪裡?景點在哪裡?

桃園台地曾以埤塘聞名,從清代至日治時期,靠著闢建水圳及埤塘引水蓄水,形成密集的農田水利系統。

跑了一個小時,終於到了某個社區公園,樓影映水,充滿水氣的倒影風情總是誘人入幻象,吾等既明白無須戀念幻影人生,也明白珍惜當下,好景當前,何不放情煙雨?

                                             今日唯一的執著是走跑42K,途中所遇皆隨緣,看看土地重劃後的八德房舍、傍著縣道營生的小舖、曾掀熱潮的小小兵彩繪牆。變遷的農村景觀引發心裡的唏噓,在再向前看的歲月裡,人們總會在無意間搞丟原來的自己。

穿梭在巷弄間,不見綠意,中明說我們好像在水泥叢林裡尋找綠洲。赫見一堵青苔茸生的大牆壁,是綠,但我直覺它是長年見不著日光的陰暗面,王玉瑞教授卻有"微觀環境的生態平衡(Microenvironmental ecology)"的主張,我納悶?!特此提出,希望提供有志之士一點線索。

說好走完三元宮,要到小方家吃補給,順便分派掃帚、抹布,但讚嘆小方的好宅之後,腳底卻不知覺地抹了油,繼續趕行程。

參觀八德鄉的透天厝,讓人好生羨慕,不過,這幾年台灣走透透,旅遊終了,還是回到自己窄仄的小窩最是安心。

經過的落羽松有三大處,一處是我們經過好多水田風光和水圳洗心滌慮後,發現矗立在田埂間、鄉道上的蒼美樹群;最壯觀的是水窪上的落羽松林;還有,石園路上的落羽松大道也令人難忘。

冬日休耕的水田,仍有農人在犁土,有些土地輪種油菜花及波斯菊等植物,白鷺鷥也在一畦又一畦的方塊間飛起又降落。跑在這個多埤塘、水圳潺潺、落羽松影肆漾的田園風光裡,覺得活潑的冬景好愜意。

看!空濛埤塘雨亦奇,奴家攬鏡猶自迷,哈哈哈~

看!松影肆漾水中立,鐵漢雄姿展威儀,哈哈哈~

【大溪印象】

走走、跑跑,轉進素雅的齋明街,齋明寺前"平安無事"四個諾大金字的紅色春聯,是跑了23K的獎勵。

齋明寺,位於大漢溪左側台地員樹林地區。建於清道光年間,為大溪最古老的禪寺,原係食齋人李阿甲私設的佛堂,以禮佛誦經為主,其後信仰者日漸增多,1999年歸台灣法鼓山門下之佛教寺院。該寺的平面風格及廟貌與五股西雲寺頗為相似,有禪寺的風雅安寧之風,與一般建築大有不同,並於2013年獲選內政部「臺灣宗教百景」之一,頗富歷史意涵。(資料來源:維基百科&桃園觀光導覽網)

走進寧靜的齋明寺,泰帥大哥說彷彿置身京都寺廟。


接著,小方西瓜刀一出鞘,帶我們穿越齋明古道到大溪,戰戰兢兢步下略有陡度且帶潮的石階。古道雖短但充滿綠意,原本不在計劃路線裡,因為雨天,這古道在本次路平專案裡予人有小越野的驚喜。

約25公里處,看到巴洛克式的大溪橋浮雕拱門,大夥在雨陣裡向前奔,我腦裡的意象是「乃瞻衡宇,載欣載奔」,雖然有人想的是”冷死了,趕快跑”,也有人想的是大溪老街上的補給。

大溪橋的原建於民國23年,早期是以竹籠與石塊堆疊興建而成的竹木板橋,可說是大溪居民對外聯絡的重要通道,也聯繫了溪東、溪西兩地居民的濃厚情誼。九十年大溪橋改建成為全長330公尺、共13根橋墩的鋼筋混凝土橋。(資料來源:桃園觀光導覽網)。

儘管天光昏黑、風雨飄搖,無論如何都要用冰凍的手穩住手機,喬出與大橋、與王玉瑞教授的合照。我和王教授相識源自2014年的達標愛跑社,在跑步的路上有許多共勉的心路,希望此份鬢染霜白的暮年之誼,老耄可憑圖共話今日。

走上橋上的中正公園,是許多人曾經親子遊的生態景點,除了與臘梅爭豔的粉櫻,還有榕樹、樟樹、楓樹、松樹、茄苳、落羽杉等各種樹種共存共榮。


有人不甘示弱,一定要露出藍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