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霞郊遊趣】_輕旅漫遊前進雪見

發表於2018/04/10
20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旅行的真諦,不是運動,而是帶動你的靈魂,去尋找到生命的春光。~梭羅

【參與人】

吳逸駿、SC Fang(小方)、留言風(留老大)、David IP、Chaoping Chen(兆萍)、盧月霞,共6位。

【前言】

2018年3月18日,清晨6點鐘,我們在苗栗縣泰安鄉的象鼻部落。

一擻寒顫,對眼大安溪對岸山壁,曉霧將歇;二擻甦醒中的部落,家戶探詢我們欲往何處;三抖擻精神,循著部落的氣息,我們要前進雪見,那個海拔1,870公尺,位於雪霸國家公園的雪見遊憩區。沿途欣賞風光,並順路撿拾歷史碎片,是輕旅漫遊活動的設計之一。

全程44公里,爬升1700多公尺,走了11小時56分。走過,留下見聞,方不致枉費辛勞的跋涉。回家搜尋雪霸國家公園網站,翻閱兩份內政部營建署雪霸國家公園受委託之研究報告「雪見地區生態旅遊相關業者之專業輔導及象鼻部落之培力計畫」和「苗栗縣泰安鄉泰雅族頭目制度之研究」,以及雪霸國家公園委託中興大學所做的「雪見地區天然林與人工林樹冠層」研究報告,並瀏覽台灣原住民族資訊資源網,比對走過的路景,略為整理在這篇遊記裡。

活動路線是:象鼻村(經過象鼻部落、永安部落、大安部落)→梅園村(經過煤源部落、象鼻部落)→轉進司馬限林道→二本松解說站→雪見遊憩區。

依台灣省通誌之記載,至光復初期,泰安鄉有16個社,後來演變為現在的17個部落,分布在8個村,我們經過的象鼻村和梅園村,共包含5個部落,象鼻村由南而北,有象鼻、永安及大安3個部落,梅園村有梅園及天狗2個部落。

象鼻村,座落在千兩山東南方,遠望其形,猶如大象之頭部,頭部兩旁稍凸似大象之耳朵,頭前兩旁凹似大象之眼睛,山坡地由此象東南緩緩而下大安溪,狀似大象之鼻子,日據時期稱此地為象鼻。

梅園村,光復後種植大量梅子樹,國民政府取名梅園。

二本松解說站,日據時期在附近設有「二本松駐在所」,駐在所之用途,是監控居住在大安溪畔的泰雅族北勢群原住民部落。該所旁有兩棵松樹,故名二本松,雖然現在駐在所與那兩棵松樹都已不存在,但雪霸國家公園於原處補植兩棵二葉松,並立有二本松解說牌示。

【象鼻Mepuwal部落】

位於大安溪右岸山麓,海約500公尺的溪邊台地。

6:30,走進象鼻部落,第一印象是竹子搭建的泰雅族高腳屋,處處可見象徵著泰雅族「祖靈的眼睛」的菱形圖騰、可愛的山豬雕像,感覺祖靈之眼環顧著祂的族嗣,以及山豬(山豬是獵狗,不能當祭品)對泰雅族的重要性。我們在這小巧的部落,與年長者歡欣寒暄,掀開難忘的一天。

象鼻古道,看到古道兩個字好興奮,在古道舊路的穿梭時光令人忘卻塵囂。其實,象鼻古道全長大約僅3公里,桂竹林沿道茂長,或許現在交通便利,古道已枯枝落葉蕭索一地,細品對岸山勢和大安溪相偎依的畫面,使得悠然入竹林更形愜意,走不到1公里就與象鼻吊橋的起點會合。

象鼻吊橋頭告示牌寫著,是唯一橫跨大安溪流的吊橋,據說是日本人為了破壞當地風水所設計,建造吊橋似在象鼻上打洞穿環,牢牢的拴住部落的一舉一動,藉此控管生性剽悍的泰雅北勢族群。

遼闊寬廣的大安溪河床,只有幾彎窄窄的溪流、幾道挖土機耙過的乾溝痕,這乾涸的砂石河床到底怎麼回事?我訝然。驀地,晨光輕灑、綠色護欄輝映前方同學奔跑的背影,眼裡泛出早年部落小孩在吊橋上奔跑訓練專注力的相片,今昔光陰交錯,陷入旅人的遐思。

【永安mbuanan部落】

位於大安溪左岸,麻必浩溪兩岸的小台地。

過了吊橋,就是大安產業道路,跑跑走走、拈花惹草、認識蔬果、欣賞樹姿,真是美好的早晨!

到了麻必浩溪與大安溪匯流的永安部落,部落入口處也立了「麻必浩部落」名稱,原來,部落舊稱「麻必魯浩」,是以一位頭目之名為社名。台灣光復後更名為「麻必浩」,民國52年麻必浩社遭葛樂莉颱風洪水沖失,居民有感「麻必浩」字意不祥,有麻煩必大之意,於民國54年更名為永安社區,取永順安樂之意。

【大安Maytayax部落】

位於大安溪左岸,馬鞍山北向山麓,海拔約500公尺的台地。


大安部落舊名「努呼路瑪」,有「以竹子為界線」之意,當地原有一處桂竹園,保護下游部落免於洪水侵犯。這個部落有很多高腳屋、有籃球場、有教會,也有柑仔店,郊區行走,遇柑仔店必進,於是, 7點25分進行首發補給,同學說要喝液體麵包,乎搭拉~喝完來去山上打山豬,哈哈哈,看我們如此融入,居民都為我們喝采。

帶著部落居民的祝福,輕踏新橋上有祖靈祝福的圖騰,繼續前往大安溪河堤。

【梅園Maylubung部落】

位於大安溪右岸,盡尾山西南方山麓,海拔約500公尺的台地。

跨越梅象橋,再俯視橋下湍流的溪水,溪水又往下分叉幾個彎彎水道,祈願每一滴都能如願汨流到生命的終點,這終點可能是大海、可能是某村莊的稻田裡、也有可能莫名的蒸發,生命如流水,這奔騰的過程或許是意義人生。

【梅園Maylubung部落】

位於大安溪右岸,盡尾山西南方山麓,海拔約500公尺的台地。

梅園部落,滿園翠染金光,欲詢那群發芽抽葉的樹名,你把桃樹當櫻花、我稱梅樹為桃樹,一陣錯亂嘻笑,藍天下,陽光降臨在幾顆櫻花果之上,嬌紅的、光澤的生命閃閃動人。

經過921震災蹂躪,再度重建的梅園國小,校舍處處可見復興原住民文化的佈置。矗立在校門口的木棉花,神采奕奕地挺向蔚藍的天空,其深色花托尚盛著金黃花瓣,真是美麗!

【天狗B’anux部落】

位於大安溪右岸,盡尾山南方山麓,多緩坡地。

天狗的名稱由來,有很多版本,但根據台灣原住民族資訊資源網,天狗社的泰雅語原為擠目伊,遷徙到梅園村之後,改稱Aru-youher,意為川中島,而部落下方的大安溪河床中,矗立著一座宛如狗頭,大如小山的岩石,天狗之名自此而來。

走進天狗部落,入耳的是小朋友參加主日的朗朗禱誦聲,人口不多的村落有天主教會,也有長老教會,信仰應該是部落樂天生活的依靠之一。

部落的小小孩都出來看我們這群觀光客,嗨~嗨~,好可愛的臉龐恰如樹上的嫩芽,每次部落巡禮看到原住民親切的笑容,都覺得張張都是美麗的容顏。

在柑仔店2繼續補充液體麵包,同學喝啤酒、我喝康貝特,才走9公里,我已睏到體力不支。

此路不通,轉個彎吧!身疲心累,轉個念吧!

過了,就好。過了,才有甘美的回憶。

走到約11公里處,路線中斷,同學紛紛討論下一步,晴空下的我則昏頭昏腦,借用兆萍紀錄:

        We:請問前方道路中斷,行人可以通行嗎?

        當地居民:可以。We:大大方方的向前走

到達時,看到了先前豪雨造成的坍塌,路段整個不見了,電線桿整隻倒下。

        工程人員:旁邊可以走過去,我師傅也是這樣走過去的。

於是,我們決定跨越工程鐵籠,繞過去。

查了災害發生時點,始於2017年7月29日尼莎颱風,這條天狗部落往二本松路段的路基嚴重坍方,約有100公尺的路基被沖刷。

你拉我、他幫忙看落腳處、我小心翼翼,戰戰兢兢通過坍方處,除了成功脫離險境,也撿拾掌門人逸駿掉落在鐵籠裡的手機,同學們都開心無比,村落狗兒們也前來迎接落難英雄,因為交通受阻,牠們應該很久沒見到訪客吧!

接著繼續緩上、陡上,桂竹園、柿子園、橘子園、水蜜桃園等田園風光都在斜坡上展開,橘園紅橙發亮、桃園青果爭出頭,剛翻過土的休耕地也散發出堆肥味,居民的生息全繫在那幾片好陡好陡的坡地上。

【司馬限林道】

曬人的陡坡,一路陡上到海拔 1200 公尺,復加前夜未成眠,我走得恍兮惚兮。

9:54,終於在12公里之後與司馬限林道的13.7公里接軌,右轉繼續環山、蜿轉畫圈、直上,天狗部落一直在我們的腳下,越來越小,部落四周的山景也益發壯闊,不得不讚嘆擁有一雙算勇健的馬腿。

在林道上很開心遇見田馥剛主辦的戀上超馬「北拉德曼-丸田砲台二日賽」跑者,又令我幻想北拉德曼山的巨木群了。

約15公里處,到了海拔1300多公尺的二本松解說站入口處休息,往丸田砲台遺址(丸田砲台的命名是為了紀念日治時期北勢戰役中,在盡尾山南麓殉職的日人警補丸田清。)之步道,來回約1.4公里,聽說進去可以俯瞰大安溪谷壯麗景色,亦可瞻望雪山西稜線的百岳山景,我掂量腳力,堅持過其門而不入,下次再見吧!

在大砲客棧旁休息,吃馬告香腸、茶葉蛋、喝啤酒…樹蔭下好納涼,平躺睡個覺該有多好。望著同學繼續出發的背影,我只好繼續追追追。


漸漸地,雲霧在蜿蜒的杉林路徑裡和陽光爭道,鳥兒啾啾,好美~好美~

時光漫漫,我走得飛快,意識悠悠轉醒。滿山的欒、櫸、櫻、楓,順時綻放、依時凋萎、擇時重生,無羈的靈魂沿著時序、歷經寒暑,尋找旅行的意義…幾抹綠光灑在閒閒的身軀,生得、死得的真性情正大無畏地前進著…明白了,旅行的意義無非是鼓舞自己的心靈,勿錯過生命的美好~至少我現在如是想。

返程,大家陪我再合照一張雪見照

一個人慢慢數著1公里又1公里的里程牌,終於到達司馬限林道23.7K的雪見遊憩區的入口處,肚子好餓餓呀~

【雪霸國家公園_雪見遊憩區】

我們在雪見咖啡館前的木棧台上野餐,終於可以吃David一路掮晃上來的泡麵、兆萍的手做米糕、我家拔拔的滷味…大家都把背包裡的食物掏出來分享,在森林裡看著櫻花、餵飽五臟廟、啜一口1870的咖啡,好幸福呀!

餐後,展開雪見林間的知性之旅。

20180310吳逸駿攝於雪見,直線距離約21公里

逸駿於前一周拍的“聖稜線之雪山主峰”,一定要先存放在本遊記裡。

一路盤旋而上,為的是看遠方的聖稜線。

走至司馬限林道24公里之後,於繞進林間木棧道之前,再流連那令人心動的聖稜線,雪山主峰到雪山北峰之間的稜脊,它們的海拔高度均在3,100公尺以上,腦海開始搜尋聖稜線的地圖,新的願望又萌生了,明知幻影人生,偏迷戀自然之大千。哈哈哈!人生有夢最美,即將進行的自然觀察更是觸媒劑。

雪霸國家公園在樹幹與樹幹之間架設樹冠平台,係高21公尺、長約10公尺多的空中走道,供研究人員進行樹冠層的生態調查,樹冠上有人工鳥巢箱和貼著紅色「滿蝠」的蝙蝠巢箱。

走入國內第一座的「樹冠走道」下,有如置身魔法森林。木荷、杏葉石纅等老樹下孕育好多蕈菇,樹上又有很多動物棲息,雖然無法目視動物蹤跡,但光憑想像蜂、蛙入住,以及棕面鶯築巢,還有在樹冠走道上遠眺壯麗的聖稜線,整個鮮活的畫面無遠弗屆。

【賦歸】

掌門人等我們,等到變化石了

前進雪見的路上,有點費腳力,終於於下午兩點鐘可以快樂地滾下去,一直以為自己滾得很快,沒想到掌門人逸駿的重力加速度滾得比我們快,不愧是掌門人,滾出司馬林限道,他還是耐心等著我們一起返回那個驚險萬分的崩塌段。

看!小方用餅乾餵養的狗狗,護送我們攀上高繞處。

回到天狗部落,和小朋友道別,小朋友說她長大要到台北領獎,嗯,妹妹棒棒…不捨這一日將盡,繼續賴在柑仔店吃喝。

告別天狗部落後,我們取大安溪右岸跑,以為5公里多的路程很快,誰知又來幾個陡上陡下,我早已鐵屁股了呀!誰來救我呀?暮靄中,當我跑上那段最陡的道路,看到逸駿佇立在前方等著,欲淚呀!

最後一公里,在微弱光線的象鼻古道小越野,謝謝同學們繼續照應,才得以平安走出漸黑的竹林,謝天!謝同學!謝謝掌門人領隊、謝謝留老大一路幽默連珠炮(一路都在說小牛媽的八卦)、謝謝David感性陪跑、謝謝小方和兆萍貼心等候,謝謝我的小弱肌,初次完成連日操。                                       

台北大學12小時超馬,也在同一日舉行,問君兩場擇一?我選擇這條走跑將近12小時的長路,而當日是小方的真正皕馬日,他選擇和我們一起。你呢?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