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苦才會回甘

發表於2018/05/19
6,110次點閱
3人收藏
加入收藏

意外的BQ

原是每晚繞中正紀念堂傻跑,只求四、不受傷的大叔甲;後來傻傻加入R2R中正間歇團,在聽說波馬如何、如何偉大!波馬跑者如何之神後,竟受誘惑,動心挑戰。

從此勤訓苦練,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幸運在2017年渣打馬取得BQ。緊接報名、錄取、接受「最強波馬大叔」的加冕,想著將過洋水鍍金,心理一整個舒暢、驕傲、忘我和虛榮!


心裡苦 只是不說

儘管自我感覺良好,仍義無反顧、努力訓練,期能再破PB。但跑完2017年底台北馬後,兩雙腿卻莫名其妙受傷。蒼天呀!「我比別人卡認真、打拼,為什麼我比別人卡歹命?」我安份復健養傷,可是復原之路漫漫,一月底仍不見起色,甚至在夜深幾次心痛難眠,在心急攻心下,開始加九分速食療法,期能達到內外兼持,快速復原之功。

及至三月中繳清團費,面對距波馬只剩一個月的現實,但過慣休跑、九分速的暢意日子後,換來體重狂增,以及龜速撐10K的苦果。

更悲慘的是跑到快往生,還要親切回應廣大群眾:「什麼候出發?打算親幾位衛斯理美妹?要多吃幾隻波士頓龍蝦........」等關切,心情就糾纏在:早知道就不要報名!不跑會不會太可惜?没完賽怎麼辦?純觀光虧很大喔?不跑如何面對自己?跑的軟爛會被笑爆?


                                         七月半鴨

4月11日,集合、團照、搭機抵美、outlet血拼、市區觀光,給他咻過不表。

波士頓真的比臺灣冷很多、很多。主辦單位雖未預期會出現30年不遇的酷寒,但賽前仍熱心不斷發mail,一路下修氣溫,還提醒「天寒地凍,注意保暖」。

不過天冷的問題始終没上我的議程,不是没想過,因為目標已卑微下修到剩「完賽」而已,再包個像棕子跑回終點,豈不更悲!所以前一晚律定「帥帥完賽」的終極底限。

賽日,果然冰風雪雨不絕、賽場積水盈寸;赴休息區前,一路躲風避雨,身體淋濺到半濕,幾經周折,勉強擠進滿是泥濘的休息區,還要學企鵝緊挨個兒相互取暖:低温加濕身,身體不自主發抖,抖出現胸部緊繃、大腿抽筋等失温徴兆,在同行跑友吳國堂神救援後,狀況得到緩解,所以仍樂觀認為只要起跑就沒問題。

波馬是「按時分區、定時開跑」。起跑前在休息區已凍著、抖著,挨到地老天荒。好不容易槍响,旦見群雄破欄奔驣絕塵而出,我因四肢依然僵硬,老早識像閃到邊邊,免得成為被嫌惡或碾壓的活路障;蹭了3k,不但完全沒熱開;5K,在寒風大雨摧殘下,體力更像被惡魔吸吮怠盡,頭、眉、鼻、唇,也逐漸失去知覺。當下毅然決然要「棄賽」!

沒錯!既然都已經跑得像行屍走肉、麻木不仁,不如就挑個風水寶地,再勇敢棄賽吧。

  • 6k,什麼鳥不生蛋、没得躲雨的森林,不想棄屍荒野。
  • 10K,法明漢鎮(Farminghom),怎麼這麼多人,我害羞。
  • 16K,那提克鎮(Natick),真不友善!老對著人喊:軟爛狗狗(runner go go)!
  • 18K,真要命,從那冒出這麼多的大媽,不能丟台灣的臉。

  • 「温柔鄉是英雄塚」

內心戱一路演著....,就在崩潰邊緣時,彷彿聽到傳來賽蓮(Siren)的迷幻歌聲,接著期待已久、一望無際的美眉,瘋狂比劃著唇、臉,嘶吼懇求kiss me的美景直撲而來,太壯觀!太震撼!


面對如此情景,那能置身事外,絕情而去!誰又頂得住「衛斯理別客氣,默默不親大烏龜」的試煉;姑且放膽停步,好不容易用凍僵、顫抖的雙手從腰包捧出預藏的手機時,立馬被成群衛斯理美眉瘋狂比讚,盛誇是real man!然後就忘情、失控在「單數親、雙數不親」、「跳著親」等有的沒的温柔鄉中......。


                                         當然要背國旗

直到那個誰,撞得我原地旋轉360度!撞擊加上衛斯理熱情的補給,凍僵的四肢、短路的腦袋竟開竅。

醒了!反而覺得更冷。一身單衣、短褲早就經不起冰風雪雨的折騰,出了衛斯理,立刻盯著、盤算著,要不要撿滿路被丟棄的潮牌夾克、手套或雨衣來保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拾起、戴上手套或雨衣,感覺開始可以擺脫喪屍跑法,回復正常,或者說是成為丐幫時,內心傲摱的小惡魔立刻指責:「丟臉!丟到國外去了」,然後又像著魔似地,不捨的把撿拾的裝備丟回道上;回到終點前的心思,就只專注尋找禦寒裝備,重復著撿、丟的戲碼,剩下的什麼:牛頓坡、碎心坡、叫隧道等,一整個無感的給他刷過。


後半馬就這樣一路呼隆、無感而過,最後總算還記得在終點前300公尺從加油團手上接國旗,然後上演:身披國旗、蛇行繞場、口呼R.O.C. Taiwan萬歲的大戱,再帥帥的跑到攝影師前留影,波馬完賽!成功!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