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好同學,不只是好夥伴

發表於2018/06/07
33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三章〈步步高升〉

第二節 〈好同學,不只是好夥伴〉


  『登登登。』

  瞬間清醒,看著玲玲上線的時間,我默默數了一分鐘,讓自己不要顯得太心急,但卻又保持對她的關注,接著快速敲下鍵盤。

  『哈囉!』

  看著已發出的訊息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滿手是汗,她什麼時候會回呢?她在忙嗎?她是電腦開機後自動登入的嗎?她在做什……

  『嗨!』

  哈!回頗快的啊!我馬上敲打鍵盤:『晚上好……』接著迅速刪除,什麼晚上好,太白痴,更改輸入:『我們這幾天好多學弟妹來桌球室練習呢!』

  『是喔!』

  『對啊!總算沒有愧對學長了……』

  『怎麼說?』

  『如果沒有招到新人,我們連史學盃可能都沒辦法打呢!』

  『天啊!你們有這麼缺人喔?』

  『應該說是斷層很大啦……』我搖搖頭一邊敲字,像我們大四和大三只剩……

  但還沒打完,玲玲就先回:『所以你的大學生活裡,只有桌球嗎?』

  咦?!

  這是什麼誤會嗎?

  眼見玲玲又繼續傳來的訊息:『每次跟你聊天,都是桌球桌球和桌球,你真的是很熱愛桌球耶!』

  呃……但我們的共同話題貌似只有桌球不是?

  『我喜歡打桌球沒錯啦!但我大學也很充實喔!』

  『是嗎?該不會是宅宅吧!XD』

  哇!馬上被揭穿真相。

  『不不不,這誤會大了,跟大象一樣大,除了桌球以外,我可是很忙的,尤其是加入系學會後,更是忙到翻掉……』手指在鍵盤上飛舞,火速敲打著。

 『什麼大象啦!很忙,怎麼說呢?』我可以隔著電腦想像玲玲笑著敲打大象兩個字的模樣。



  正所謂加入好的學會讓你欲仙欲死,加入爛的學會搞得整個系生不如死。

  一個正常運作的學會其實並沒有太多事,只要顧好往常的例行活動,並且不要把活動辦得太糟糕,基本上就算合格了。

  但如果你碰上一群熱情參加系上活動的幹部,還有無法滿足於及格的會長或副會長,那麼這一年的生活肯定會充滿著開不完的會議,忙不完的事情,辦不完的活動,以及做不完的海報。

  至於爛的學會,唉……除了亂搞一通,會費亂花外,甚至還有幹部會捲款潛逃,留下一屁股債與爛帳要全系來擦,弄到最後整個系都烏煙瘴氣,讓外人看笑話。

  而我加入的學會,目前看起來是一群想把學會搞好的團隊,會長當初再三懇求我加入學會幫忙,最後我磨不過他的三催四請,只好擔任聯繫各系隊的體育長。

  但偏偏這個想把每場活動都辦得有聲有色的學會,人手卻不怎麼足夠,所以很多事情都要幹部自己來。

  加上我這個體育長只有碰到盃賽才會比較忙,在他們眼中,平常的我就跟無所事事的閒置角色一樣,急需被分配任務,所以各個活動的籌辦都會讓我額外分擔多一點事情,像是場務的雜事或器材租借等等。

  所以說,在暑假還沒結束之前,我就已經忙的東倒西歪。

  真的不誇張,一點都不。

  像是之前,約莫是開學前一個多月吧…...我們在咖啡店開完會,準備回家,卻突然被臨時動議給打亂所有行程。


  「我們是不是忘了什麼啊?」副會長戴著黑框眼鏡,在大家準備離席的時候,突然發問。

  「什麼?」所有人停止動作,好奇的望向副會長。

  「我們是不是都沒有人去場勘過?」副會長銘偉擅長通盤規劃,各場活動他都會在腦中沙盤推演過,講好聽一點叫深思熟慮,說難聽點就是杞人憂天想太多。

  「如果場地不如我們預期怎辦?場勘這件事應該是最基本的吧。」

  「有道裡。」「還有點時間,如果不適合就趕緊換場地……」「我著手準備幾個備案場地好了。」

  隨著大家又展開議題,眾人也把包包放下,準備下一輪的討論。

  「我說,既然大家都在,車又夠……」活動長孟儒超嗨的說:「不如現在大家一起過去場勘啊!」

  「什麼?!別亂啦……」「現在都幾點了?」「其實搞不好可以喔……」「我們有幾台車啊?」


  四台機車,八個人,剛剛好。


  「這樣會不會太衝動了一點...…」我有點愕然的說:「更何況,有必要我們所有人都去場勘嗎?」

  「好像沒文書、資訊、總務的事情。」文書長點頭附和我。

  「不管啦!是不是一個team啊?!」孟儒繼續起鬨。

  「會長怎麼說?」美宣長轉頭問坐在一旁跟總務長竊竊私語的禹偉霆會長。

  「嗯……」偉霆環視所有人,停頓一兩秒,並對我點點頭後,露出大大的笑容說:「年輕最大的本錢是什麼?」

  「啊?」我張大嘴巴。

  「時間啦!」「青春吧!」「敢衝!」各種答案喧鬧於咖啡店裡,好險暑假期間店裡只有我們這一組客人,不然鐵定被店員趕。

  「沒錯,沒錯。」偉霆站起身揮手說:「而青春就是要用來浪費的!」

  「個頭啦!」我張嘴抗議。

  但我的反駁瞬間淹沒在起鬨的喧鬧中。

  「走吧!」偉霆朝店外走,並對我招手說:「我們大學生要錢沒有,要時間最多,走吧!一起揮霍大把的青春年華!」

  「揮你個大頭鬼啊!」我在腦中無聲的吶喊,看著魚貫而出的幹部們,繼續在腦海中嘶喊:「是金山青年中心耶!又不是隔壁的小七,這樣直接出發真的可以嗎?!」

  聽著機車引擎發動的聲響,我默默的嘆了口氣,只好跟著走出咖啡店,而大家竟然已經迅速分配好車位,只剩下要給我載的美宣長嘉瑜,默默的站在我機車旁,看到我出來後,還對我抱歉似的眨眨眼睛。

  當一群人眼巴巴的用小貓式表情望著你時,實在沒有幾個人可以狠下心拒絕的,所以…...


  那天,當我拖著筋疲力盡的身體回到淡水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好啦,十點多對於夜貓習慣的大學生而言,好像沒有太晚。而且我們還把場地平面圖、活動流程、道具器材等,全都順過一遍,所以也算是收穫滿滿,最後就剩下分頭執行了。

  所以說啊…...在開學前除了系桌的招生外,我一直都在忙著學會的事情。

  在那次的衝動之旅後,大家開始準備各自負責的項目,而我也忙著處理場務器材的東西,像是音響啊,地燈啊那些我們買不起的設備,全都可以跟學校借,不過要先填表申請,請助教蓋章,而助教蓋章前還要看企畫書,所以我們還要先下載列印企劃書格式,開會討論內容……

  跑這些流程也很麻煩,人家下課不是在打屁聊天就是在做自己的事情,而我們卻要在校園裡跑來跑去,先去系辦,再去學務處,然後再去搬器材,最後回系上。

  這些當然不可能一節下課就通通搞定,加上拜前七後五所賜,有時下課我們得趕去另外一間大樓上課,因此耗了好幾天才總算完成。

  不過倒有些人樂此不疲,而我說的就是副會長銘偉。

  基本上,一個學會,有一個人發號司令就可以了,所以副會長就跟副總統一樣,很閒。

  我原先還以為銘偉就跟所有團體裡會有的那種智謀角色一樣,帶著無框眼鏡,有著高超的智商,平時默默不語,偶有發言往往一語中的,屬於高智商眼鏡書生的那種人。

  但我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有次我們一起去借器材,在回系上的途中,經過海報大道,不知道他是被某張宣傳還是被某段文字打到,竟然劈頭問我是不是同性戀……


  「不是。」我肯定的搖頭,再次強調:「真的不是。」

  「這樣啊…...」銘偉一副有點可惜的模樣。

  「那你說為什麼我們還要讀讀錢穆的《國史大綱》?」

  這跟剛剛那個話題有任何關連性嗎?!就算你突然覺得很尷尬要移轉話題,也轉得太硬了吧!

  「因為那是經典啊...…」雖然如此,我還是回答他了。

  「多久以前寫的東西,都沒有新一點經典嗎?」銘偉搖頭。

  「呃…...」我想了想後說:「許倬雲?」

  「那是文化史。」銘偉推推眼鏡。

  「那…...傅樂成寫的那本?」

  「一樣老。」「台大甘教授那本?」「也沒多新...…」

  「好吧…...」我舉雙手投降:「我們一代不如一代,後繼無人,寫不出超越古人的作品。」

  「嗯...…」銘偉不可置否的沉默,正當我以為他要同意我時,他卻猛然開口:「那我來寫好了!」

  「啥?!」

  「我來寫中國通史啊!」

  「啊?!」

  「哈哈哈!這個重責大任就交給我了。」銘偉豪氣萬丈的拍胸,然後又想到什麼似的猛拍我的肩膀。

  「唉呀,痛痛痛...…」

  「我寫中通,你寫西洋好了!」銘偉笑道。

  「發神經啊!」「什麼?!剛好一人一本啊!」「我幹嗎寫西洋通史啊?!」「總不能讓大家一直讀王曾才的《世界通史》啊!」「人家寫得好啊!」

  銘偉伸出食指,搖了搖後說:「前浪已死,後浪要往前推啊!」

  「你講話可以經過大腦嗎?」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窩窩喔歐……」銘偉詫異的舉起雙手在胸迅速擺動,驚慌地說:「我講話可都是先經過舌頭呢。」

  「唉…...」

  這就是銘偉。



  『聽起來是一位很好笑的人耶…...』電話那頭傳來玲玲的輕笑聲。

  不知道什麼時候,聊著聊著,我就打電話過去了。不曉得什麼時候,講著講著,就已經深夜了。

  『所以結論就是,我大學生活應該算是精彩吧!』我也跟著笑道。

  『不,你只是忙而已。』玲玲正經的反駁,突然又笑著補上一句:『瞎忙。』

  『哈哈哈哈...…這麼慘啊...…』我抓著頭苦笑著。

  『好啦…...』玲玲打了個哈欠說:『我想睡了。』

  『喔喔喔!』我看了看時鐘,一點半,確實很晚了,於是我趕緊說:『那不打擾妳休息了,晚安。』

  『嗯嗯...…晚安。』

  呼…...

  放下手機,準備掛斷。

  自從上次北歷盃拿到玲玲的 MSN 帳號後,就開啟了我們頻繁聊天的生活,尤其是開學後,更幾乎是天天聊,有時候也會像這樣,不知不覺就講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

  雖然每次看到電話費帳單都有點頭暈,但起碼,最近做夢都很甜。

  『沙沙...…』尚未掛斷的手機傳來微弱的聲響。

  『什麼?什麼?』我趕緊又放到耳旁。

  『……』在我以為自己幻聽的時候,玲玲微弱的聲音響起:『謝謝你總在我失落的時候讓我笑得跟智障一樣,謝謝你,晚安。』

  在我來不及說任何一個字前,電話就掛了。

  「所以說...…」我對著嘟嘟嘟的手機,默默說:「...…這是什麼要脫離單身的前奏嗎?」

  「不,醒醒吧!你只是一個可以讓她開心的工具人。」小強突然冒出一句。

  「靠!嚇屎人了!」我驚慌的退後好幾步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在你一臉發春的看著手機的時候。」小強把包包丟在床上,轉身走進廁所。

  接著突然又探頭出來說:「你該不會還是處男吧?」

  「吵死了!」我大吼。



目錄章節

第三章 第三節〈好朋友,不只是好朋友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