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好朋友,不只是好朋友

發表於2018/06/08
78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三章〈步步高升〉

第三節 〈好朋友,不只是好朋友〉


  迎新宿營。

  仔細算起來,大一作為新生參加學長姐們辦的迎新宿營,大二換自己當宿迎的小隊輔帶領一票新生,而現在大三,跟學會的夥伴們一起籌辦宿迎,這個活動在不知不覺間,竟然也已經要參加第三次了。

  前兩次都是當天才坐遊覽車出發,不過今年可是前一天就先到金山青年中心準備,從入宿、運送器材到場佈,都是不小的功夫。

  中午就出發,含我在內,共四個人,剛好一台車,載著滿車的道具和器材,浩浩蕩蕩的走著海岸線,一路殺到金山青年中心。

  車程不算太長,副會長銘偉開著家裡借來的車,我坐在副駕指路,後頭坐著總務雯雯和美宣嘉瑜,看著她們上車暢談八卦,嘰嘰喳喳聊天配點心零食,吃飽喝足倒頭就睡的模樣。

  實在…...

  有夠像出來郊遊的。

  「咦?」銘偉轉頭問我:「不是嗎?」

  「是個頭啦!」我指著路口,往右揮手:「右轉啦!右轉!我們是先去場佈、Check in和準備道具的。」

  「啊…...」銘偉竟然給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突然覺得很頭痛。

  「應該很快就可以搞定了吧!」銘偉轉動方向盤。

  「光是兩百顆水球就不曉得要裝到民國幾年了。」我擔憂的說。

  「兩百顆!」銘偉張大的嘴巴可以塞進一顆水球。

  「靠!」如果不是因為他在開車,不然我一定會給他一拳,但言語攻擊倒是可以:「你不是深謀遠慮的副會長嗎?場佈要做什麼昨天開會不是早就都講過了?!」

  「窩窩喔歐…...」銘偉猛搖頭解釋:「我在開車,無法一心二用,昨天講什麼現在通通想不起來。」

  「你媽啦!」

  「她在家…...」

  唉…...

  好不容易在抵達目的地後,我還是忍不住灌了銘偉好幾拳,接著我們才去櫃台 Check in,簡單休憩一下,馬上就準備場佈。

  先從會場開始,嘉瑜和雯雯負責四週的牆柱美化,我和銘偉則搞定高掛的橫幅布條與大型背景。接著是投影設備的測試與音響檢測,在一切都搞定後,我們就一邊吃著便當一邊開始裝水球。

  老實說,第一晚的晚會,新生難免還有點隔閡與陌生,不敢放開來跳舞,第二天的大地遊戲是小組的競賽,中午烤肉也是,只有最後的水球大戰才是我覺得宿營最好玩的時候。

  儘管參加過兩次,但我還是滿心期待著用水球砸爆會長偉霆和副會長銘偉的模樣,讓這兩位歷史系「偉」人,了解我平常的累積的怒火有多滔天。

  「你怎麼一邊裝水球一邊傻笑啊?」嘉瑜不解的眨眼。

  「沒事沒事...…」我心虛的把水球丟進水桶,趕緊又裝下一顆。

  「肯定是在發春。」銘偉一副我最懂你的模樣。

  「屁股啦!」我差點把水球捏爆。


  這樣嘻嘻鬧鬧,邊忙邊鬥嘴,在裝滿兩大桶的水球後,我們才各自回房入睡,對於平日早睡早起的我來說,才剛碰到枕頭就直接昏沉睡死。

  意識斷線前,腦中浮現的是明天早上,在新生來之前,我們要把剩下的水球裝完,其他幹部也跟新生一起抵達後,就要開始佈置夜遊的場地和機關。

  除此之外,活動開始後,有的人要負責攝影、有的要準備器材道具、有的要準備後天的大地遊戲關卡、等等,勢必又會是個忙碌的一天。

  睜開眼。

  早上六點半。

  該死。

  該死的生理時鐘。

  雖然在醒來後試圖繼續睡回籠覺,但銘偉有夠吵的打呼聲讓我怎麼睡也睡不著,一怒之下只好翻身下床,打開窗簾,頓時刺眼的陽光如同閃光彈一樣炸瞎我的雙眼。

  「吼呦。」銘偉發出意味不明的呻吟,翻身繼續睡。

  我則在逐漸適應光亮後,深深的大吸一口氣,看著窗外陷入沉默。直映眼簾的是綠意盎然的樹冠林野,接連綠色碎塊的上方則是藍到乾淨無瑕的天空,藍綠拼接在清晨的曦光中流露出靜謐的和諧。

  腳癢了。

  「但我沒有帶運動衣啊...…」我懊惱地呢喃著。

  樹下的青翠草地往四周蔓延,中間川流的石塊步道引領著麻雀來回跳躍,找蟲吃的鳥兒愉快地哼著我聽不懂的歌曲,我緩緩地拉開窗戶。

  夏末的氣息捲入鼻腔,我皺皺鼻低語:「我也沒有穿運動鞋呢...…」

  探出窗外,陽光舒服的替剛睡醒的身體加溫,本來仍有少許睡意的我,已經完全清醒,早晨的藍天綠地,綠蔭藍…...藍?那是海...…海嗎?

  踮起腳尖,熟悉的天海一線突破重重綠林,直達眼前,衝入腦門,緊接而來的是耳邊響起浪濤拍岸的聲響,浪花捲起,潮浪洗沙,再漸漸後退,不停歇地又捲起一片片浪潮。


  「啊啊啊啊!!!!」


  身著寬鬆的棉T,褲子穿睡覺時穿的籃球褲,雙腳套上休閒鞋,就這樣直接跑出房間,跑進林間,跑上柏油路,然後跑出金山青年中心。

  不知道四千公尺的距離怎麼算,不曉得要跑多久,只是單純的朝著海邊前進,先是緩緩跑上橋,下橋後直直跑到省道右轉,來過這裡好幾次的我,憑著印象不斷往前跑,但我知道方向沒錯,因為在耳際殘留的浪濤聲漸漸變大。

  踩著穩定的步伐,經過一家便利商店後,轉彎繼續前進,雖然不曉得跑了多遠,但被汗水浸溼的棉T已經徹底黏在身上,擺來晃去的籃球褲讓我越跑越想把他脫掉,最不舒服的還是休閒鞋,隨著每一次雙腳觸地,都能感受到鞋底的拉扯,我甚至懷疑跑完這一次鞋子就要報廢。

  再轉個彎,右手邊是很小的綠地公園,離海越來越近,甚至可以聞到海水的鹹味,再跑幾步,再幾步…...


  然後。


  大海。


  「哈哈哈哈!」大口的笑著喘氣,遼闊無垠的海面就在眼前,觸手可及,折射著日光的碎塊不斷漂動,我隨著一層層白色泡沫的疊浪又小跑了一段,接著便沉浸在醉人的景色中,佇足欣賞。

  海面上有零星的捕魚船上下搖盪,更遠還有一艘貨輪緩緩駛向北方,深色的海域偶有淺藍的色塊鑲嵌,就像是提醒玩家這裡有寶物一樣特殊,不禁讓人好奇底下藏著些什麼,這就是藍得生動且活力蓬勃的海藍色,而分隔一線天的藍,則又透徹得不似真實。

  我不曉得自己出神了多久,只是不斷提醒著我的海風頻頻拍著左臉頰,直到實在受不了她無情的催趕,我才不情願的邁開腳步。

  往回跑,還意猶未盡的頻頻回頭,聽著海浪的波濤,踩著固定的節奏,心情大好的我,一路跑回房間,開心的邊哼歌邊沖澡,等盥洗完後,發現不過才七點半。

  「起床啦!」我朝銘偉大喊。

  「唔...…」銘偉又翻身。

  「吃早餐啦!」我又喊了一次。

  「我不餓..…」銘偉低喃:「你吃完再叫我。」

  好吧。

  在吃完一份美味的火腿蛋吐司與蘿蔔糕配大杯冰豆漿後,時間也來到八點,剛好兩位女士正好走出房門,一臉起床氣的模樣,我只好趕緊溜回房間去吵銘偉。

  八點半,我們做好場地的最後確認,便繼續裝水球,等著大隊人馬的到來。而在我們裝滿三桶水球時,大夥兒終於到了,看著新生陸續下車,背著大包小包的行囊,好似我們當年的蠢模樣。但不管宿營總召在廣場跟新生們宣佈什麼事項,我們幹部在碰頭後,就直接把隨車而來的道具一起搬到房間。

  接著趁新生們去房間放行李,所有工作人員便到廣場旁由偉霆帶頭拜拜,對當地的眾神明說聲打擾,拜完後就開始分配任務,在看起來很混亂的狀況中,我們撥出三個人佈置夜遊場地與關卡,雯雯跑去支援會場音控燈控,這也是昨天她測試過的,嘉瑜則領著最後兩個人趕工晚會要用的道具和獎狀。

  活動現場則由總召,也就是會長偉霆主持,並與六個小隊的隊輔協助活動的進行。大體而言,宿營的流程不外乎從破冰自我介紹開始,小隊帶團康認識彼此,之後開始發想小隊呼與晚會表演內容,中午吃個合菜,下午進行系花系草選拔,晚上再吃一餐合菜,接著便進入首檔高峰的晚會。

  如果學長姐們有心準備,晚會開場時幹部或隊輔們會表演精心安排的舞蹈,接著主持人會帶動氣氛並做簡易教學,雖然剛教完還很生疏,但這就是新生們可以馬上跳的第一支舞,同時也是能讓許多魯宅可以牽到女生的手的大好機會,或許這也就是為什麼它可以傳承多年且仍然存在的傳統舞蹈。

  第一支舞可以跳很久,很多遍,若如果有新的舞曲像是台式口味的阿勾勾或西洋風格的華爾滋,當然也可以拿出來教大家,不過會這麼用心準備宿營的團隊,其實也不多了…...


  晚會結束,曲終人散。

  新生們回房睡覺,不管他們要睡覺還是吃消夜打屁聊天,甚至跑出來夜遊,我們通通都不管,畢竟這是大學活動,不是國高中的校外教學,不會有教官查房,但很可能新生們都沒有意識到這點,所以歷屆新鮮人在回房就寢後,大多數人真的就乖乖睡覺去了。

  新生們可以休息,我們累得半死卻還要開檢討會。先把今天出過的所有包通通拿出來檢討,好讓下一屆可以改進,雖然眼睛都快闔上,但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跑完。

  等檢討完,過完明天要執行的活動流程,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房間時,已經凌晨兩點多了。

  如果是兩天一夜的宿營,那麼第一晚在晚會結束後,還會接著夜遊,不過我們辦的是三天兩夜,所以第二天早上還要被挖起來跟新生一起跳早操,接著一直玩大型團康把上午的時光給磨掉,中午則讓小隊散下去烤肉。緊接著下午是大地遊戲,除了關主外,剩下的人利用最後的時間把夜遊準備妥當,因為等晚餐後進入第二檔高潮的營火晚宴時,是沒有空再去準備夜遊道具的。

  營火晚宴通常會有香舞,如果準備夠充分的話還會有火舞,火舞練得好是很帥沒錯,會有一陣陣的尖叫聲,但練不好就…...

  火舞的危險性很高,沒練好選擇取消或砍掉這麼項目也沒關係,如果不小心出了意外,除了要賠損毀場地的費用,燒燙傷還會留下永久的疤痕,實在得不償失。

  講這麼多,就是要說我們沒有準備火舞,在拜香舞結束後,所有人圍圈圈跳幾次營火舞後,就開始營造氣氛,準備夜遊。

  夜遊很刺激,有些新生會嚇到尖叫、大吼、亂跑,所以工作人員都要繃緊神經,除了各個關卡的魑魅魍魎,還有在路線上巡邏的幹部。而在夜晚的樹林間最可怕的真的不是好兄弟,而是自己嚇自己。

  經過一夜的折騰,夜遊結束,回到主會場吃碗紅豆湯壓壓驚,新生們就可以回房睡覺了,至於我們呢?當然還是先檢討,再跑隔天的流程。

  這一晚更慘,當我躺在床上時,都已經三點半了…...

  最後一天的活動只到下午,謝天謝地,如果再更久一點,我們可能會集體暴斃。

  同樣用早操開始迎接嶄新的一天,雖然昨天已經跳過,但如果沒有幹部帶操,新生還是會跟第一次學走的嬰兒一樣,不曉得怎麼舞動四肢。

  早上在主會場進行卡片製作與心得感想的填寫,每隊都會有好幾張卡片與各色的筆和文具,接著把寫好的感謝卡放到會場四周的感謝牆,牆上有所有幹部的信封,這時候誰做人成功誰失敗就真的一清二楚了。

  下午我們會替每個小隊頒獎,透過這三天來的表現,給予每一隊不同的獎項,並撥放回顧影片,影片是每天都要先剪輯一點,最後在午餐時剪接完,是個跟時間賽跑的刺激作業。

  影片播完,活動逐漸進入尾聲,總召會把所有人帶到露天廣場,並請所有人閉上眼睛回想這幾天的活動,沉澱一下心情。

  與此同時,幹部與隊輔們會把準備已久的水球靜悄悄的搬到新生們的四周,並且把所有新生包圍起來。


  「讓我們帶著平安、喜樂的心情,好好的回憶這三天兩夜發生的事情,不管是你的隊友、小隊輔、關主,大家一起經歷過的…...就是現在!砸啊!」

  「砰!啪!啪!砰!」

  「啊啊啊啊!!!」「什麼啊?!」「救命啊!!!」

  最初的三秒是傻住無法動彈的新生任由四周的幹部們拿著水球狂砸,之後的三十秒是拼命找地方躲卻無處可躲的亂竄,最後的十分鐘是忍到最後忍無可忍爆起反抗,努力搶奪水球並回砸學長姐們的瘋狂局面。

  而我等的就是這一刻啊!

  「就是他!」我領著一群瘋狂的學弟妹,左手拿著水球,右手指著在台上的霆偉大吼。

  「衝啊!」「吼宜系!」「圍住他!別讓會長跑了!」

  「喂喂喂…...你們要幹嘛?」

  「哈哈哈!水桶伺候!」

  看著全身溼透的會長,眾人露出滿意的大笑,然後一瞬間又做鳥獸散,而我也隨手抓了兩顆水球,邊跑邊閃躲的去找銘偉算帳。

  等到我們終於結束瘋狂的行徑後,大家狼狽不堪的回房盥洗後,就可以準備回家,等等...…大家可不包括幹部們,隊輔當然可以隨遊覽車返校,但我們還要收拾剛剛的殘局。

  不然你以為青年中心會幫我們撿那些遍佈各地的水球殘骸嗎?!

  等一切恢復原狀,場地清理乾淨,退房處理完畢,器材搬上車,回到淡江,也是晚上七點多了。

  說真的,每次活動結束,回饋給我們的絕不是滿滿的收穫,而是疲憊不堪且極度需要大睡一場的身心。

  工作人員們沒有例外全都是回到宿舍倒頭睡死,但我,卻接到一通電話。


  『喂?』

  『喂…...』

  『在睡覺?』

  是超想睡覺,我打了無聲的哈欠,張口問:『沒啦!什麼事?等等,應該先問你是誰?』

  『……』沉默。

  『咦?』走到宿舍門口的我,遲疑的將手機從耳旁拿到眼前,看著上面顯示的來電姓名,瞬間清醒!


  三個小時後。

  我在輔大女宿門口,抱著流著淚的玲玲,輕拍著她的頭。

  低頭看著她埋在我胸口的烏黑頭髮,右手則輕輕順著髮絲拍撫。

  昏暗的牆樓外,光線被直角切割,而我的身體與大腦也被切分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身體安穩的提供著一個溫暖的舒適懷抱。

  大腦裡卻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

  我剛剛不是才回到宿舍嗎?!現在這是什麼情況!我是在做夢嗎?

  我一定是在做夢。

  對,我一定在做夢。



目錄章節

第四章 第一節〈一好球,內角曲球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