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發掘美好的一種方法

發表於2018/06/25
31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1 〈事與願違〉

Section 3〈發掘美好的一種方法〉


  「再跟媽說一次,妳要參加什麼?」

  「馬、拉、松。」

  「這個馬拉松要這麼早出門啊?捷運都還沒開吧?」

  「對,所以我跟朋友約好搭小黃過去。」

  「喔喔,幾個人啊?」

  「媽!」我背起包包,在門口嘟起嘴,然後說:「三個,三個,再不出門要遲到了。」

  「好……早餐要記得吃。」媽媽把三明治塞到我的包包,快速的抱了我一下,並幫我開門。

  「好,掰掰。」我邊穿鞋邊跳出門外。

  「計程車的車牌記得傳給簡訊給我……」

  「好啦、好啦…」


  大三。三位朋友。雅婷、郁雯、盛翔。今天我們要一起跑二十一公里的半程馬拉松。

  二十一公里聽起來很遠,就跟當初我聽到五千公尺一樣,但實際上只要按部就班的練習,不管是半程還是全程,其實是都可以順利完賽的。

  重點是,妳想要怎麼完賽。

  至於為什麼會來跑半馬?說來也好笑,主因是盛翔打賭輸了。因為他常常來跟我練跑而推掉跟朋友的晚餐,所以他們開始起鬨,說一直跑也跑不出個什麼鳥,並打賭他無法跑完馬拉松。

  這是盛翔跟我們解釋的說詞,但看他飄移的眼神,還有躊躇的扭捏表情,我就知道事情絕沒有那麼簡單。

  但猴子們的嘰嘰喳喳我可不會去探究,如果妳想了解,只會聽到一些不堪入耳的東西罷了。

  而郁雯參賽的動機其實是為了盛翔,嗯……這該怎麼說好呢?這年頭似乎流行女追男?

  我坐在計程車後座,看著坐在中間的郁雯時不時偷看副駕的盛翔,盛翔則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著司機聊天,我猜他是怕司機開到睡著,但自己也很想睡,所以才時不時的回個一兩句。

  另一邊的雅婷是田徑隊的學妹,主攻中長距,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邊跑邊教我跑步姿勢和技巧,但她的成績放到全國卻有點淒慘。

  「反正我是跑好玩的。」她老是這樣跟我們講。

  但每次比完賽到廁所哭的也是她。

  「教練說我短距和中長距比不過人家,看要不要試試長距離。」雅婷聳肩表示,接著便跟我們一起報名半馬。

  而我呢?主要是隨著練跑從五千、一萬、一萬五到兩萬逐漸增量的過程中,覺得跑場半程馬拉松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所以就同意報名了。

  我還記得盛翔在聽到我同意後,如釋重負的模樣。

  司機一路上嘮嘮叨叨,我們也在半夢慢醒之間,抵達台北市政府廣場,清晨五點的台北很安靜,不過市府前的廣場卻很混亂。

  雖沒有人聲鼎沸,但主會場附近摩肩擦踵倒是有的。很多人搞不清楚要用路協專用的衣保袋[20]才能寄物,因此寄物區大排長龍,不僅如此,販售衣保袋的地點只有衣保區,想買還得先排隊,排到了還要把裝備換裝進去,十分繁瑣。

  隨著起跑時間接近,會場的人也越來越多,大有淹沒市府廣場的趨勢,雅婷在起跑前半小時就抓我們去熱身並擠到最前頭,當時郁雯還頻頻抱怨太早過來,但等到後方有如蟻群般壅擠後,便開始恭維雅婷的先見之明。


  「等一下起跑順勢出去就好,不要被其他選手帶著往前猛衝。」雅婷眉頭深鎖的對我們耳提面命。

  「好。」我們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宛如小學生答覆老師還拖長尾音。

  我轉頭看著準備鳴槍的主持人,以及身邊一個個瘦到只剩肌肉的男女選手,他們穿著透氣的排汗背心和超級短的短褲,蓄勢待發。

  六點五十九分,氣氛逐漸凝結,身邊的人低頭盯著自己的手錶,準備隨著鳴槍同步按下。

  我們三個穿著大會發的排汗T,及膝的運動短褲,不解的看著空空如也的手腕,跑步還要看手錶?也要帶碼錶?


  「三…二…一…」

  砰!

  一群人飛速的衝出去,最前頭的幾位身影是肯亞來的選手,緊接其後的是一大群台灣選手,主持人震耳欲聾的喊叫聲穿破天際,前後左右的腳步飛速輪轉,好比萬馬奔騰的壯闊場面,如果不隨波逐流,就會被身後的洪流給吞沒……

  「太快了!慢點!」雅婷的呼喊在身後響起,接著便如同投入湖水中的小石子,漣漪迅速消散。

  我盯著前方的號碼布,她如機械般穩定運轉的步伐,帶動著我的腳步,跟著她跑,我的雙腳似乎也同步起來。

  只是,我好像還憋著一口氣。

  「慢點!」雅婷突然拍我的肩。

  「啊!咦?!」我驚訝的轉頭,看著雅婷擔憂的臉問:「太快?」

  雅婷肯定的點點頭。

  「喔……」我隨著雅婷逐漸放慢腳步。

  此時像是慢動作播放的鏡頭,隨著我的速度放緩,身前的女選手離我逐漸遠去,帶動的前方與身旁的人群也一併遠離。後方的男女則好比超英趕美般的從我身旁一個個劃過。

  看著他們超前的身影,我突然有種說不出口的氣憤,無法表達。

  「半馬才剛開始,穩穩跑。」雅婷的聲音穿破慢動作的場景,在我耳旁發聵。

  一瞬間,我找回呼吸。

  大口喘氣。真的太快了,這種喘氣是跑五千才會有的狀態。

  雅婷看了一下錶,邊跑邊說:「差不多這個速度,我們一起跑,就跟平常練習一樣。」

  「好。」

  練習時,雅婷往往跑在我的右側,她跑操場外道,我跑內道,我的目標是跟著她的步伐,完成每一次的跑步訓練。

  但我沒有一次跟完過的。

  「要不要加入田徑隊?」有次練習完,雅婷看著我和盛翔氣喘吁吁的模樣,燦爛的笑著問道。

  我們對視一眼並一起搖頭。

  此時跟著雅婷一步一步跑在平日車水馬龍的仁愛路上,跟在操場跑道練習有種截然不同的感覺,不曉得是不同路面造成的回饋感差異,還是因為兩旁偶有替妳加油打氣的啦啦隊。

  「嘿!」盛翔追了上來,離我們半步距離的後方打聲招呼。

  「雯雯呢?」雅婷轉頭問。

  「她叫我先跑。」盛翔喘著氣回答。

  誰說女追男很簡單的?!妳看郁雯都追不上了。

  我們三人跟著雅婷的步伐穩定前進,偶有從後方超車的選手刷過去,但大多身旁都是維持同樣節奏的人群,有著同樣的步頻與呼吸。

  「不是說起跑要慢一點?」盛翔在轉入中山北路的景福門彎道追到我身旁問。

  「呼呼……呼呼……」我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安安被選手帶出去了,爆衝。」雅婷幫我回答:「好險我把她抓回來,不然後面就慘了。」

  「喔喔!」盛翔對我笑笑,仿佛要安慰我。

  「接下來穩穩跑就好,第一個水站,別逗留。」雅婷換口氣道:「抓杯水就走。」

  「好。」


  第一個水站比預期來的慢,也比想像中來得快。以前我完全不曉得中山北路有這麼長,這麼遠,當雅婷提醒我們的時候,我還以為水站快到了。沒想到又跑了五六分鐘都還沒到,反而是追回好幾個剛才超車的選手。

  正當想著水站到底在哪時,就看到遠處中山北路的尾端,志工們舉起水杯的模樣。隨之而來的是他們熱情的呼喊聲。之前聽說台北馬拉松是台灣第一個對外招募志工的比賽,雖然不曉得有什麼差別,但目前看起來似乎還不錯。

  我們順利的從志工手中抓到水杯,在他們的加油聲中一口灌下,繼續跑。

  「咳咳!」盛翔嗆道:「咳咳!」

  我跟雅婷想笑又有點擔心的看著他,他一邊嗆到流淚一邊揮手說沒事,就這樣我們上了橋,接著下橋沿著河濱繼續跑。

  路線筆直,陽光露臉,隨著雲層散去,冬季的低溫也緩緩回升,讓已經跑到滿身大汗的我們更加難受。

  以往我們練習都是在下課後的傍晚,太陽早就下山。不曾在太陽直曬下跑步的我們,馬上就跟雅婷隔開一段差距。

  如果要我說這輩子有什麼最難忘的記憶,接下來這一幕肯定佔一席之地。


  我們在天橋的陰影下,看著雅婷沐浴在晨光之中,仿彿受到驕陽的洗禮,她的身影意外的沒有逐漸縮小,反而定格似的不曾遠離,汗水在陽光的折色中,透出刺眼的光芒點點,並隨著她左右擺頭的姿態,揮灑而下。

  小麥色的皮膚是抵禦紫外線的盔甲,俐落的短馬尾垂釣著願意跟上的人群,嬌小的身材與誘人的比例羨煞多少女性同胞,但此時她並不滿意,不穩定的情緒從她頻頻側頭便能看出。

  接著,像是突然發現什麼似的,轉頭朝我們大喊。


  「現在掉速,比賽就結束了!」


  醍醐灌頂!

  我咬牙追上雅婷,盛翔也急忙追上,聽到我們趕上的腳步聲,雅婷的側臉露出笑容,在晨曦的招呼中,綻放出鼓舞人心的酒窩。

  「不過是太陽而已,沒什麼。」雅婷微笑道:「河濱路段快結束了,等等準備上橋。」

  我用力點頭,此時快速喘氣的我,已經無法回答。反倒是盛翔大聲答了一個「好」字。

  果真沒跑多久,遠遠的我們便看到前方上橋的人群,稀稀疏疏的在爬坡路段明顯減速。

  「上坡我也不要求維持現在的速度……」雅婷對她左右兩旁的我們說:「但記得,縮小步伐,加快步頻。」

  這次我們異口同聲的回答:「好。」

  多虧雅婷領著我們維持速度的跑,讓我們追過不少無法忍受揚光曝曬的人群,沒意外的話,我們應該已經屬於領先群的跑者了。

  上橋遠比想像中的難,我甚至覺得雅婷根本沒有放慢速度,在短短不到一千公尺的上坡,我們咬牙又追過好幾位躬身的背影。

  麥帥二橋橫越基隆河,是銜接內湖與市中心的交通要道,基隆河道的兩旁則是綠意盎然的河濱公園,我沒有來過這裡,未來也不打算來踏青遊玩,但看著在河濱騎腳踏車的身影,頓時有種叫羨慕的情緒在發酵。

  「下橋後,我們順勢加速。」過了橋,我們跑在高架橋上,踩著汽車殘留的油漬與不甚平穩的坑洞路面,在下高架前的水站,雅停抓一杯水淋在頭上後對我們說。

  「加速?」孟翔嚇到破音。

  「對。」我們三人順勢把水杯往旁邊的垃圾桶丟,也沒管有沒有丟進,便衝下高架橋,下坡加速無疑是暢快的,借著下坡的衝勁我們在基隆路上跑得又更快一些,只是彼此的喘氣聲也更大一些。

  「呼呼……我不行了……」盛翔邊喘氣邊放慢速度。

  雅婷回頭怒斥:「最後一段了,再堅持一下!」

  「真的……呼呼……」盛翔蒼白的臉快吐的模樣說:「不行……」

  雅婷沒有放慢腳步,她恨鐵不成鋼的轉過頭對我說:「等等進地下道,維持現在的速度,出去後,我們再加速!」

  我驚悚的看著她,雖然我仍拼命追著雅婷的步伐,但喘氣的程度也差不多快要舉旗投降的地步。

  如果不是在進地下道前看到前方還有一群人,我可能也無法繼續維持這個速度,但知道自己這樣跑仍有人更快時,我的鬥志又再度被點燃。

  雅停追著前方的身影,我追著雅婷,我們一路跑進地下道,逐步縮短與前方人群的差距。

  悶熱的地下道比剛剛的晨陽更加考驗人心,看不到盡頭的隧道中,通風不良又昏暗陰沉,在這裡跑步的壓迫感還不小,我盯著雅婷的步伐輪轉著自己的雙腳,讓這位指點迷航的女神領著我越過礁岩與暗流的海灣。

  出地下道前又是上坡,這次雅婷沒有再提醒我,我們加快步頻的超越剛才苦苦追趕的那群人。

  仿若重見光明,此時我的喘氣又再加重,每五六次喘氣便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這是從大二剛開始練跑後,久違的經歷。

  「加大擺臂,我們要衝了。」雅婷雙眼閃閃發光的對我說:「能不能得名就看最後這段了。」

  「呼呼……」我已經跑到快往生了,難道前方還有人嗎?


  有的。


  就在我們開始加速後,前方的身影便逐一浮現,只要超過他們就可以得名了吧?

  看著雅婷邁開步伐追上的姿態,我加快喘氣,同時雙眼開始盈溢出些許淚光,快到極限了嗎?

  不行,得追著雅婷才行。

  經過一個九十度的轉彎,雅婷徹底甩開我,用更快的速度,追上前方飄揚的號碼布,而嘔吐感更加強烈的我,已經感受到大小腿肌肉的哀鳴。

  再經過一個九十度轉彎,我也追上他們,只是同時看到終點拱門的我們一群人,就像喝了興奮劑一樣,開始全力衝刺。

  雅婷衝得飛快,這次她沒有保留,充滿爆發力的身影在我眼中逐漸模糊,我只能徒勞的在後方追趕,要自己再快點,再快點!

  身體再前傾一點,手臂再擺大一點,大腿再提高一點……

  我從人群中脫穎而出,但仍追不上雅婷。

  腳尖再出力一點,雙腳再換快一點……

  接著。

  停止呼吸。



  泛淚的雙眼終於找到一絲清澈,那抹清晰的畫面是衝過終點線的火熱場景,加油團在兩旁嘶吼,主持人在台上不停加油,前方恭賀的聲音不斷,我的腳步也跟著不停……不停……

  停不下的腳步卻也無法再快了,反而像斷電的電池,一瞬間掉速到最低點,然後……

  找回呼吸一次。


  求救似的抓著想把獎牌掛上我脖子的手,喘不過氣的痛苦瞬間讓淚水決堤,而終於抗議罷工的雙腳也無力再支撐身體。

  「妳還好嗎?」

  這句宛若耳旁卻在天邊的問題,讓我難以回答。

  熟悉的氣味突然出現,有人架起我,攙扶我到一旁,模糊的身影是雅婷嗎?

  「哈……」找回呼吸兩次。

  開始乾嘔。

  剛剛喝的水又都再吐了出來,嘔吐的同時再度無法呼吸,缺氧的狀態讓腦袋爆炸似的裂開,淚水鼻涕狂飆。

  趁著痛苦洩吐的空檔,像溺水般的大力吸口氣,然後再繼續撕心裂肺的乾嚎,再掙扎的吸入氧氣。

  如此反覆循環一個世紀之久,等我終於奄奄一息的躺倒在地時,才發現生命有多麼的美好。

  但等我們四人都回到終點後,天外飛來的消息一瞬間又把我打入地獄。

  「分組第五耶!」郁雯興奮的跑過來恭喜我們說:「雅婷妳和安安都是分組第五耶,好厲害!」

  開什麼玩笑……

  第五?

  還是分組的第五?

  我還是吐死算了……


目錄章節

Chapter 2 Section 1〈英雄最帥的都是背影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