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英雄最帥的都是背影

發表於2018/06/29
5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2 〈情關難過

Section 1〈英雄最帥的都是背影〉


  我們家不是很大,書也不是很多,雖然我很喜歡看書,但絕大多數都是用借的,不管是從圖書館、學校,還是系上。

  其實我也不常,或者說很少,邀請朋友來我們家玩,首先是地方不大,再來就是獎盃太多了,多到像是在炫耀。

  「要不要乾脆丟掉啊?」我看著媽猶豫著要把市長獎的獎盃擺哪時,建議道。

  「在講什麼啊?」媽她不耐煩的揮手,想把我剛剛說的話給揮散的說:「別人想要都還拿不到呢!」

  但隨著我帶回家的獎盃越多,擺放位置也從櫃架上逐漸漫延到地板上,最後成堆擠到房間角落,以免走路時踢到或絆倒。

  好險這個趨勢在我上大學後,得到緩解。否則我都想去找「舊獎盃回收桶」丟了……

  相對的,獎狀就好收納多了。

  還記得有次練習長距離慢跑前,雅婷來我們家借廁所,她指著牆邊的兩三疊廢紙說:「妳買那麼多影印紙幹嘛?還是這是要回收的?」

  我看了一眼,尷尬的解釋:「喔,那個啊……是獎狀。」

  雅婷的雙眼瞪得超大,然後急忙翻開其中一疊,隨後又翻開一疊又一疊,最後震驚的對我說:「妳這……怪物。」

  嗯,我就把這當作是恭維好了。

  獎牌也不太佔空間,除非妳把獎牌裱框,一幅幅掛在牆上,我們家可沒那麼多面牆,所以除去一枚有裱框的,其餘都是直接掛在我的衣架上。

  原本我的衣服也不是太多,但隨著我升上大學與參加的馬拉松賽事增多,衣服和毛巾也漸漸多了起來。

  好險不遠的巷口就有舊衣回收箱,否則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處理……

  這也是為什麼沒有拿到前三名我不願上台的主因,實在丟不起這個臉。要我在淹沒房間的冠軍獎盃中,擠進一座分組第五的小傢伙,如果她們有生命,可能她自己都會想找個洞鑽進去。


  「雅婷都上台了,妳怎麼不上去?」盛翔不解的看著我。

  十七到十九歲為一組,雅婷拿到該組第五名,而二十到二十四歲組的分組第五,是我。但我不願意上台。

  「開什麼玩笑?」我緊握拳頭:「這輩子,我還沒拿過第五這種可笑的名次。」

  「但我覺得已經很不簡單了耶!」盛翔誇張道:「妳知道這成績放到男生組連前一百名都沒有。」

  「什麼?!」我鬆開拳頭,震驚的看著盛翔。

  盛翔用肯定的目光回答我的驚訝,而我眼角的餘光發現雅婷領完獎朝我們走過來,於是便快步上前,急忙發問。

  「我們的成績在男生組不到一百名?」

  「分組的話不一定啦……」雅婷的回答讓我鬆了口氣。

  接著她又繼續開口:「應該前一百還是有的,但前二十應該不用想……」

  「什麼!」

  「如果是總排的話……」雅婷想了想不確定的說:「可能三百?四百?」

  我不可置信的望著她,這差距……

  「應該有成績單可以列印,上面會有總排和分組排名。」

  「還有成績單?」天啊!這折磨還沒有結束嗎?

  三四百名的成績單?我光想就在腦中把它給撕成碎片了……

  最終我還是沒有把成績單給撕了,在看到四百八十七的總排名,我直接揉成一團,丟到一旁的垃圾桶。

  我從不認為「男生比較厲害」這回事。

  在我開始跑步之前。


  ★


  「妳沒有爸爸。」

  小學二年級。中午吃飯時間。

  「我有。」

  相當討人厭的女生,不論是穿著、行為、談吐,都令我作嘔。

  「我馬麻說妳沒有爸爸。」

  「我有!」

  我已經忘了最初爭執的起因是什麼,可能是橡皮擦歸屬權或單純的越界爭議,但吵到最後已經是全班圍觀的地步。

  或許是她貧乏的詞彙始終辯不過我,又或許是她自知理虧,也可能是她想找其他優勢還擊。或許有太多或許,在這種眾人圍關起鬨的局面,她已經到了輸不起的局面。

  不曉得她從哪聽來的謠言,以為可以用這種方式扳回一城,但如果事情是她想的那樣,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那妳爸爸在哪?妳說啊!」

  「我媽媽就是我爸爸啊。」

  「哈哈哈哈…」「嘻嘻嘻…」「哇哈哈哈…」

  這下換我不明白了,這有什麼好笑的?

  「妳爸爸一定是跟別的女人跑了……」她指著我的臉嘲笑道:「妳媽一定是消渣某,不然妳媽……」

  憤怒,如火焰般焚燒我的胸腔,在我回過神時,已經跟她扭打成一團,周圍撞倒無數張桌椅。

  但我不在乎,我一心只想在她臉上多揍幾拳。

  把我們分開的是聽到報告趕來的導師,而後的事情就有點煩瑣了,斥罵、宣導、罰站、悔過、被抓去訓導處。

  之所以會一層層往後延續,主要是我始終不認為自己錯了,因此斥罵宣導我一字不聽,悔過書我一字不寫,在被叫去訓導處後仍拒絕認錯。

  最後不得已,老師只好請雙方家長到校。

  起初看到我媽時,淚水差點就奪眶而出,但她摸摸我的頭後就轉身面對氣勢洶洶的對方家長,速度快到連我的淚都來不及滴落。

  我藏在她的腳後,看著她一人與全世界激辯,我擔心著看她的側臉,總是笑得無比溫柔的媽媽,能夠戰勝仗勢欺人的一群人嗎?

  大人們的唇舌交鋒跟我們小孩直白的攻擊完全不同,那時的我無法理解拐彎的話語怎麼能讓雙方越講越激動,直到班導不講話了,訓導主任安靜了,她的媽媽氣沖沖出去打電話時,她才重新轉身。

  我媽看著我,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聲說:「怎麼擺張臭臉?來,笑一個?」

  我別過頭,都什麼時候了她竟然還有心情笑?!

  「好啦……」媽媽她指著辦公室桌上的電話,對我說:「那幫我打給北北,就說妳在學校被欺負了。」

  「好!」


  北北是位年紀很大的老先生,過節過節都會帶著一群人到我們家作客,但他們帶來的禮物,媽媽一個都不收,總是把氣氛搞得很尷尬。

  在我打電話的同時,訓導處仿彿陷入冷戰般的寂靜,只有我童言童語的稚聲試圖敲破這靜止的畫面。

  不過最後讓畫面繼續運轉的卻是校長的到來,與他同時進來的還有對方的父親,她的爸爸顯然對於找他過來十分不滿,一進門劈頭就罵。

  我媽她再度轉身面對更多人,這次我抓著她的褲管,也想幫她分擔一點壓力,但她一手把我往她身後塞,就像對面那個躲在她媽媽身後做鬼臉的討厭女孩一樣。

  我從未看過這樣的媽媽,柔弱的背影,抵抗數人的拍打攻擊,她們的犀利言語仍舊繞來繞去,只有她爸比較直接一些,倒是校長像顆棉花糖,不論雙方怎麼講,都好像打進空氣般,軟綿綿的,不曉得落到哪去。

  但她沒有認輸,她仍站在我的身前,她仍不屈不饒的替我撐起一片天。

  那時我就知道了,就算我真的沒有爸爸也沒關係。

  因為媽媽就是我的英雄。


  ☆


  「怎麼樣?跑得開心嗎?」

  「氣死我了!」我把獎牌丟到椅子上,襪子隨手一脫就倒在沙發上。

  「唉呀!」我媽她驚呼的跳起來:「髒死了,滿身是汗,快去洗澡!」

  「鼻要……」我頭埋在沙發裡吭聲。

  「快去啦。」我媽她撿起我的襪子嘮叨:「這麼邋遢,東西都亂丟,又不愛乾淨,哪個男生會喜歡妳啊?」

  「吼!」我翻過身,看著她皺成一團的眉頭,開始解釋:「妳知道今天我跑得要死要活,結果呢?!」

  「結果呢?」我媽用另一手一把拉起我,半推半送的往浴室移動。

  「結果才四百八十七名!」我誇張的握拳:「四百八十七耶!妳有聽到嗎?」

  「有有有……」媽媽她把我推進浴室,襪子交到另一手說:「來,衣服給我。」

  我俐落的脫下被汗水浸濕又被風吹乾的臭衣服,丟給浴室門外的媽媽並說:「我林富安這輩子只拿過第一、冠軍、特優、一等獎的人,竟然……竟然……」

  「好好好……」捧著一堆衣服的她,轉過身把門帶上,往陽台走去,還不忘回嘴:「不要偷懶,頭髮也要洗!」

  我靠在門後,不由自主的「噗哧」一聲笑出來。搖搖頭,媽還是老樣子,打開蓮蓬頭,熱水澆淋的舒適,洗去一身的髒汙,同時也洗滌了我的心境。

  直到洗完澡,一邊擦頭一邊找吹風機時,媽還在那邊碎念。

  「衣服那麼髒,是在地上打滾過喔?長這麼大了……」

  「媽……」

  「這麼胎哥,真不曉得我是生了兒子還女兒……」

  「媽!」

  我抓起吹風機,開始吹起頭毛,但她卻嘖了一聲,一把奪過吹風機,抓起我的髮尾,然後又開始……

  「就跟妳說要順順吹,每次都毛毛躁躁的,頭髮是女生的……」

  「媽阿阿……」


  我笑著,聽著,看著媽的眼角。

  嗯。媽還是老樣子。

  真好。


  喔,順帶一提。

  那天是北北帶著一大群穿著藍色制服的北北站滿訓導處做為結束。




目錄章節

Chapter 2 Section 2〈勁敵最毒的都是示好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