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堅守陣地闢方田

發表於2018/07/20
4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3 〈入世修行〉

Section 3〈堅守陣地闢方田〉


  「這不是什麼大新聞啊!」郁雯氣鼓鼓的幫我分析。

  「嗯?」我們坐在教室的空位上,吃著午餐。

  「安安妳本來就是大正妹啊!」郁雯解釋道:「因為戴著眼鏡而無法察覺這點的男生根本是瞎了眼。」

  「喔?」我困惑的轉向另一邊。

  「是啦!不用懷疑,妳是正妹無誤。」雅婷笑道:「要不要我幫妳蓋章?」

  另一邊傳來小聲的嘀咕:「好險妳沒有跟我搶盛翔。」

  「我一直以為我……」我吞下飯,遲疑的說:「我高高瘦瘦的,跟竹竿一樣,不怎樣呢……」

  「喂!盛翔,這裡!」郁雯揮手。

  看著盛翔端著午餐過來,雅婷用手肘推推我說:「不然妳問盛翔啊!他也是男的。」

  「啊?」

  沒等我同意,雅婷看盛翔入座後就開口:「翔翔啊!你覺得安安是正妹嗎?」

  「噗……」盛翔慌亂的咳嗽,急忙找衛生紙擦拭餐桌的狼藉。

  「是不是?」雅婷逼問。

  「啊?什麼?」盛翔偷看我一眼,然後急忙的說:「當然是啊!」

  「看吧。」雅婷對我抬起下巴。

  「那我跟安安誰比較正?」郁雯突然發問。

  「妳啊!」盛翔投降似的回答。

  「是嗎?」郁雯哼哼。

  不理會小倆口的打鬧,我繼續跟午餐奮鬥。

  「皮膚白嫩嫩。」雅婷捏著我的手臂,把我逗笑出來。

  「頭髮長又波浪卷。」她繼續玩著我的髮尾。

  「雙腿又細又長,」她偷偷拍了我的屁股一下:「屁屁彈性……」

  「喂!」我驚呼一聲:「妳還不是一樣。」

  我決定反擊:「妳胸部也又大又軟啊!」

  「啊!!安安襲我胸!」「我也要!」「嘻嘻嘻……不能抓那啦!」「咳咳,請顧慮一下在場男性的感受。」「你給我安靜吃飯,噢,閉著眼睛吃!」「最好是能閉著吃啦!」


  ☆


  週末,長距離練習。

  今天要跑35公里。這是賽前會練跑的最長距離了,之後訓練時間就會縮短,讓身體可以充分恢復,直到賽前為止。

  維持著穩定的速度跑長距離,其實是有點無聊的,尤其是沒有人作伴的話。好在我們都會一起練習,就算人再少,至少也有雅婷陪我。

  冬天的清晨往往也最是考驗人性的時候,離開溫暖的被窩需要極大的勇氣,就連在被窩中移動身體也能感受到床上其他位置的冰涼,就更不用論掀開被子,迎接冰冷的空氣了。

  因此我都是一鼓作氣,只要一聽到鬧鐘響起,就直接翻身下床,沒有一絲猶豫和考慮,乾脆俐落。

  依據我多年的經驗,如果剛開始沒有果斷的起身,那麼就會演變成跟睡魔的拉鋸戰,在無數次翻滾中不情願的被再次響起的鬧鈴給折磨,直到我媽受不了後關掉鬧鐘並把我拖下床為止。

  穿上跑鞋,拿瓶水,來到河濱公園的碰面點。遠遠的我只看到雅婷在暖身,對於這點我毫不意外,畢竟這麼冷的天氣,放鴿子也是常有的事。

  不過在我加入暖身後的兩分鐘,郁雯和盛翔也到了。

  雖然都是一副「我一定還在作夢,不要跟我講話,讓我繼續睡」的表情,但跑步就是這樣,一個人跑跟兩個人跑,以及一群人跑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樣的。

  看到越多人跟你一樣忍受早起的考驗,無疑是非常鼓舞的。

  「好了嗎?」雅婷看看錶,對我點點頭,拍了拍手說:「出發。」


  我們用比馬拉松配速還要快一點的速度在跑,儘管如此,比起間歇訓練,這個速度還是很宜人的,只要冷風不要一直灌進袖口會更好。

  「沒睡飽?」我轉頭問騎著腳踏車的雅婷。

  雅婷搖搖頭,打個哈欠後說:「回到家東摸摸、西摸摸……就十二點了。」

  「那你呢?」

  「我?」盛翔連跑步都瞇著眼跑的回答:「跟朋友組團打副本,這個Boss一定要三十人推才能提高紫寶的爆出率……」

  「講中文。」我沒好氣的說。

  「跟朋友玩線上遊戲。」盛翔馬上打起精神回覆:「忘了時間。」

  「那妳呢?」

  「我?」我詫異的比了自己,我明明這麼神采奕奕的模樣。

  「對。」雅婷手伸過來捏我的臉說:「妳的黑眼圈是怎麼回事?!」

  「啊?」如果有鏡子我一定會馬上看自己現在的模樣。

  「從實招來。」郁雯騎著車笑道。

  「就聊天聊比較晚。」

  「跟誰聊?」「快說!」「該不會是……」

  「好啦,是致遠。」我低頭看著路面,一步一步的跑著。

  「你們這樣吼……」雅婷搖頭,開始說教:「雯雯志不在此,跑跑半馬能順利完賽就好,但安安和盛翔,全馬可不能掉以輕心,對於沒有準備充分的人,全馬可是會毫不留情的痛毆妳一頓。」

  雅婷說的一點也沒錯,但還沒有跑過全馬的我們,是很難明白的。

  隨著距離逐漸增加,我們的話也跟著變少,盛翔一掃疲態,專注在控制呼吸節奏與步伐,我踩踏的頻率盡量與雅婷一致,模仿她的動作,讓跑步姿勢更加流暢。


  四分五十秒。

  這是出發前雅婷跟我說今天要跑的配速。也就是說,跑完一公里我們只需要四分五十秒。對於馬拉松配速用三分多速在跑的頂尖選手而言,這個速度還是相對輕鬆的。

  但我們可都不是金字塔頂端的那群人。

  首先喘氣聲越來越大的是盛翔,後繼無力是他最大的罩門,郁雯貼心的遞水給他,他放慢點速度喝水,然後再度跟上。

  我沒有太大的疲憊感,只是單純的覺得無聊。尤其是在折返後,看到的景色都一樣時,更是如此。

  「練心。」

  「嗯?」

  雅婷像是不經意間透露什麼的頑童,說溜嘴後便不願再開口。留下我滿腹疑惑的跟在她身後,懷疑剛剛是否自己出現幻聽。

  隨著起點一步一腳的逐步逼近,盛翔投降般的說聲抱歉就先放緩速度,在我們遠去的同時也不忘大喊加油。

  此時我的腳也開始緊繃,雖然還不至於抽筋,不過這是它慣來提醒我差不多該休息時的訊號。

  但我通常不會理它。

  繼續跑,身體的疲憊感隨之而來,手擺的角度漸小,腿提的高度漸低,專注力同樣的逐漸渙散。我不會說這是單調的景色所致,比較大的可能是反覆同樣的事情持續太久而造成的疲乏。

  將注意力拉回來的是路面的坑洞,為了跨過去,身體本能的步幅加大,在落腳重心轉移的剎那,抽筋的警訊像是一級警報般的直達大腦,讓我瞬間清醒。

  看著微微喘氣的雅婷,我趕緊調整小腿的狀態,盡量固定抬腿與落腳的姿勢,讓肌肉穩定些,別讓每次落地都造成太大的晃動,這樣可以延緩我抽筋發作的時間。

  起跑點不遠了,我的喘氣聲也開始變大,起初游刃有餘的速度,在此時變成致命枷鎖,要維持等速的話,需要更大的精力,更快的步頻與更大的擺臂。

  「快到了,再堅持一下。」

  雅婷的鼓舞傳入耳中,我大口吐出一口濁氣再猛吸一口應聲:「好!」

  雙腿已經無比緊繃,這個狀態只要一點轉彎或急停變向,馬上就會發生慘烈哀嚎的大抽筋。

  不過起點也不遠了。

  「加油!」郁雯追了上來,在我們身旁迎風大喊,接著又騎到前頭,像是替我們開路的前導車一樣。

  再撐一下就好,我雙拳緊握,讓掌心的刺痛轉移其他部位的疲憊。

  再一下下,已經可以看到起點了。

  快了,再一下。


  ☆


  舒服。舒適。舒緩。

  此時我躺倒在柔軟的單人沙發中,聽著店裡播放的巴哈著名的⟪布蘭登堡協奏曲⟫,第五號第三樂章的輕快的音符敲打著我痠痛的肌肉。迷人的咖啡香氣裊裊送入鼻腔,讓人安逸的想直接入睡。

  「可別真的睡著啦!」

  「讓我休息一下嘛!」

  「睡著了可沒人叫妳起床。」

  「那你走之前把我搖醒。」

  溫暖的咖啡店是寒冬裡的綠洲,熱騰騰的香草拿鐵則是我乾涸的救贖,輕啜一口,盈滿味蕾的暖流滑入口腹,讓人滿足的想要呻吟。

  「這麼累啊?」

  「你來跑跑看就知道累不累了。」

  「呵呵。」致遠低笑,準備開口。

  「陳先生,您的黑咖啡好了。」遠處傳來高昂的呼喊。

  「好的。」

  一陣挪開椅子與起步的腳步聲,沒多久,明顯放緩的腳步返回我的正對面,輕輕入座的沙發響起擠壓的嘰嘰聲,最後是咖啡放到桌上的輕敲聲。

  「既然這麼累……」致遠的聲音把我從淺眠的低谷中喚起:「那為什麼還要跑呢?」


  是啊,為什麼呢?


  「沒有目標的生活,」我輕聲低喃:「可是非常無趣的呢。」

  「那妳的目標是什麼?跑完一場馬拉松?還是拿下第一名?」

  我舒服的換個姿勢,睜開眼。致遠上半身前傾,把黑咖啡拿起,看著他喝了一口後,我才懶懶的說:「你覺得跑步鍛鍊的是什麼?」

  「體能。」致遠毫不猶豫的回答:「視短跑或長跑,增強的肌群也不一樣,一般來說,可以分為白肌和紅肌……」

  「非常醫學系的回答。」

  「嘿嘿……」致遠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

  「今天雅婷跟我說,長跑練心。」

  「練心?心臟?」

  「對。」

  「何解?」

  「嗯。」

  跑步是很簡單的,哪怕沒有受過任何訓練,哪怕在街上隨便抓個人,都能跑給你看。似乎我們生下來學會爬,學會走,接著就學會跑了。

  要跑也很簡單,不用穿什麼特殊規定的服裝,即便西裝筆挺也能夠跑得起來,但要停下也很容易。

  甚至不用任何理由,想停下,便自然的停下了。


  若妳在游泳,想要停,那可不行,妳可能會沈下去,如果妳在打籃球,想停,還得對所有人大喊暫停,否則可會影響比賽的進行。


  但當妳跑到一半想停下時,說停就停了,沒有任何阻礙,沒有任何壓力。就算是在比賽,停下腳步也只是讓後方的人超越妳,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當然,如果妳急停,也可能讓後方的人一頭撞上。

  我想說的是,起跑很簡單,停下也很容易,唯一會造成阻礙或是壓力的,是不停。


  繼續,才是跑步最困難的地方。


  所以說,長跑練心。



目錄章節

Chapter 4 Section 1〈選手各就各位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