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不用費心選擇

發表於2018/08/23
18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5 〈人生習題〉

Section 2〈不用費心選擇〉


  出社會以前,我並不曉得把簡單的事情變複雜是常態。

  出社會以後,我才知道開會竟是浪費時間的合理行為。

  「Erica,提案好了讓我看一下。」

  「好。」還有,大家都要改稱呼對方英文名字。

  我還不能斷定是否每家公司都一樣,不過我們的辦公室文化總離不開吃喝吃喝,早上十點就開始傳閱午餐的訂購單,下午渴了當然要外送手搖杯飲料,星期三是固定的團購餅乾日,而經常性加班的一群人還會另外組團訂泡麵。

  基本上,公司附近沒有什麼好吃的,便利商店倒是一堆,因此早上人手一杯咖啡進公司是基本,順便幫徹夜未歸的同事也帶一杯則是上道。下午一群抽完菸的同事像打了興奮劑一樣,準備再戰三百回合,但總不到十分鐘就又萎靡不振。

  從第一天報到開始,我就知道自己不屬於這裡,如果我在這裡待太久,要嘛我改變這家公司,要嘛我被這家公司同化,綜合評估下來,後者的可能性遠遠大於前者。

  上工三天,主管帶我認識部門裡的所有同仁,同時我也發現最資深的前輩,仍在做和我相同的工作。

  經過一週的洗禮,基本上可以斷定,每個人的肝都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堅硬幾分。

  一個月,事實上不到一個月就會有人離職,基層的流動率可說是一點也不小,如果不是對這份工作有所企圖或目標,對於剛出社會的七年級生,才不會傻傻的替公司賣命到過勞。


  草莓。


  這就是目前社會套在我們身上的形容詞。

  我沒有要反駁,畢竟六年級生也曾被叫過水蜜桃,這應是普遍的世代差異所造成的隔閡,隨著我們步入職場,成為中堅,八年級生也開始踏出社會後,我想又會有新的水果誕生。

  而讓我試用期三個月後繼續待在這家的公司的原因,只有一個,我想去更好的公司發展。

  沒錯,跳板。

  我想不少人都抱著這個目的進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公司更是默許,畢竟老闆不想增加資深員工的薪資成本,又一直需要新鮮的肝進來代替壞掉的身體,也可以說這種類型的公司,是一種讓學生快速社會化的大型加工機器。

  更何況,主管曾偷偷跟我說:「妳想跳,就跳得出去嗎?」

  先不管他的表情有多像陰森可怖的千年樹妖姥姥,但我可不是小倩那種柔弱的女子。在公司裡,只要是我經手的案子,就沒出過什麼紕漏,不管是活動企畫、商品設計、新品推廣、等幾乎都難不倒我。

  雖然沒過多久,我也加入深夜加班的行列就是了。


  ★


  剛畢業的某晚。

  初暑,悶熱,是與之前同樣的繞圈運動,每次往前踏出的那一腳,都有種朝著目標跨出的堅定感,無風的操場也因為跑動而微風拂面。

  熟悉的一號跑道,習慣的PU材質,一樣在操場散步的人群,同樣是不遠處傳來的籃球場聲響。

  只是……

  「妳怎麼自己一個人跑啊?」

  「呼呼!」大口喘氣,沒有回答。

  不用再去學校的上課日子,似乎也不必只為了跑步而坐捷運大老遠的殺去公館,只要在家裡附近的學校跑跑就好。

  但是……

  「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練跑啊?」

  「嗯?」我困惑的看著眼前這位大叔。

  沒有雅婷呼喊的聲音,少了郁雯和盛翔那對活寶,自己跑的步驟,總是慢了幾分,然後又快了幾秒。

  當然,獨自跑步就更隨興些,不用集合等人到齊,也不需要一起收操,更不必為了宵夜要吃什麼而煩惱。

  「我們幾個人想組個社團,每週固定幾天一起跑步,目前正在找人中。」

  「那你們找到人後,再跟我說吧。」我把眼前的怪人給打發走。

  雖說大學裡什麼樣的怪咖都有,不過社會上的怪人似乎也不少呢!直接在操場拉人入團,連直銷都比較正式。


  ★


  開始面試的某天晚上。

  時節進入盛暑,斷斷續續的反覆詢問與回答,考驗著我本來就不多的耐性,偏偏有些面試官又喜歡問些履歷上本來就有的答案,或是想測試我的日語能力但又無法用日文跟我交談。

  這種恨不得主客立場對調的莫名壓力,只能透過痛快地奔馳來舒緩,握緊拳頭狠狠衝刺,在心跳快要跳出胸口,大口喘氣又全身飆汗的同時,抑鬱沈悶的情緒就隨著汗水一滴滴灑落塵土。

  「又碰面了,正妹,一起練跑嗎?」

  怎麼又是這位大叔?!

  難不成是跟蹤狂?雖然淡江操場晚上還頗多人的,但這種事情還是要小心一點。也只有在這種時候,僅僅只有這種場合,我會有一絲絲羨慕男生的念頭,如果是男生似乎就不用顧忌太多了……

  「你們找到人了?」

  我試圖用同樣的理由打發他,但沒等我說完,大叔就爽朗的笑道:「找到啦!不過團名很難取……」

  「那取好後再來找我吧……」我揮揮手,趕緊小跑回家。

  如果真的成團了,那至少人會多一點,就算男女比例再怎麼失衡,也應該要有一兩位女生吧!


  ★


  報到前一晚。

  在一一婉拒其他家公司的邀約後,我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操場,聽到學長姐和外界對這家公司的評價,我想這應該將會是近期內最後一次跑步了。

  我漫無目的的跑著,不在意配速,不管里程,只是一圈圈的跑啊跑,因為速度不快,所以我只在第三道踩著舒服的步伐前進。

  突然有班列車從第一道奔馳而過,車上的每個人都是我所熟悉的裝扮,無袖背心加短褲,精瘦的身材與浸濕汗水的頭髮。

  輕微喘氣的我緩緩跑到司令台前,看著他們擺動手臂,快速邁步的模樣,不自覺的帶入我們以前的時光。

  「我們是淡慢大鳳蝶!」大叔從一旁跑來,指著列車對我驕傲的說道。

  「啊?」這是什麼名子?

  「團名啊!淡江慢跑大鳳蝶,簡稱淡慢蝶。」

  「請離我遠一點……」

  「開玩笑的啦,簡稱淡慢。我看妳很常來跑耶!我們現在固定二四都會團練,想說在年底美津濃接力賽報一隊玩玩看。」

  「接力賽?」

  「對啊!」大叔滔滔不絕的解釋起來:「每隊八棒加兩位候補,每一棒跑五公里左右,八棒一起跑完四十二公里,跑完還可以去金山大吃一頓。」

  「喔?在金山?」

  「對啊對啊!」大叔熱情邀約:「每隊規定有兩棒一定要女生,正妹要不要一起跑啊?」

  「啊?」


  ☆


  難得大型專案告一段落,週末的活動也順利落幕,結案報告在下班前寄出給客戶,雖說案子總會源源不絕的出現,但現在,似乎可以稍微鬆一口氣。

  拖著沈重的步伐,擠進壅擠的捷運車廂,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倚靠在車門旁的玻璃擋板,輕輕眯眼打盹,窗外燈火流光飛逝的線條倒成為我潛意識的解析。

  就算再累,睡得再沉,總能在到站前醒來,或許這已成為本能,我跟著人群踏出捷運,迎接微涼的夜晚。

  漫步回家,媽最近跟上流行的追著連續劇,但往往在沙發上看著看著都會看到睡著。

  「哇!今天這麼早!」

  「嗯。」我一屁股坐在她旁邊,誇張的伸懶腰。

  「快去洗澡啦!」

  「等一下嘛……」

  「快去快去。」我不情願地站起來,慢吞吞的走回房間。「妳屁股擋到電視了啦!」

  回到房間打開衣櫥,想翻出換季的睡衣,卻在無意間看到熟悉的運動服。

  幾乎是下意識的決定,我俐落的換好衣服,套上襪子,快步走出房門,抓瓶礦泉水,準備出門。

  「這麼晚要去哪?」

  「跑步。」

  「這麼累了還要跑?!」

  「就是累了才要跑一下啊!」

  「講什麼啦?!」媽生氣的站起來,想要阻止我出門。

  「娟姐。」我討好的叫道:「拜託,我很久沒跑了,感覺身體都快生鏽了。」

  「什麼姐?!」媽逗樂的笑出來:「我都幾歲了還叫姐。」

  「好嘛好嘛,」我鑽過她身邊到陽台穿鞋:「而且還有跑團一起跑啊!又不是一個人。」

  「手機帶著。」媽不情願的遞給我剛剛回家擺在桌上的手機,耳提面命的叮嚀:「記得啊!飲料離開視線……」

  「……就不能喝。」我乖巧的接話。

  「早點回來。」「好。」「注意安全。」「好好好。」


  踏著深秋的枯萎落葉,難得能擺脫沈悶且不斷重複的枯燥作業,腳步也就跟著輕盈幾分,不管是要去操場的柏油路,還是經過公園的綠色地墊,或是踏上操場的 PU 跑道,都讓我滿心飛揚。

  當然,最愉快的還是邁開雙腳,舞動雙臂,感受風馳律動的暢快呼吸,一時間,天地就剩下自己的腳步聲了。

  「林董!很久沒來了喔!」遠遠的,大叔的喊叫聲劃破天際,直衝耳畔。

  「嗨!」我揮揮手,算是打了招呼。

  「林董好!」一群人規矩的列隊站好,在我跑經過他們身邊時,嬉鬧的敬禮。

  「什麼啊……」看著一位位年紀比我大的男士們滑稽的模樣,有點頭痛。

  「快比賽了,林董第三棒如何?」

  「我很少練習沒關係嗎?」我皺眉:「一直加班,都沒什麼時間練跑喔!」

  「沒問題的!」大叔拍胸:「基本上,妳只要肯出席,我們就非常滿足了。」

  「沒錯沒錯……」其他人跟著點頭附和。

  「好吧!」我稍微握緊拳頭,打算擠出點時間多練習五千公尺,但看著眼前的六位男士,不禁納悶地問:「另一棒女生呢?」

  「林董有沒有推薦呢?」

  「推薦?」

  那瞬間,嚴厲的魔鬼教練,在我腦中一閃而過。



目錄章節

Chapter 5 Section 3〈不該選擇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小說情節純屬杜撰,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