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不要,在乾柴上點火

發表於2018/09/13
5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6 〈柴米油鹽

Section 2〈不要,在乾柴上點火〉


  可造之材,通常用來比喻值得栽培的人才。

  一位五千能跑進二十分內的新人跑者,會讓想組接力的隊伍爭相拉攏,同時,也會被大家視為潛力無窮的馬拉松跑者。

  假以時日,好好訓練,又將會成為……

  「什麼?」

  「我要收假……」

  「什麼!」

  「我也不想啊!大姐,但我不回去更慘啊!」

  「你還沒退伍?」

  「對啊,安姐不知道?」

  我搖搖頭。

  「好吧,三連二砲,一兵陳政翰報到。」

  我皺起眉頭。

  「安姐別怒啊!我放假再來總可以吧……」

  「什麼時候?」

  「我也不知道。」

  「啊?!」我握緊拳頭。

  「我真的不知道啊,」他帶著哭嗓:「假都學長先排啊!」

  「多久放一次?」

  政翰歪頭想了想說:「大概兩週吧……」

  「兩週。」我沉吟道:「你在軍中每天都要跑三十分鐘。」

  「啊?」

  「跑三十分鐘。」

  「為什麼?」

  「因為你要跑馬拉松。」

  「咦?」政翰納悶:「我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你現在知道了。」

  政翰張口欲言,閉口醞釀,再度張口,仍擠不出半個字。

  「你沒跑我會知道的。」

  政翰一臉驚恐的看著我,納悶道:「妳會讀心術?」

  「哼。」

  五千跑得好,不見得全馬也能跑得好,耐力差的男生可比比皆是。屆時我便會讓這個新人了解全程馬拉松的可怕。


  ☆


  看來我在不知不覺中,為了這種幼稚的報復,不斷盯著、催著、督促著政翰練跑,導致最後聯繫不上他時,怒火漫延。

  身為教練,應該時時保持冷靜,客觀對待每一位選手,不因個人情緒左右練習,這才是應有的專業。

  眼前這個拼命翻找包包的傢伙,只不過另一隻猴子,慌慌張張、手忙腳亂的模樣,怎麼可能會干擾我……

  「啊!我手機放在公司充電!」政翰恍然大悟,一臉歉意的看著我,低頭準備接受斥責。

  放心,我早就收拾好情緒,才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而大動干戈,你只要好好練跑,其他我才不管。

  「沒有下次。」我一拳揍在他的胸口,像是把多餘的情緒,一股腦的全都灌輸過去,卸下自己不必要的起伏,回歸平靜。

  「是,遵命!」政翰可憐兮兮的問:「妳該不會打很多通給我吧?」

  搖搖頭,沒什麼,才兩通而已。

  「呼,」政翰鬆口氣,拍拍胸口:「應該沒有九通吧?」

  「沒有。」我皺眉轉身:「走了,掰。」


  「掰掰。」


  「等等……」我困惑的停下腳步並回頭:「誰打給你九通?」

  「啊!」政翰沒有回頭,他根本還沒轉身,仍維持著看我離去的姿勢,困窘的支吾:「呃……那個,沒什麼啦……就,嗯……」

  我走回他的面前,盯著他的雙眼:「說。」

  「呃,沒有啦,不是什麼事啦……」

  「說。」

  「就前女友啦……」

  你有前女友?!你前女友現在還會跟你聯絡?你前女友到現在還死纏爛打的播了九通電話給你,結果你都拒接?還是你故意……停……冷靜……

  「不是妳想的那樣啦!」政翰揮手解釋:「以前我去跑步沒帶手機,結果漏接了玲玲的九通電話,然後就被臭罵一頓。」

  玲玲是吧?!聽起來就是個很可愛的女生。所以你之前就開始在跑步了,結果來這裡裝嫩,騙倒一大票人,扮豬吃老虎。

  「不是啦!」政翰急得不知怎麼解釋。

  「什麼不是?」

  「我不是裝不會跑啦……」

  「你……」


  時間定格。


  心跳漏了整整一拍,大腦需要重新連線,才能讓敏銳察覺任何蛛絲馬跡的我,試圖接受這個震驚的事實。

  「你,怎麼會……」不應該,不可能,不現實。

  「我知道啊……」政翰直接把話接完:「妳都寫在臉上了啊!」

  我?!有嗎?

  「雖然有些時候還是很難懂啦!但基本上還是能分辨的……」政翰露出偷吃糖果般的笑容。

  「停。」我舉起手,腦袋飛快運轉,試圖解決眼前這個危機。


  有了,回家。


  「掰。」

  「呃,掰……」


  ☆


  雖已不是第一次迎接冬季,但……

  台灣的冬天,不會下雪。

  台北的冬日,總是下雨。

  濕冷,是市民的夢魘,衣服晾不乾,鞋子老是浸水,冷風總能鑽進袖口,天空是鬱悶的,連帶的心情也老是陰暗。

  但對跑者而言,這是痛快跑完不會滿身大汗的溫度,是能夠盡情飆速也不會熱昏的天氣,是今天暴雨明天跑鞋一樣會陰乾的時節,是最瘋狂也最多賽事的馬拉松旺季。

  許多人的跑步課表,此時也進入高峰期或是巔峰期,是跑量與質量同時提升的階段,也是驗收成果前的最後衝刺階段。

  夏秋時報名的賽事,陸續在年尾拉開序幕,跑團每週都有人帶著新的獎牌、新的紀錄回來,週間的練習也變得有些混亂。像比完賽在恢復的、比賽前在降跑量的、仍在為接力做準備的、請假沒來的……

  「稀客!」「陳董,好久沒來了!」「到了B組就狂請假,這樣對嗎?」

  政翰低著頭,笑笑的跟大家打招呼,在一一賠罪過後,跑到我面前站定。

  他抓著頭,露出不好意思的眼神,眼旁盡是濃到化不開的黑影,滿臉倦容的頭頂貌似罩著烏雲,身軀早已沒了初見時的挺拔,這不是一兩天沒睡飽造成的模樣。

  「昨天幾點睡?」

  「啊,呵呵……呃……」眼神飄移不定。

  「嗯?」一個質問的音調就足夠讓他從實招來。

  「兩點半。」

  「你知道今天要跑什麼嗎?」

  「長距離山路。」

  「現在幾點?」我們對視。

  「安……」他求饒的輕喊。

  「哼。」我可沒對誰心軟過。

  「六點。」政翰低下頭。

  「回去睡覺。」

  「但我只有週末可以跟大家跑跑步了。」

  「跑步不是你的全部。」

  「但……但……」政翰抬起頭,鼓起勇氣反駁:「但現在只有跑步可以讓我開心一點。」

  「……」我看著他的黑眼圈,還有只睡幾個小時而佈滿血絲的雙眼,以及握緊拳頭恢復挺直的堅定神情。

  「你壓尾,跑慢一點。」我想了一下後又補充:「五公里就折返。」

  「遵命。」他大笑的對我敬禮。

  我們最常跑的山路叫做巴拉卡公路,從天元宮出發,一路向上到二子坪,來回約二十公里。若要加碼,還可以跑到竹子湖繞一圈。而除了從淡水跑上去,蘆慢或北投團則會從大屯山跑過來,這整個環山的路線,可說是跑者週末長距離練習的盛地。

  暖身完的一群人,在談笑聲中起跑,政翰聽話的跑在最後面,我則不疾不徐的領先他半步的距離,許久沒跑的他,即便是剛起跑的緩上坡,也讓他大口喘氣。

  「上坡用臀部跑。」

  「呼呼……好。」

  清早的山林,空氣好得會讓人想多吸幾口,峭寒的低溫刺激著暴露在外的皮膚,迎風撲面讓人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本來說好輕鬆跑的幾個人在轉彎後就不見蹤影,跑團瞬間便分散成好幾個小集團。

  我回頭看了政漢一眼,後者對我舉起大拇指,接著從腰包上拿下水瓶,猛灌了一口。

  「妳要嗎?」他把水瓶遞過來。

  「不用。」

  如果是河堤的長距離或許還可以用腳踏車補給,但山路就得自給自足,跑得越遠,準備的東西就越多。首先,水是必須的,二十公里內帶瓶六百毫升的礦泉水都足以應付,二十公里以上建議背個水袋背包,視個人需求,從一公升到兩公升都有人背過。

  再來是補給品,這就非常多樣了,最常見的是鹽糖,一顆就能補充流失的鹽份,同時還能讓跑到昏頭的大腦含顆糖果清醒清醒。另外一種是能量膠,若要跑到三十公里的話,能量膠幾乎是必備,否則跑到一半就開始飢腸轆轆的話,可沒辦法跑完全程。

  至於其他的餅乾、巧克力、糖果等則看個人喜好,我還碰過有人帶根香蕉跑步的。

  「準備折返。」看著手錶顯示五公里,我轉頭提醒。

  「好,妳繼續,我先回家睡覺。」汗水浸濕頭髮的狼狽模樣,像是隨時會倒地般,連舉揮手說再見都有氣無力的。

  「注意安全。」我皺眉提醒。

  「好,掰掰。」政翰掉頭,我繼續往上爬升。

  他到底行不行啊?下坡應該可以藉由地勢,順順的跑回去才對……

  「啊!!!」

  身後傳來一聲驚呼,隨即戛然而止。

  我快速轉身,看遠處的身影,那道蜷曲的影子是彎著腰的身軀,上半身是痛到微微顫抖的模樣,下半身則動也不動的僵硬在半空中。

  不好的預感一瞬間在心中無限放大。

  不會吧!不是吧!

  不可能吧…



目錄章節

Chapter 6 Section 3 〈你是,巧婦手中的米〉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小說情節純屬杜撰,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