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最遙遠的25秒 最接近的兩小時馬拉松

徐敦傑
發表於2017/05/07
30,372次點閱
14人收藏
加入收藏


(照片來源: Nike)

由Nike主導的Breaking 2、馬拉松破二計畫(後簡稱bk2),期望透過頂尖運動科學團隊、產品研發、賽道掌控、配速策略等條件的共同輔助下,試圖讓旗下贊助的三位頂尖馬拉松選手超越人類馬拉松的體能極限,挑戰前所未有的兩小時馬拉松。這個為期近半年的「瘋狂」計畫,於今日(5/6)清晨5:45正式於義大利Monza的一級方程式賽車場接受考驗,最後以25秒之差功虧一簣,Eliud Kipchoge在最後1公里可說用盡全力,雖然挑戰失敗,但仍受到全場群眾英雄式地喝采,人類是否具有跑進兩小時馬拉松的能力? 今天以後這不將再是一個問題,而是無庸置疑的肯定。


挑戰過程

(照片來源: Nike)

清晨5:40,多雲,飄了些細雨的一早瀰漫著最適合長跑的舒爽氣息,11.8度,幾近無風的0.6km/h,天氣條件一如賽前bk2條件所設想,再完美也不過了。隨著配速員一一入場,三位選手壓軸出現,Eluid Kipchoge、Lelisa Desisa、Zersenay Tadese於5:45在汽笛鳴響後準時起跑,跟著前方諾大的計時板與特斯拉前導車,以及擁有黃金陣容的雙V字配速團隊,展開馬拉松運動史上前所未有的挑戰。

(照片來源: Nike)

配速團隊是本次計畫執行的關鍵角色之一,配速團由多達18人組成,包括Nike贊助的頂尖田徑選手如Bernard Lagat、Andrew Bumbalough、也有這三位挑戰者平時在家鄉的訓練夥伴;團隊採取每4.8公里輪替位置與換手休息的策略,而前導車也透過向後投射到地面的V字線雷射光,確保配速跑者定位準確、全程充分發揮彈弓效應,降低風阻。

(照片來源: Nike)

第一個五公里費時14:14,換算完賽時間為2:00:06,以比賽最理想的negative splits來說相當合理;緊接著第二個五公里14:07(28:21/10k),讓進度回到水準(1:59:53),不過或許是配速輪替戰術與多位不同跑者交錯組合的關係,配速的節奏並不如預期的一致,以一圈2.4公里的賽道來說,6:44、6:37、甚至6:51等數字都有,儘管如此,從現場選手與配速跑者間的互動來看,選手仍會不時依照自己的節奏調整和配速團的距離,當配速團發現後方距離拉遠,會先降速以引導選手進入「安全區」,再提升到預定配速區間。

(照片來源: Nike)

如賽前我所預測,今年初在訓練中大腿受傷也不慎感冒的Desisa仍未調整至最佳狀態,開跑數圈後就待在集團最後方,努力地跟上前方並肩而行的Kipchoge與Tadese,Kipchoge保持一貫地優雅自在,Tadese仍是一副比半馬賽的衝勁。挑戰在18公里後發生變化,先是Desisa退出行列,儘管有配速團配合帶領、試圖激勵他後來居上,但兩圈過後漸行漸遠,Desisa確定破二無望;無獨有偶,Tadese在一圈過後和Kipchoge從同跑變成落後一大步,半程過後,也退出集團,獨自奮鬥。

自此開始,舞台屬於Eluid Kipchoge一人,破二計畫的唯一希望。

(照片來源: Nike)

在35公里之前Kipchoge幾無疲態,分別以14:14、14:17跑完25-30、30-35公里,通過35公里的時間為1:39:37、相當於2:00:05的完賽成績,一切都還在掌握之中,Kipchoge的表情仍是一貫地專注,凝視前方,就像比賽才剛開始一般。然而,37公里後Kipchoge和配速團忽遠忽近的次數變得頻繁,37、38、39、40公里,完賽預計成績越來越慢,剩下最後一圈時,已經來到2:00:18的完賽時間,等於是他最後每公里要跑2:41才能破二,一公里要比破二配速快九秒,Kipchoge在通過最後一個彎道時,臉上的表情先是緊繃、隨後露出一抹放鬆的微笑,彷彿在告訴觀眾,我已竭盡全力,但要成為超人好像還差了一點。

(照片來源: Nike)

最後400公尺,配速跑者全部退開,揮手示意要Kipchoge向前奔馳,擁抱屬於他的榮耀時刻,儘管終點上計時鐘已經超過兩小時,但媒體和群眾熱情地喝采,迎接這位史上最接近兩小時馬拉松的人類,Kipchoge也難得一見地火力全開,衝過終點時還踉蹌兩步,2:00:25,有史以來人類最快的馬拉松成績。

(照片來源: Nike)

Zersenay Tadese與Lelisa Desisa隨後分別也以2:06:51與2:14:10的成績完成挑戰,Zersenay Tadese也跑出生涯最快的馬拉松成績,比他個人最佳紀錄2:10:41快了四分多鐘。

特別一提,這次bk2的賽道是有通過國際田徑總會丈量認證合格的,但因為專屬配速團、補給、前導指示等主導因素,bk2的成績並不能被算為正式紀錄。



Eliud Kipchige最大贏家

通過終點後,Kipchoge先是面帶微笑地躺在方才跑了17圈的史詩之路上,隨後馬上起身緩跑,向他的恩師Patrick Sang擁抱,並迎向終點兩旁不斷拍手叫好的群眾,一一擊掌慶賀,就像他每次贏得馬拉松後會做的事一樣,或許對我們來說bk2是一場特別的挑戰,但對於Kipchoge而言,這場挑戰就和他生涯準備過的無數場比賽一樣,專注自我,發揮極致。

Kipchoge成名後最為人稱道的,不是他的體能、技巧、成績(當然這些也很好),而是他那超凡卓越的心理素質,你總能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自適優雅,沒有絲毫的剛傲霸氣,卻透露出一股柔而堅韌無比的自信,「我笑是因為我很享受比賽,試著讓自己保持輕鬆,專注在比賽過程的感受,如果總是很嚴肅地面對挑戰,那些和嚴肅相關的負面情緒就很容易出現,痛苦、失敗、壓力,你會開始分心、緊張,如此一來就很難放鬆,讓實力全然發揮了」,Kipchoge在賽後被問到關於在這次的挑戰中不時出現、尤其是那最後階段的微笑時這樣回答。

(照片來源: Nike)

差25秒沒能破二,這次的挑戰失敗嗎? 一點也不,Kipchoge是破二計畫的最大贏家,他成為人類史上第一個嘗試且最接近兩小時馬拉松的跑者,後續即便有人真的能打破,Kipchoge首開先例的啟發絕對功不可沒,早已在歷史上留下一筆,因為這個勇於嘗試,勇於放下巔峰功成名就選擇去單純挑戰自我極限的嘗試,我們知道兩小時馬拉松是有可能的。

Kipchoge是史上最優秀的馬拉松跑者之一,在破二計畫之前就已無庸置疑,但更多人認為他是位偉大的馬拉松跑者,為什麼? 他在bk2賽後記者會的感言中,我想就說明了一切: 「感謝所有協助我挑戰極限的配速夥伴,希望下一次我能證明人類真的可以跑進兩小時馬拉松,事實上從這個計畫開始之後,我心中一直都只有破二,但在最後兩圈,我發現自己落後一些、最後一圈,又再落後一些...這是一趟很棒的旅程,我在這七個月的過程中付出全心全意來準備,對於這樣的挑戰和結果,我很高興,心滿意足。」


幾個觀察

取線

在賽後的賽道體驗跑中,我觀察到路面有引導跑步動線的指示,目的就在於盡可能跑出精確的距離而不要浪費體力,這對於錙銖必較的個人最佳、賽道紀錄、世界紀錄來說相當重要,很多時候我們可能是不經意地換邊跑或在比賽過程中為了超車而左右亂鑽,無形之中就會耗費多餘的距離與體力,進而影響成績。

跑鞋

跑鞋一直是bk2執行過程中最被關注的一點,甚至有人認為Nike透過Vaporfly Elite提升跑步成績就像施打類固醇般地偷吃步,但這樣的討論也在今日不攻自破,同樣的跑鞋,Kipchoge與Tadese突破最佳,Desisa卻跑得並不理想,腳上穿甚麼,只要沒有推進器,重點還是看他的主人是誰。倒是這次Nike大膽顛覆傳統,採用厚底的全新競賽跑鞋設計思維,就結果來應是個正確的賭注,不僅是自家鞋款,想必也會對其他品牌帶來衝擊,開啟跑鞋研發的另一片天空。

這次提供bk2三位跑者的客製化Vaporfly Elite透過腳型3D掃描來製作出最適合個人需求的樣貌,並讓三位跑者在鞋身留下專屬自己的話語,Kipchoge留的是「超越極限」以及他太太和小孩的名字;Tadese留下太太的名字;Desisa則以父母的名字作紀念。

訓練

本次計畫從宣佈到執行只有半年的時間,bk2團隊表示並未更動選手原本習慣的訓練安排,僅提供建議和裝備與補給上的協助,從這樣的觀點來看,人類跑進兩小時馬拉松還有很多的潛在突破空間尚未發掘,這確實不是個夢想,是個將被逐步實現的理想。

當問到選擇5/6、距離計畫開始只有約半年的時間是否太趕,bk2團隊都不假思索地回答一點也不,觀察選手們的身心狀況,bk2團隊認為半年的時間最恰好,這和一般世界菁英馬拉松選手一年重點馬拉松賽事約參加2-3場的狀況近似,可見準備馬拉松賽(以突破成績為目標)比較理想的週期應在20-28週,會較為充分有餘,也不至於漫長倦怠。

配速員

從本次計畫的執行來看,配速員對於締造成績將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反觀國內大型馬拉松賽事,有提供菁英、甚至大眾跑者配速服務的比賽並不多,品質也良莠不齊,這往往也是限制選手在比賽中跑出佳績的原因,因為上場都都只能孤軍奮戰,或是配合別人的節奏來跑,期待國內大型賽事能逐步發展健全的配速服務,為提升比賽水準打下重要的基礎。

補給

bk2的挑戰過程中選手們透過隨伺在側的自行車動態補給即時提供能量,並依照bk2團隊的補給進度來走,主要是高碳水化合物為主的液態飲料,和計畫執行前的習慣相比,bk2團隊提到三位跑者不論是補給的份量或頻率都多很多,能量與營養也是訓練之餘,提升成績的重要關鍵。


Breaking2的意義

Nike總裁Mark Parker於挑戰後對外表示: 「今天Eliud Kipchoge用2小時25秒這一史上無人能及的速度完成了42.195公里,這個成績的意義已經遠遠超出馬拉松本身。這個時刻將激勵全球每個國家和社群的每位跑者不斷挖掘自己的潛能。」從去年計畫宣告開始,到5/6的今天正式挑戰,從一開始被視為行銷手段,到最後是來真的,參與這個計劃的團隊人員不論是誰,專家、學者、顧問、教練、運動員,對bk2的詮釋與看待都超越了「成績」和「數字」的層次,他們要追尋的是一種純粹,就是想看人類有多能跑的純粹,只是透過馬拉松來實踐。

 (照片來源: Nike)

bk2的意義,就想知道人類能不能以這樣的速度跑完這個距離,如果這是人類做得到的,那外在環境、裝備、訓練、營養等淺在影響因素終究有得以突破的一天,同樣的道理,大眾跑者常常遭遇的挫折或停滯,一定也有突破的一刻;因為破二計畫的實踐,看似人類的長跑極限搖搖欲墜,連最高層次的跑者都沒有天花板了,更何況空間還無限寬廣的大眾,只要找對方法,我們終究能突破難關,看見更好的自己。

讓我們透過官方轉播紀錄,再次回顧這馬拉松史上的經典時刻。

「我始終相信人類沒有極限,只要有好的訓練和準備,這25秒早晚會超越」,Eliud Kipchoge在賽後記者會中完全沒有失望之情,反倒是看見了自己的下一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