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兩好球,突然下墜伸卡球

發表於2018/06/11
7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四章〈關鍵失誤〉

第二節〈兩好球,突然下墜伸卡球〉


  等待,是一個人的孤寂。

  哪怕是一群人陪你等。

  走廊的佈置有些巧思,響應中秋節關係,梁柱黏著柚子形狀的紙張,上面還有一些學生的留言,我輕輕倚靠在其中一根柱子旁,看著上面的筆跡,然後又轉頭看著樓下蓮花池中曬太陽的烏龜。

  牠們應該曬得超爽,而且可能還比我老個五六十歲。

  走廊上幾位零星散落在各個教室門前聊天的學生,可能是等下堂課才要進去,或是上到一半偷跑出來聊天,當然也有可能跟我一樣,在等朋友下課。

  我在等玲玲。

  不論是基於男生不該讓女生等的禮貌,還是在約定的時間前五分鐘到場是種尊重對方的禮儀,我都習慣等著玲玲的出現。

  等著她對我露出大大的陽光笑容,等著她撲進我的懷裡,等著她拉著我的手大步走去餐廳,等著她……

  荷葉旁的波光粼粼是鯉魚們的暢遊舞池,午後陽光撞上池畔的垂柳成為牠們的霓彩燈光,在假石與莖蔓間翩然起舞,不禁讓我看得如此著迷。


  「噹……噹……噹噹……」下課鐘聲響起。

  過了一會兒,教室後門被打開,學生們魚貫而出,三三兩兩,交頭接耳,接著熟悉的身影,舒服的香味,愉悅的腳步,在我面前如電影情節般上演。

  「走吧!」她這樣說道。

  「嗯!」我用力點頭。

  基本上,每週三和五我都會從淡江殺到輔大。從一開始有點陌生的兩小時車程,到後來可以鑽巷、弄閃紅燈的一個半小時抵達,對於直線加速的路段與測速照相的地點瞭若指掌,就連新莊中正路都從險象環生騎到得心應手。

  如果要說交往前後的差異,除了往返兩所大學的交通經驗值暴增外,那就是從個人到雙人的認知轉變了。

  一個人可以自由安排作息,想怎樣就怎樣,雖然也不會怎樣,但那種自由程度至少是比較無拘束的。兩個人則需要找出彼此的交集,想怎樣之前需要先報備,雖然通常也沒有怎樣,但不能搞失聯至少是無比重要的事情。

  有鑑於上次去跑步而漏接玲玲的電話,之後每次跑步我都會帶著手機,雖然手機又大又重,但拿在手上跑,至少就沒再發生過同樣的狀況。

  而處於熱戀期的我,這樣子的奔波卻是甘之如飴的……


  ☆


  「原來你那時候常常一下課就不見人影是這樣啊……」銘偉恍然大悟的說。

  相較於副會長的後知後覺,其他人早就多少有些察覺了,只是先後的差別,第一個發現我談戀愛的是小強,畢竟他就睡在我下舖,想不知道都很難。

  再來是佳薇。我不過是早餐吃著輔大的菠蘿麵包,她就像福爾摩斯一樣逐步推敲出所有事情,十分可怕。

  「感覺沒什麼問題啊……」偉霆夾口蔥爆牛肉,邊嚼邊說:「……啊……後來速怎麼囉?」

  「天曉得……」

  我仰天又乾了一杯酒。


  ★


  所有美好事物的崩壞都是毫無預警的。

  撞倒花瓶的一瞬間,即便想要挽救,也會有如慢動作般遲緩。車禍發生的那一剎那,就算想要閃避,人生跑馬燈還是會緩緩播放。睡過頭的那一刻……嗯……倒是一切都會加速快轉。

  雖然大家都說能男女生的思考模式不同,在乎的事情不同,處理事情的方式也不同,但我總覺得如果兩個人在一起,有那麼多共同的興趣和嗜好,還有那麼多聊不完的話題,那麼多開心的事情,這些林林種種數不完的小事,總能讓生理與心理不同的彼此異中求同吧!

  至於那些真的無法苟同的事情,不就是兩人交往後要一起克服的旅程嗎?人們之所以相戀,不就是為了找到能夠在磨合後還能互相包容,且給予尊重的另一半嗎?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因此每當迎接玲玲下課後走出教室的那個瞬間,我總是充滿期待,總是希望看到那個笑容滿面對我說「走吧!去吃飯」的女孩。


  但,往往事與願違。

  教室門一開,皺眉不悅。

  「我跟你說。」

  「嗯?」

  「我今天超火大的。」

  「怎麼?誰惹妳了?」

  「你知道分組報告的用意嗎?」

  「嗯……」此時如果你開始解釋何謂分工合作與團隊效率的話,那你就真的太不了解女生了,這時你應該說:「哪個白目沒做事?」

  「我跟你講!」玲玲氣沖沖的邊走邊說:「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誇張!明明早就說過今天要確認進度,連大四學長都沒擺老了,兩個學妹竟然說什麼不知道怎麼進行……」

  「天啊!」不需要插話,你只要聽她發洩。

  「如果她們才大一就算了,明明都大二了,連去圖書館都不知道嗎?真的有這麼難嗎?現在連高中生都知道複製貼上,結果她們竟然進度零,如果我是組長我就直接罵人,組長就是人太……」

  劈哩啪啦……劈哩啪啦……接下來的話,不曉得為什麼,可能是男生的生理構造,總會讓我們選擇性失聰,這些嘮嘮叨叨就像風一樣吹過耳際,然後消散。而當下其實該注意的則是找到一家好餐廳,否則會更慘。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玲玲瞪眼。

  「有啊!」我看到一家鐵板麵,應該不錯,順口回答:「妳不是說那個誰連複製貼上都不會。」

  「就是啊!超扯!」玲玲繼續前還不忘問:「等下吃什麼?」

  「鐵板麵?」「喔,好……如果下次還是這樣,老娘真的會發飆,憑什麼大家都在找資料,她們就可以裝傻啊?!這就是我為什麼不喜歡分組報告的原因,幾乎每次都會碰到同樣的問題,你說,教授是不是懶得看那麼多報告才讓我們分組報……」

  劈哩啪啦……劈哩啪啦……

  嗯,這樣算好的,聽她抱怨後通常就沒事了,比較棘手的是……


  教室門一開,柳眉倒豎。

  「我現在很不爽,不要跟我說話。」

  「呃……」

  如果你真的就默默跟在她身後不說話,那只會讓她專注在她不爽的事情上,反而會越演越烈。最好的方法是,轉移她的注意力。

  「歐伊歐歐伊歐伊以意……歐伊歐歐伊歐一依嘿!」我唱著:「伊賀流忍者的想法,嘿!只會用……」

  「我在不爽,你再唱什麼歌啦!」

  「周董的《忍者》啊。」

  「吼!我不是問你歌名啦!你沒看到我心情不好嗎?!」

  「可是你叫我不要講話……」這時候要很委屈。

  「我是說不要跟我說話,不是叫你不要講話!」雙手插腰。

  「那那……那我跟小黑講話。」我蹲下來,摸摸校狗的頭,後者搖著尾巴,吐著舌頭,很享受的樣子。

  「小黑啊……你說旁邊這位漂亮的姐姐在生氣什麼呢?」

  「哼。」玲玲別過頭,不看我逗弄黑狗。

  「小黑啊……你知道怎麼讓這位美麗的姐姐變開心嗎?」「汪!汪!汪!」「喔喔喔!這招高明啊!小黑厲害!」

  「喂……」我仍蹲著,輕拉玲玲的衣角。

  「幹嘛啦!」玲玲努著嘴轉頭看我。

  「小黑叫妳忘忘忘。」「你才汪汪汪!」「不是啦!是忘記的忘啦!一切都忘掉,忘忘忘。」

  「哼……」玲玲冰冷的臉龐稍微勾起嘴角。

  「快,忘忘忘。」「哼……噗……」

  「乖喔……」玲玲俯身,左手放在小黑頭上,右手放在我頭上,好氣又好笑的說:「小黑乖喔……嗯……大笨狗乖喔……」

  「誰是大笨狗!」我站起身。

  「你啊!」玲玲笑道:「誰叫你蹲在那邊汪汪汪。」

  「我說的是忘記的忘啦!」

  「呵呵呵……」

  基本上,只要願意開口說話,通常都還有救,我最怕的是,連這種對話的機會的都沒有。


  教室門一開,面無表情。

  「……」

  轉頭就走。

  「喂喂……」我快步追上。

  「怎麼啦?誰惹妳啊?我幫妳揍他!」

  「……」

  「唉呀……」我抓抓頭,試圖從她的眉宇間解讀一點點蛛絲馬跡,但這好比登天,因此也只能追著她的步伐,看她的下一步棋子怎麼走。

  「聽說吃甜的可以讓人心情愉悅!」「我知道有一家新開的服飾店,要去嗎?」「欸……那個晚餐吃火鍋怎樣?甘泉魚麵?靴子?」「我知道了!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想去山上大吼!」

  前方的身影突然停下腳步。

  我也悄然佇足。

  「你說……」玲玲轉過身,滿臉淚痕,哽咽的開口:「我是不是很沒用?」

  「怎麼可能!」看著她哭花的臉,我的心都碎了,於是大步上前,攬她入懷。

  「成績普通,長得普通,桌球也打不好……」淚水浸濕了我的肩膀。

  「這沒有道理……」我搖頭說:「如果妳長得普通,那這世界上就沒有正妹了!」

  「嗚嗚……所以我是沒用的花瓶……」

  「唉呀!誰說的!」我握起拳頭凶狠道:「妳怎麼可能是花瓶!成績不用多好,有過就好啦!很多人還不是被當,但妳 ALL PA 耶!」

  「嗚嗚……」「好啦好啦……我們去吃頓好料的!」「不要……連學妹都打得比我好……」「呃……桌球喔……」

  這倒有點難處理,在運動的世界裡,有時候不是像紙筆考試,有念就有分,即便練得辛辛苦苦,還是可能輸得一塌糊塗。

  「每個人都一樣啦……」我想了一下開口:「我也輸給國中生過啊……」

  「嗯?」「不管發什麼球,全都給我硬拉搶攻……」「嗯……」

  淚水漸止,我繼續說:「有時候,妳會發現有些人就是特別厲害,就跟怪物一樣。」

  「但學妹也才剛學……」「代表她可能是天才?」「那我呢?」「妳喔……」

  「妳是……」

  呃……是什麼?這關鍵時刻不能辭窮啊!

  「嗯?」

  「妳是……我的花朵!」我自以為幽默的笑道。

  玲玲愣住了,接她掙脫我的懷抱,往後退了兩步,在我一臉不解的情況下,她的情緒從悲傷瞬間轉換成憤怒。

  「我才不是花朵。」玲玲咬牙切齒的轉頭離開,連眼角的淚珠也不擦。

  「等等……我那是開玩笑的……那是伍佰的歌……」

  「玩笑?!」玲玲急停,轉頭大吼:「你以為這很好笑嗎?很好笑嗎?好笑的話,你笑啊!笑啊!」

  「啊……」一時間我喪失了語言能力。


  ☆


  看著杯盤狼藉的圓桌,久久無人吭聲。

  「我發現你缺乏幽默感。」銘偉默默開口。

  「我其實不是真的想開玩笑,只是當下想不到要說什麼。」

  「那應該就不要說啊!」小強搖頭。

  「不說更糟。」佳薇反駁。

  「但是……」偉霆皺眉開口:「這些頂多算是摩擦吧……不至於讓你們分手,應該有個主因吧。」

  「或者說,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麼?」

  人影散落,聲光模糊,怒吼與淚滴交織,我腦中閃過的這些畫面,凌亂不堪又支離破碎,但卻一點一滴的還原分手現場,最後當我恢復雙眼的焦距時,卻發現自己正盯著佳薇的臉。

  準確來說,是看著她迷濛的雙眼。

  嗯……真的要說出來嗎?


  佳薇?


目錄章節

第四章 第三節〈揮棒落空,三振出局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