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穩扎穩打吃課表

發表於2018/07/06
13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3 〈入世修行〉

Section 1〈穩扎穩打吃課表〉


  「我不行了。」

  「可以的!」

  「真的不行……」

  「沒問題的!」

  「一圈九十六秒,太快了。」

  「不會,妳都沒有跑怎麼知道自己不行?」

  「我不用跑就知道自己不行。」

  「快!第一圈我帶妳跑,讓妳掌握速度,快來。」

  我看著雅婷不容質疑的表情,心中五味雜陳的跟著她走向操場的第一道跑道旁,明明我們是在為全程馬拉松做準備,怎麼跑著跑著就突然要跑間歇呢?

  「等一下第一圈跟著我喔!」雅婷看著手錶,準備按下:「三、二、一……GO!」

  唰一聲的雅婷衝了出去,我硬著頭皮緊跟其後,她的步伐跨得很大,但步頻很快,腳尖似乎才點到地就迅速提起,我盡量模仿她的跑姿,努力追趕。

  「二十四。」彎道結束後,雅婷喊出秒數。

  接著是直線,雅婷的馬尾在我眼前晃阿晃的,看著她的背影,我試圖讓自己專心,但卻無法不在意越來越重的喘氣聲。

  「四十八。」直線結束,進入第二個彎道。雅婷回頭說:「很好喔!穩住!」

  才跑完半圈我就已經很喘了,這不禁讓我回想起剛開始練五千的時候,也都是這樣不要命的亂衝。

  「七十二。」彎道結束,雅婷邊跑邊說:「記住這個感覺,還有一圈。」

  我只能用喘氣聲回答她,並讓腳步盡量不要放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直線跑得比較慢一點。

  「九十六。」雅婷離開跑道,朝我大喊:「繼續!妳還有一圈!」

  我咬牙經過起跑線,看著雅婷輕輕喘氣的模樣,再看著自己的雙腳,一吸一吐,配合步伐,一吸一吐……

  「二十五!慢了喔!」四分之一圈時,雅停的呼喊聲傳來。

  天殺的!小腿稍微發力,朝著空無一人的操場彼端衝刺,直到雅停的喊叫聲再度傳來:「四十八!」

  進入彎道,剩下最後半圈,我心裡默默的為自己打氣著,再半圈就好,撐住,再半圈就好。

  「七十三,又慢了!」

  吼!彎道的速度很難抓啊!我大口大口的快速喘氣,進入直線跑道,隱約有乾嘔的感覺,我試著不要喘太大力。

  「九十三、九十四、快點!九十五、九十六……」

  我奮力跨過起跑線,耳邊響起九十七的呼喊,順順的降速緩跑,然後一邊喘氣一邊折返走回雅婷身旁。

  「很好喔!」雅婷拍拍我的肩膀。

  我汗如雨下的彎腰喘氣,接過她遞來的水瓶,挺起身並開始灌水。

  「很好,休息三分鐘,準備下一組。」

  「咳咳、咳咳……」我嗆到直咳的問:「什麼?!」

  「今天總共跑四組喔!」雅婷給我一個大大的笑容。

  「……」我直接躺倒在地。


  有人說愛情像馬拉松,起步早不見得能先到終點。

  後半句對極了,前半句我目前仍找不到相似之處。甚至我懷疑講這句話的人有沒有跑過馬拉松?

  大四這年,我們不僅跑量增加,訓練強度也跟著提升,每天都跑到快要往生,回到家往往洗完澡就躺平了,哪裡來的閒工夫可以談情說愛。

  倒是郁雯和盛翔處於如膠似漆的熱戀期,整天在我們面前曬恩愛,簡直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煩人的事還不只一件,當大家在為畢業後的出路焦頭時,我卻在不斷說服我媽不要讓我去考高普考,拜託,妳女兒這麼好動的個性,去當死板的公務員真的會要了我的命。

  真正要命的是,不知從哪流傳的消息,竟然說我是 T,本來我根本就不在意這種子虛烏有的事情,謠言這種東西,時間久了就會不攻自破。但隨著越來越多可愛的妹妹在跟我告白後,眼眶泛淚的傷心離去,我便不得不處理這個該死的事情。

  當然,最快的辦法就是交個男朋友。

  可惜的是,我現在根本沒時間談戀愛,據雅婷說,現在我們的訓練才剛打完基礎,正進入強化期,慢慢在增加質量,只有肌耐力上去了,才能夠順利的跑完比賽。

  雅婷的主課表是在白天,晚上則是輕鬆的陪我們恢復跑,而我們的主課表則是晚上,白天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上課。

  因此常常出現白天我們幫雅婷拍手,晚上雅婷朝我們大吼的畫面,有時郁雯和盛翔還不管不顧的去約會,丟下我要獨自面對魔鬼教練般的雅婷。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練成這個樣子,明明就不是什麼選手,卻堅持著慢跑的練習。尤其是週末長距離的課表,還需要早起,更是一種折磨。

  郁雯通常會騎著腳踏車,當我們的移動式補給站,但菜籃裡卻都是給聖翔的運動飲料,我們要喝水還要看她老人家心情。

  雅婷會帶著我和盛翔一起跑,並維持在馬拉松配速,偶爾也會碰到田徑隊的同學出來練跑,課表相同時,還能邊跑邊聊天,顯得無比輕鬆。

  但再怎麼輕鬆也只有前半段的路程,越到後段越是辛苦,尤其倒數一兩公里的時候,如果身旁沒有人幫妳加油打氣,真的很難堅持下去。

  撇開週末長距離,平日的課表是以有氧耐力為主軸,並穿插一些速度課表的練習,這樣周而復始的訓練,不為別的,我們的目光都鎖定在年底的台北馬拉松。


  去年我們跑半馬,今年則要挑戰全馬。

  在這種白天認真唸書準備畢業就職,晚上拼命跑步累得跟狗一樣的生活,我竟然還是認識了一位男生。

  他叫陳致遠。

  會認識他也頗好笑的。

  那天晚上我們一如往常的在跑場練跑,前幾天下過雨後的仲秋之夜,有了些許涼意,或許是因為這樣,操場上的人群便紛紛冒出。

  儘管我們已經很努力喊著借過借過,但還是有些硬要在第一道跑道散步的阿伯。妳跟阿伯是無法講道理的,所以我們只能不停的從他們身邊快速跑過。

  或許是天意,明明我們都從他身邊跑過三次了,每次都喊著借過,他也都只是回頭看看,但偏偏在第四次時,他突然往右閃到第二道!

  阿伯不閃不打緊,他往右靠時,正好跟想要從他右邊經過的我迎面對上。

  不能撞!撞了錯不在他,反而會是妳!因此在千鈞一髮之際,我急踩煞車再往左拐回去。

  沒想到這一拐就出事了。

  我左腳踝扭傷。阿伯安然無恙。

  接著我們便在阿伯「跑這麼快幹嘛」的碎碎唸中,趕緊到急救中心要冰塊冰敷。

  那時致遠就在急救站實習,他熟練的將冰塊裝入塑膠袋,接著把冰袋放在我的腳踝上並裹好透明塑膠帶。

  「好了,半小時後,我幫妳換用繃帶包紮固定關節。」致遠蹲著,抬起頭看著我說:「盡量不要去動它喔!」

  「好,謝謝。」

  「不會。」

  雅婷她們三人在旁邊一邊罵阿伯的誇張行徑,一邊擔憂的看著我的腳踝,我則不耐煩的將他們趕走。

  「你們繼續練習,我還要等半小時。」

  「很嚴重嗎?」盛翔轉過身去問準備離開的致遠。

  「嗯……」致遠想了一下後說:「等等我先幫她加壓包紮,但明天還是要去看一下復健科比較保險。」

  「好的,謝謝。」盛翔點頭。

  「應該的。」致遠回禮,並微笑離開。

  「課表還沒吃完,快去吧!」我對滿臉愁容的盛翔說。

  「嗯。」盛翔猶豫地看著雅婷。

  「我們練完再過來。」雅婷果決的說,並領著兩位滿臉憂愁的情侶離開。

  我看著他們的背影無奈的苦笑。

  「來。」致遠又回來,並遞了一條毛巾:「擦一擦汗,別感冒了。」

  「喔。」我接過毛巾時才發現自己渾身是汗的把椅子和地板弄得很髒。

  「沒關係啦!」致遠笑笑:「阿姨會定期打掃的。」

  「但……」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失禮讓別人解決。

  「妳現在不能動喔!」致遠把剛站起身的我又按回椅子上。

  「嘖。」

  「哇!」致遠瞪大眼:「妳剛剛是嘖了醫生(一聲)嗎?」

  「嘖。」我不耐的說:「第二聲。」

  致遠搖搖頭說:「你又嘖了一次醫生。」

  我歪頭看他,什麼意思?

  「Doctor。」「啊!Doctor。」

  我們同時開口,接著愣了一會兒。然後我們又一起笑了出來。


  是吧!一聲和醫生,頗好笑的。

  隨後致遠幫我換了彈性繃帶,固定好腳踝,技術不差,不會太緊,也不會影響到血液循環。

  「所以我應該叫你學長?」

  「是的,學妹。」

  「你以後想當外科醫生?」

  「不是想。」致遠雙眼放光的說:「是一定要。」

  「為什麼?」

  「實話?」

  「當然。」

  「嗯……比起為了企業或財團,為醫學界奉獻我新鮮的肝,應該是比較好的選擇。」

  「呵呵呵。」我仰頭笑了。

  「更何況,還能順便救人。」

  「哈哈哈……」我大笑:「順便!哈哈哈!」

  「呵。」致遠無聲的笑著說:「挺好的不是?」


  是啊!

  「尤其是還能看到病人臉上的笑容。」

  喔?!

  「總令我百看不厭。」

  嗯,我也看著他。

  久久不曾移開視線。



目錄章節

Chapter 3 Section 2〈突飛猛進練肌力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