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選手各就各位

發表於2018/08/01
8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4 〈重新武裝〉

Section 1〈選手各就各位〉


  相較於一年前,這次我們明顯融入許多,無袖的輕薄背心,短到比賽時才敢穿的飄飄褲,手腕還戴隻計時用的電子錶。

  全馬和半馬同時起跑,不過分成左右兩個拱門出發,因此一早我們和郁雯就分開報到,並相約跑完在巨大的安泰獅子旁碰面。而且今年動線也比去年好很多,不過人潮似乎也比去年多更多。

  雖然是第二次參加,但起跑前仍不免有幾分忐忑。以往參加任何競賽,我都有著無比的自信,惟有馬拉松給我難以言喻的無力感,好似不管怎麼跑都永遠有人跑在更前頭一樣。

  「我跑馬拉松」這五個字是今年的賽事口號,贊助賽事的相關企業也比去年多了些,一堆 LOGO 印在拱門的柱子上。我們同樣站在最前面幾排的位置,看著精瘦的各國選手,一同等待著鳴槍。

  雅婷突然替我按摩肩膀,微笑道:「放輕鬆。」

  「我盡量。」

  「我只要四小時完賽就好。」一旁的盛翔對著手掌心呼氣。

  「記住,起跑不要……」雅婷再次提醒。

  「爆衝。」我和盛翔異口同聲的回答。


  看著長官上台致詞,說了一些就算沒聽也沒有影響的話後,比賽就進入倒數階段,身旁的選手紛紛調整狀態,活動關節,腳踝繞環,我們也跟著讓四肢動一動,放鬆緊繃的神經。

  「三、二、一……GO!」

  起跑的洪流還是嚇人的可怕,我們不可避免的被往前帶出了一百公尺左右才找回自己的速度。

  像是土石流中速度較慢的巨石,不停被兩旁的泥流刷過,我們踩著跟平常練習時同樣的步伐,不疾不徐的開始了畢業前的最後一場競賽。

  路線跟去年大致相同,前半段雖然去年跑過,但仍有熟悉的陌生感隨著一步一腳的前進緩緩襲來,不同的路段是半馬過後將會在高架橋上來回折返,最後才會下橋回到終點。

  每每經過路口時,那些被阻擋的汽機車,猛按不滿的喇叭看著人潮如流的通過,我則意猶未盡的看著這台那台的玻璃窗,這種情況似乎每年都要上演一次?

  筆直的仁愛路雖然寬敞,但仍不敵上萬人慢跑的規模,有些人為了超車更直接跑上分隔島,慶幸是我沒看到半個人失足受傷。

  雅婷的速度很穩,我不曉得她是怎麼抓住這個「增一分太快,減一分太慢」的體感,值得慶幸的是,我們只要跟著她跑就可以了。

  踩著固定的節拍,揮動一致的手臂,像機器人一樣,不知疲倦的跑著……跑著……


  ★


  待了將近四年,我竟然不曉得學校對面的巷子裡有這麼多咖啡店,如果不是致遠帶我一家家的品嚐,我可能連中烘培與深烘培都分不清楚。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致遠喝完了他的黑咖啡緩緩開口:「慢跑可以鍛鍊心智,磨練耐性?嗯……磨練意志力?」

  「不是嗎?」

  致遠傾頭,緩緩靠入椅背中,微微頷首說:「很多運動也可以啊!」

  我深深的吸入一口氣,連帶著把拿鐵的香味捲入鼻中,就在我準備開口前,致遠笑著打斷我。

  「我知道妳能說服我。」他的笑容很耐看,讓我決定放過他一馬。

  舉起馬克杯,含一小口,讓舌尖避開滾燙的咖啡,湧入唇中的拿鐵盈滿舌後,我微微瞇眼,仔細感受潤滑的口感與不斷破裂的奶泡。

  嗯,這家比較甜一點,但牛奶也重了些。

  「是下週嗎?」

  「對。」

  「目標?」

  「三小時三十分。」

  「聽起來很厲害。」

  「哼。」我不予置評,這個時間,雖然不是可以登台的成績,但也絕不是隨便跑跑就能達到的。

  「那……」致遠看看窗外飄雨的陰霾,輕聲問:「跑完以後呢?」

  「嗯?」「我是說,年底了,也要下學期啦,然後……妳也要畢業了吧?」「是啊。」「妳有什麼打算嗎?」

  我放下捧在雙手中取暖的杯子,挑起右眉看著他認真的表情,這是在……

  在開口前,我突然決定先丟個餌給他:「我媽叫我去考公務員。」

  致遠雙眼瞪大,一瞬間本想脫口而出的話語急忙收聲,彷彿在仔細挑選措辭的說:「嗯,令堂的出發點是為妳好,畢竟公務員穩定,起薪在現在的社會上還算不錯,但……」

  我心裡笑到翻滾的看著他小心用詞的模樣,這年頭誰還在用令堂啊?!

  「但,發展有局限,要升遷也要等老屁股退休。」

  「嗯哼。」我點頭。

  「以妳文組第一志願的科系出身,光學歷就贏過一堆人……」致遠伸手推了一下眼鏡後繼續說:「我覺得最好的選擇是出國,英美大學,以妳的在校成績和表現,拿個國外碩士文憑回台,或是直接進入國際企業,都很好。」

  「嗯嗯。」我笑而不語。

  「而且現在大學滿街跑,繼續讀台灣的研究所我也覺得不錯,再唸兩年,搞不好還能跟我一起畢業。」

  我只是保持著淺笑。

  「啊……」致遠拍頭,自覺的說:「妳已經都決定好,做好安排了吧!」

  「當然。」

  「願意跟我分享嗎?」

  就在我準備啟齒,他的手機響了起來,致遠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對我說聲抱歉,便急忙的跑向櫃檯,結完帳後還不忘對我喊:「下次再跟我說!」

  我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冒著雨用手臂擋在頭上的模樣,不禁猜想在遙遠的未來,如果我們交往、結婚、有了孩子,他是不是一樣也會因為一通電話,就被醫院給抓走了呢?

  假若颱風天又下大雨,急診室缺人手,需要支援,他是不是也會像這樣冒著風雨趕去崗位呢?

  「安安……」

  似乎有人在呼喊我?

  「安安!」


  ☆


  上了高架橋後,在沒有遮蔽物的柏油路跑道,雅婷的呼喊聲把我從回憶的漩渦中拉了出來。

  「二十公里左右有水站。」雅婷轉頭對我們說:「到時候看一下狀態做點調整。」

  調整?要調整什麼?

  「好。」盛翔喘著氣回答。

  今年的太陽比較晚露臉,讓氣溫維持在舒適的二十度上下,也因為陰天的關係,跑起來相對的舒服許多,就連上橋的路段似乎也跟著輕鬆幾分。

  踩在高架橋上有種不真實感,以往坐車經過都會在銜接處引起震動,此時跑在上頭卻好像跑在地面上一樣,但偏偏這是架高的路段。

  我低頭看錶,電子表顯示現在我們跑了一小時三十九分,水站在前方逐漸清晰,前頭的跑者紛紛減速,但雅婷沒有放慢的意圖。

  先往前一點避開人群,接著切入水站桌邊,邊跑邊抓起水杯,仰頭倒入水時跑離水站,接著隨手一丟,繼續出發。

  這連貫動作讓我們沒有在水站逗留一分一秒,而在迅速補充水份後,精神又更好了。

  雅婷指著路旁二十一公里的告示牌,接著轉頭問盛翔。

  「還好嗎?」

  「還可以。」盛翔拭去汗水回答。

  「有餘力加速嗎?」雅婷追問。

  盛翔瞪大眼,維持兩吸一吐的呼吸節奏,想了一下才說:「不行。」

  「你放慢一點,」雅婷果斷的說:「用五分十五跑,繼續五分你會爆,等三十公里還有力,再用五分,沒力就用五分半回終點。」

  「嗯。」盛翔點點頭,真是聽話的好孩子。

  「妳呢?」雅婷轉向我這邊發問。

  「好極了!」盛翔放慢後,我興奮的回答。

  「還有餘力?」

  「有。」我笑道:「去年半馬跑到快往生,今年跑過半馬竟然還覺得精力充沛!怎麼會這樣?」

  雅婷笑道:「這就對了。」

  我們稍稍加了一點速度後,雅婷才對我說:「如果才跑一半就覺得累,那就不太可能達成目標。」

  「是。」

  「看來這次凸台有望。」

  「喔!」我雙眼發光。

  「分組的。」

  「喔……」雙眼轉為暗淡。


  前方出現下坡,我們看著下高架橋後的折返點,人群們在折返後還要再跑上高架,身邊已經出現走上橋的跑者。

  我們下坡順勢加速帶出,雙腿流暢的交替飛舞,在折返前,雅婷還提醒我重心別全都放在左腳。

  當我們返回橋上時,正好跟準備下橋的盛翔揮手,此時太陽也冒出來了,我和雅婷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出來。

  「現在擦防曬來得及嗎?」

  「別鬧了。」雅婷莞爾。

  折返後,同樣的路段,我們迎向越來越多的跑者,不是每人都穿大會發的衣服,不同的跑裝和姿態成為我解悶的風景,否則單調的高架橋已讓我乏味至極。

  我們就這樣跑過了二十五公里、二十七公里、三十公里。三十公里後要再過橋一次,跑環東大道橫越基隆河,進到內湖後繼續往汐止方向跑,之後再折返回市政府。

  三十公里是個明顯分界點,許多跑者在這個水站休息或放慢速度,我們仍用最省時的方式進出水站,並直接殺上橋去。

  「加油。」雅婷握拳:「剩十公里。」

  我暗自好笑的回答:「好!」

  別以為我不知道妳故意忽略那二點多公里,不過在聽到十公里時,確實有種快跑完的錯覺。

  直到三十五公里像堵牆狠狠的讓我迎頭撞上。



目錄章節

Chapter 4 Section 2〈漂亮安打上一壘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