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漂亮安打上一壘

發表於2018/08/06
6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4 〈重新武裝〉

Section 2〈漂亮安打上一壘〉


  突發狀況是我最不樂見的。

  我喜歡在事前規劃好一切,做好周全的準備,並盡可能的做到最好。就算偶有小意外,也能迅速導回正軌,而不是碰到意外就手忙腳亂。

  真的發生預期之外的狀況,最好能先冷靜下來處理,盡快找出替代或解決方案,而不是在一旁歇斯底里,更不需要大呼小叫,浪費時間。

  急中生智的應變措施,可以處理大多數的意外,僅管有些解決方式在事後看來仍有缺漏,但已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面對突如其來的撞牆,當下真的沒有太多選擇。或者說,只有兩種選擇。

  明明前一刻還順順的跑著、踩著、前進著,下一秒仿若難以呼吸,節奏打亂,全身的肌肉都在喊累,心魔更是在耳邊不停的低喃……


  『停、不要跑了、休息……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休息個一分鐘就好、不然三十秒?十秒就好?喘口氣……』

  我仍在跑,只是顯得有些吃力,腳步邁得有點凌亂,真的就像是有面牆堵在前面,怎麼撞、怎麼闖都過不去。

  「撐一下!」雅婷彷彿看透我的掙扎,大聲喊:「撐過去就能回終點了!」

  是的,所有關於碰到撞牆期的建議都是撐過去,咬牙拼命撞它,只要過一陣子一切難題都會迎刃而解。

  知易行難。

  不是所有故事都有完美的結局,就算我跑得再快,也不會比國外來的選手還快,就算我竭盡全力,也不會成為國內冠軍。就算我放鬆片刻,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剩下五公里而已,」雅婷喘著氣說:「難道妳要在最後關頭放棄嗎?」


  可是盛翔不也放棄了?


  「我,可……還沒放棄。」雅婷揮汗如雨、加重呼吸的模樣,她的初馬或許不是我想像中那般唾手可得。

  我大口大口的喘氣,拼命把大腿往上抬起,好讓自己維持在雅婷身後兩步的距離,不能再離她更遠了。

  「調整呼吸。」

  我大吸一口氣,並快速的吐兩口,再吸口氣後又吐兩口,強行轉變喘氣狀態,一開始還是會因為缺氧而恢復喘氣,不過在調整三次後,就慢慢把節奏拉回來了。

  此時我離雅婷已有五步之差,不要緊,撐過撞牆期再追上去就好。

  準備過橋回到市區,上橋時雅婷又把我們之間的距離拉大,儘管如此,我並沒有加速追上的念頭,此時的我正處於越跑越順的狀態,衝破那道牆後,身體有如重鑄般,輕盈無比。

  之前所有忍耐堅持的痛苦,在這一刻獲得甜美的犒賞。我順順的跑上橋再跑下橋,接著便要進入賽道末端,下高架順著基隆路回到市政府廣場。

  雅婷在進入最後一個水站時回頭對我大喊:「能加速嗎?」

  接著她喝完水出水站,換我進水站,取水,仰頭灌入,丟水杯,遠遠的,我朝她的背影用力大吼。


  「不要被我追上!」


  不曉得為什麼,我篤定雅婷在聽到後笑了出來。

  所以我也笑了起來。

  下高架橋加速,步伐加大,步頻加快,猛衝。有如電擊的一瞬間,左腿要命的告訴我,它快抽筋了,該死,偏偏是這個時候。

  我同樣盡可能維持肌肉不要晃動太大,讓右腳多吃點力,但不到五百公尺,右小腿發出哀號,可惡!怎麼總挑在最緊要關頭。

  剩下兩公里,雅婷似乎又加快了,我已經快看不清她的背影,而我卻在跟快要抽筋的大小腿奮鬥,不對,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我倔強的握拳將指甲刺入手掌,強烈的疼痛暫時轉移抽筋的注意力,接著提速追上,不管如何,也只剩不到兩公里了。

  後方傳來陣陣腳步聲,我沒有回頭,直到一大群男生穩穩追到我身旁,他們的目標明確,一整個集團都是衝著三三零在跑,他們步伐一致,目光堅定,經過我時,還不少人對我大喊加油。


  『豈能輸給一整票男生?』

  我跟上這班列車。

  剩一公里,我大口喘氣,甩開汗水淋漓的列車,幾個男生也跟了上來,不重要,我的目標在前方,不在後頭。

  「呼……呼……呼……」

  再加點速,已經聽得到會場的廣播音響了,紛亂吵雜的加油聲此起彼落,看來今年不用跑進地下道。

  「呼……呼……呼……」

  這一公里怎麼這麼遠?

  身後的男生加速,連帶的,其他五六個人也跟著催上油門,我也不例外,重心前傾,腳尖落地,加大擺臂。


  看到拱門了!


  男生們如狼群般的往前竄出,可怕的爆發力,我竟然不論如何使勁都追不上……相反的,左大腿抽筋的警告越來越響亮,直到某一步某一腳讓它直接糾結成塊。

  揪心的巨痛讓我瞬間落淚,但終點就在前方,兩旁盡是加油的聲浪,此時沒有停下兩個字,只有加速,加速,再加速!

  「呼……嗚……呼……」

  喘氣與強忍的哽咽在狂奔的流線似背景中消散,只有眼前的拱們是清楚的,兩旁景色在加速的過程中已成為往後飛逝的星光點點。

  痛,真的很痛,我夾帶著抽筋的劇痛狂奔進終點,像是抓著救生圈一樣扯下完賽獎牌,接著搖搖晃晃的哭著、跛著、喘著,快要癱倒。

  熟悉的身影在下一秒捕獲我,是雅婷嗎?


  我無力的靠在她身上,大口喘氣,我們往前又走了兩三步,但我真的喘不過來。

  「呼……呼……雅婷,呼呼……我要吐……」


  嘔出的苦水只有一灘,剩下的都是耗盡生命的乾嘔,隨著不斷拍背的手掌,我在嘔吐與呼吸間再次爭奪著氣管的使用權限。

  甚至有一度我以為這輩子再也吸不到氧氣,將要昏厥時,反芻暫停,就像是溺水之人,我兇狠的大口吸入氧氣,為下一秒的乾嘔取得短暫的生命運作。

  反覆著好幾個循環後……我……活下來了。

  「謝謝……」我虛弱的抬頭。

  嗯?

  嗯!

  「致遠?!」


  「好點了嗎?」致遠溫和的笑容在我模糊的視線中逐漸清晰。

  我可以選擇昏倒嗎?

  「我們去旁邊坐一下。」致遠攙扶著我到市政府廣場的階梯坐下,他小心的幫我把號碼布拆下,然後說:「我去幫妳拿東西,妳在這休息。」

  我無力的點點頭,說不出任何話。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來不及有任何想法,雅婷就出現在我眼前並朝我快步走來,她大笑的模樣,沖淡了我複雜的思緒。

  「妳不能老是用嘔吐來趕走男生啊!」

  「管我?!」

  「呵呵呵。」雅婷咯咯發笑,我則虛弱的閉上眼。

  平緩的呼吸,感受著汗滴墜落與乾冷的空氣在皮膚上的舞曲,飢腸轆轆的肚皮在清空一切後,慢慢醞釀著咕嚕的幾個簡單音符。

  「好啦……」雅婷收斂笑聲後道:「這次應該可以上凸台了,前三跑不掉。」

  「今年我們應該同一組了吧。」我還是沒有睜開眼。

  「對,或許我們拿下分組冠亞也不錯。」

  「男生的爆發力好強。」我睜開眼,太陽好大好大。

  冬日暖陽是我們發懶的最好理由,靜靜的曬著、躺著、看著,遠方陸續跑進終點的選手轟轟鬧鬧的,主會場人群如蟻的四處亂竄,好一幅馬拉松嘉年華般的寫實畫。

  「馬拉松不是在比爆發力。」

  「但我最後一百公尺被四、五個男生海放……」

  「噢……」雅婷想了想後說:「下次跟緊我,海放他們。」

  「我現在只想大吃一頓。」

  「沒問題啊!」雅婷朝遠處那個背著大包小包的致遠揮手。

  沒等致遠走近,聲到人未到的郁雯遍將我們的注意力拉了過去。

  「走啦!翔翔快進終點了吧?」郁雯朝我們跑過來大喊:「一起去幫他加油!」

  「好啊!」雅婷快速起身,並把一臉不情願的我給拉了起來。

  「我進終點也沒人幫我加油啊……」我小聲呢喃。

  「有啊!」雅婷拍拍我的背說:「我和雯雯都在拱門前喊妳的名字耶!」

  「啊?」也太丟臉了吧。

  我們三人迎向致遠,接著一起穿過人潮漸多的會場,雅婷像是剛剛根本沒有比賽一樣健步如飛走在最前頭,郁雯則緊跟其後,跑完半馬的她已經休息很久,再加上她男友快進終點,應該整顆心都飛到拱門前了。

  剩下剛抽筋到生不如死的我,以及背著我的物資和完賽禮的致遠,落在後頭,緩步而行。

  可能是剛剛在他面前沒有形象的大吐特吐,此時我竟不知道該跟他說些什麼。

  致遠遷就我的步速,不急不趕的跟在我身邊,並適時撥開前方出現的人潮,偶爾對視還會給我淺淺的微笑。

  嗯,好吧……無聲勝有聲也不錯。

  四個人終於擠到拱門旁的不錯位置,開始搜索靠近終點的每一位跑者,此時正是考驗辨識能力的時機,看著一張張表情不一的臉孔,我想剛剛自己應該無比猙獰。

  這個太瘦,這個有點高,這一位頭髮也太長了吧!然後這一位是變裝跑者?另一邊這位……好酷的女生。

  「啊啊啊!」郁雯突然指著十一點鐘方向尖叫:「那在裡!翔翔加油!翔翔!翔翔加油!」

  雅婷同樣舉起雙臂歡呼,但吼叫的內容卻像是嚴苛的教練:「快到啦!衝刺啊!衝啊!」

  我看著想挖洞跳下去的盛翔,不禁大笑出來,同樣也舉起手鼓舞:「跑起來!蠢猴子!」

  盛翔詫異的看著我們,我不太懂他驚訝的點,但接著他就低吼一聲,全力衝刺跑進終點,郁雯和雅婷也興奮的跟著跑向拱門後方。

  本想跟著她們一起去迎接盛翔的我,才跨出一步,就彷彿被綁住一樣往後回扯。

  嗯?我詫異的轉頭,困惑的看致遠一眼,然後找到扯住我的源頭。


  那是致遠的手。


  牽著我的手。


目錄章節

Chapter 4 Section 3〈一個壘包兩個人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