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雨中奔的人

發表於2018/09/03
7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六章 〈重新起步〉

第二節〈雨中奔的人〉


  風在耳後呼嘯,但我聽不見。充填滿腦的是自己誇張的喘氣聲。

  一吸一吐,一吸一吐。

  大口吸氣時,迎面灑落的水滴毫不留情的灌入口中,哪怕我已經快吸不到氧氣,它仍爭先恐後的跳進喉嚨。

  劇烈吐氣,趁著滴水尚未進入氣管,猛烈的把所有夾帶著鬱悶似的水分和二氧化碳給嗆咳般的呼出。

  視線模糊。

  白茫茫的世界中,有如虛幻的電影場景,更應像是擬真的 4D 技術,打在身上的刺痛感,在在提醒我這泡影般的真實。

  擺臂抬腿,沉重的不再只是雙腳,浸水的鞋襪與緊貼的衣衫,都像是負重訓練的枷鎖,向後拉扯我的速度,同時也讓逐漸遠去的身影更加迷濛。

  矇矓的不是月光下的倩影,而是離我遠去的奔馳。

  小腿肌在哀鳴,控訴著我不人道的磨練,哪怕是為了追趕前方的身影,也不該如此苛刻的對待它。

  不顧不管,繼續在這滂沱中咬牙邁步,於是,它服軟了。

  剎那間我明白小腿發軟的警訊,那是告訴我絕對不能再度衝刺的噩耗,也意味著我最後直線加速追趕上那抹倩影的機會將蕩然無存。

  但我還是跑著,跑著。

  進入彎道,場邊報秒的聲音在這雨勢中渺小的像是遠方的呼喊回音,四八、四九、五十、五一……

  很好,剛好踩在秒數上。第三道的彎道剛好適合我這種不快不慢的跑者,不會因為過度彎曲而弄傷左膝,也不會因為距離增加太多而喪失動力。

  距離出彎道大約還有十五步,小腿在每一次落地的瞬間仍然反饋出無力的疲軟狀態,讓我不得不穩定現在的速度,絲毫不敢大意。


  十步。

  抬高大腿,帶動小腿,水窪飛濺。


  六步。

  遠方白銀之幕的落下,像波浪擺動,露出短暫的留白空隙,讓我突然感受到清新無痕的暢快呼吸,沒有阻礙,氧氣迅速供應全身,在我還來不及高興的同時,銀絲細線如高牆擺盪而來。


  三步。

  撞入牆裡,有如闖入風暴之中,令人睜不開眼,也難以向前。


  一步。

  瞪眼。咬牙。發力。


  看著快要被淹沒的身影,胸口的那頭野獸憤怒嘶喊,吶喊聲從胸腔直奔腦門,再轉化成情緒衝破齒唇,最終發出一聲似人似鬼的喧囂。


  「啊啊啊!!!」


  步頻加快,步伐加大,擺臂加速,瞬間爆發的速度縮短我們之間的差距,這個過程中已經感受不到小腿的任何抱怨,也感覺不出衣褲鞋襪的重量,只剩下單純的喘氣聲。

  呼、呼、呼。

  不夠快,還不夠快!

  加大擺臂,雙腿使勁,腳尖觸地即離,雖不到蜻蜓點水的神奇卻也相去不遠,而那抹倩影在飄搖的視線中終於慢慢清晰,而我……

  甚至連呼吸都忘記。


  尼采說過:「剎那即為永恆。」


  主觀認為的緩慢動作,究客觀而言,不過是兩位跑者一前一後的跑進終點,第三方的視角更加明確,他手上還有計時的碼錶,分別紀錄下兩人的時間和名次。

  而在我的視窗裡,逐漸靠進的車尾燈如此明亮,連衣服上的圖案都清晰可見,仿佛讓我看到希望的曙光,那一刻,時間暫停。

  下一秒,我聽到的是某個東西碎裂的聲音。

  然後燈暗,差距加大,唏哩嘩啦的聲響充斥雙耳,混濁的雙眼連不甘的情緒都無法表達。

  接著才是雙腳邁過終點線。


  ☆


  打了一個月的基礎後,我一成不變的輕鬆跑課表加入了長間歇。

  為了精準的抓到間歇跑的秒數,富安都會先帶我跑個一兩圈,再讓我繼續完成後續的菜單。

  簡單來說,間歇跑就是衝刺和休息的循環,剛開始當然新鮮又刺激,但只要跑過三組循環,就會連「拜託不要再繼續」都喘到說不出來。

  輕鬆跑、間歇跑、長距離,這三種菜單成為我夏末的主要練習項目,每次跑到滿頭大汗,都會恨不能馬上跳到泳池清涼一下,不過吝嗇的天空有時連陣微風都不願意施捨。

  沒有風就算了,偏偏還喜歡下暴雨。

  我們在如瀑般的雨中跑完課表,已經分不清是汗水還雨水的一群人,在司令台紛紛換上乾淨的衣服。

  「最後一圈慢了。」

  「沒力了。」

  我大字躺在司令台上,讓水漬在地上留下疑似犯案痕跡的人形,富安用毛巾擦著頭髮,嘴角微微揚起。

  「這樣就沒力?」財哥把上衣脫下當成毛巾擰乾:「那你要民國幾年才能到A組?」

  淡慢蝶依照大家的速度劃分成 ABC 三組,A 組無疑是最快的一組,清一色都是可怕的雄性怪物組成,而富安是 B 組唯一的女生,我則跟剩下的所有人一起分在 C 組。

  C 組人最多,實力落差也最大,因此 C 組又分成 C1、C2、C3,同時我們 C 組也是出席率最低的一組,尤其是遇到臨時下大雨的時候。

  「一萬年吧……」我現在連思考和講話都會累。

  「哈哈哈!」黃大哥走過來踢我的腳說:「小政,進步很快啊!練到冬天應該就可以到 B 組了。」

  「喔喔!」B 組的老大聽到後,跑過來,蹲在我旁邊壓低聲音說:「你這小子該不會是為了要追安安才想進 B 組吧!」

  「咳咳咳!」我驚坐而起,偷看一下沒有任合反應的富安,沒好氣的開口:「典哥,不要亂講啦!」

  「那政翰來 A 組好了!」「對對對,A 組人太少,需要生力軍。」「不行,小政是我培養的 C2 火車頭。」「講這麼多,有經過安教練的同意嗎?」「啊啊!請示安姐!」


  下過雨的季夏之夜,宛若秋臨。跑完課表的大夥兒,不是相約吃宵夜,就是直接鳥獸散,住比較遠的跑友說完再見就消失人影,而住比較近的……

  大概會像我和富安一樣,緩緩的走回家。

  「工作順利嗎?」

  「上禮拜還好,但現在越來越忙。」

  「正常。」

  「教練妳講話都這麼,」我想了一下措詞才說:「精簡嗎?」

  「有問題?」

  「沒沒……」我緊張的搖手:「怎麼敢。哪敢。」

  富安微微拉起嘴角,但沒有笑。

  「是說……」眼看快到分開的路口,我壓在心中長久的困惑,終於忍不住宣洩而出:「教練妳有……男朋友嗎?」

  「嗯?」

  富安佇足。月光穿過消散的烏雲,靜悄悄的在她腳旁發出微芒,換下跑鞋的赤足夾著拖鞋,踩在雨後未乾的水窪旁。靜脈潛伏在白皙的腳背上,宛若蜿蜒的小蛇,一路纏繞到腳踝。

  我知道盯著人家的腳有點奇怪,但此時的我根本不敢看她的臉。

  「他們不是都說……」富安玩笑似的開口。

  我飛快的抬頭看她,富安雙手環胸的看著我,她雙眼的笑意就連粗框眼鏡都遮不太住。本來綁起的馬尾在解開後,批散的髮尾仍滴落著幾顆沒有擦乾的雨水,正好讓漣漪在腳旁一圈圈擴散開來。

  「……你是我的男友?」

  「噗,咳咳咳!」口水也是可以嗆到人的,我趕緊說:「他們亂講的,教練千萬不要誤會啊!」

  「嗯……」富安盯著我看了許久。


  在她漆黑無垢的雙眸注視下,我慌亂的轉移視線,看著她背後的磚牆,腳下的石板裂縫,不遠處的路燈,她的牛仔短褲,修身短T,脖上掛著淡藍色的毛巾,如果用手把臉遮住,會看到大概是雜誌上模特才有的身材。

  「沒有。」

  「咦?」等我回過神,富安已經走向路口。

  「怎麼可能!」我追上腳步,在她身後驚呼。

  「嗯?」柳眉倒豎。

  「我的意思是說……」我趕緊解釋:「像教練這樣的大正妹,怎麼可能會沒有男朋友!」

  「嗯。」

  「我知道了,一定是……」富安在路口停下腳步,等我說完:「一定是,自慚形穢。」

  「你……」富安皺眉:「愛看書?」

  「超愛。」

  「會幾種外語?」

  「一種,英文。」

  「你讓我想起一位朋友。」富安轉頭離去。

  「呃……」我不解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喊到:「掰掰!」

  富安頭也不回的舉起手,揮了揮,算是回應。

  如果你剛認識她,肯定會被她永遠的一號表情給擋在門外,假如你不死心的接近她,也會被她簡短式的應答給搞得毫無頭緒,就算你這些都不在意,她的跳躍式思考和行為,都會讓你以為自己是不是錯過什麼?講錯什麼?踩到什麼雷?碰到什麼禁區?

  不曉得是我的領悟力比較好,還是比較有耐心,從退伍前到上班後,這半年多來,我已經可以看懂她認真和玩笑的眼神,並從上揚或下降的語調了解是在質疑還是不在意,到最後,我大概能從嘴角揚起的角度分辨是微笑還是敷衍。

  但今天我真的就不懂了……

  結尾在一個應該要繼續往下說的地方,這不是懸起一顆心讓人猜疑嗎?意思是我跟她的那位朋友很像?那個朋友是男生還是女生?如果是男生的話,他們交往過嗎?是女生的話,她們後來發生什麼事情?

  不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我,實在很想打破沙鍋啊!

  「吵死了……你明天不用上班嗎?」小強抱怨。

  「要啊!」

  「那你就不要一直翻來翻去啦!」

  「我也不想啊!」

  「你什麼時後要搬出去啊?」

  「其實……」我想了想月光下的那抹倩影:「住這也挺好的。」

  「靠!」小強踢了上舖一腳:「是誰說找到工作要搬走的!」

  「突然不想走了。」我翻個身看著窗外的彎月。

  「大哥……」小強弱弱的哀求。


  「……以前說的不是這種以後啊!」



目錄章節

第六章 第三節〈領著跑的人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小說情節純屬杜撰,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